2007年3月21日

理髮師

小時候很怕去理髮,鏡子裡的自己跟家裡照出來的不一樣,我又未培養出看明報週刊以外的八婆雜誌的興趣。最「毛髮毛天」的某一次,是拿爸爸的鬚刨,睇自己眼眉。其他時間,都不太花時間在頭髮上。

最「攞命」是我不懂得跟理髮師溝通,他總會比要求的多剪去一整吋頭髮,把頭髮吹成冬菇狀,和邊剪髮邊在我耳邊索鼻涕。到現在我還狠狠的記著,當年那個鼻涕理髮師,梳一個中間分界裝。

那時我很「清高」,帶本英文小說(中二程度)去理髮,也因為怕理髮師跟我說話。尤記得其中一本是Secret Garden,到現在我仍不知道故事內容,因為髮型屋的收音機開得響,情緒集中不到去閱讀。整個理髮過程,就在情緒緊張裝模作樣中渡過。

後來我發現,某類型髮型屋總會把顧客的頭髮多剪兩吋,就慢慢接受一分錢一分貨的人生基本大道理,先從理髮店門面觀察尋找合適的理髮師起來。又漸漸,我開始能與理髮師溝通,告訴他我想怎樣修理我那大頭。或者,歸根究底,我表達自己的能力其實不高。

如果相信那些人格分析,我是那種滿腦歪理但表達時會啞口無言的人。「你明唔明﹖唔明﹖你點解唔明﹖我講左,點解你仲唔明﹖」是一方拒絕收聽,也是表達的一方不擅詞令,傾向諉過於人。

那天我看阿媽在埋怨阿爸但阿爸在顧左右而言他的時候,我延伸應用,覺得週遭愈來愈多人用雙手掩著雙耳過活。聲音不絕,但並不在溝通。是喜歡說話所以在說話,是保護自己也在證明我大聲所以我存在。

尋找的合拍的理髮師,過程沒有十年都有八載。我現在祈求本城貴租不要把我那個千里尋他的理髮店幹掉。那理髮師總識趣地在說話時,適可而止。

6 則留言:

Eric 'Spanner' 說...

「聲音不絕,但並不在溝通。是喜歡說話所以在說話,是保護自己也在證明我大聲所以我存在。」

呀,真係呢。呢期諗:一街俱正人(唔好話君子啦),一街俱小人,十個著o左六七八個都覺得自己o岩o的,人o地錯o的,跟手就係係咁捍衛自己笑/罵/怨對手,既唔想投降亦唔會先認衰,自拆長城只畀人乘虛而入兼恥笑你笨。愈見愈納悶。

至於剪頭髮,hehe,我冇幫襯飛髮舖幾年lu!有愛心理髮師幫我,免費!

另,鬚刨修眉?最初重諗你係咪用電鬚刨玩添……

YIN 說...

的確,找尋一位信得過且睇得順眼的理髮師可以說是一個很漫長的過程。

理髮,也可以是一個很漫長同沉悶的過程。一直很羡慕能在理髮過程中能看書(不是雜誌)的人。以我眼晴的能力,只能無奈地揭著三兩分鐘可揭完的八卦雜誌。

Kevin Li 說...

我對於理髮並沒有很多要求,不花巧就是原則,只要剪出來整齊清潔就可以了。所以一直以來都沒有找新的理髮師,老是要跑到以前住的屋村的理髮店。希望屋村短期內都不要清拆,因為我知道地產商對這塊臨海公屋地非常有興趣。

MissLee 說...

肥力︰[十個著o左六七八個都覺得自己o岩o的]--> 係囉, 但係那些人, 你想叻晒我咪俾你叻晒囉, 你唔好用我既時間係都要同我拗啦, 唉, 唔該…

燕︰我而家好enjoy剪頭髮, 亦都好鐘意睇八婆雜誌, 大個女呀, haha

kevin︰果日幫我洗頭果個哥哥仔, 又係住你以前住果條邨喎, 我仲同佢講, 果條邨咁好風水, 拆喎, d居民狠過你。難度真有此傳言﹖

galaxy 說...

有料的髮型師會不滿意別人幫他剪的髮型, 所以會自己幫自己剪, 亦都因為如此, 所以他們的髮型會是在整個髮型屋內的髮型師中最平凡普通的一位, 但他的衣著是不會out的。 試下從這點來擇髮型師吧。

sunfai 說...

對於人格分柝, 大魔頭話佢唔太信, 因為人在不同 context 有不同表現。我比較怕這種'九型人格'會把人定性.....

理髮, 我很懷念中大傳統部....... 寫頭唔係瞓係度, 係向前烏低身; 阿叔會用個好硬的鮑魚擦同我拗頭, 痛得嚟又好爽; 洗完有條熱毛巾擦面, 冬天就最舒服.....

家陣, 為了省時方便, 我會俾多八十蚊係旺角 book 個髮型師..... 都是金錢的功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