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2月27日

銅鑼灣奇人傳(一)之禮頓道星巴克婆婆

有看見過她嗎﹖ 在星期一的傍晚、星期四的午後,或像今天,繁忙的星期天下午,都會看見她坐在禮頓道星巴克喝咖啡。我沒有留意她喝什麼。婆婆頭髮短而烏黑,臉形瘦削,穿戴蠻整潔,也好像見過她戴珍珠首飾。婆婆總是一個人,會找咖啡客談話,談到她停不了咀。星巴克的職員對她都不陌生了,主動為問她要不要溫水。 有一回我下班後在餐廳趕溫習,她問我在看什麼,在哪裡工作,教書是否辛苦…我微笑著有一句沒一句的答著,心想我真的趕哇,待會老師問書我又不懂啦。溫和的表情與冷淡的語氣並沒有擊退婆婆的熱情。我們不停在「教書是很辛苦的」這個話題上轉,但我又不想談得太深入,想快快了斷對話好回來看書。 虛偽的禮貌叫我不能不搭腔。事實上我愈來愈怕說話,過多的言語已失卻了它本來的意義。(早上最怕在公車遇見人,無法享受那30分鐘寧靜的路來看報和聽音樂。) 最後我知道婆婆約住在跑馬地,好像有家人,傍晚回家不太吃飯了,因為在星巴克吃得太飽。後來和也是在那裡溫習的朋友談起,她也常常在星巴克見到婆婆,總是談得停不了口。 另一次和男性朋友到星巴克,婆婆都忘記我了,看著報紙的她突然假設我是朋友的老婆(真爽~!)跟我們談夫妻相處之道,又叫朋友多給我弄好吃點的,因為教書很辛苦啊!朋友覺得煩厭又不好意思,急急拉我坐到另一旁。 今天又見到婆婆了。離我們遠遠的坐在單人沙發上,紅紅綠綠的上衣襯絲巾,大衣搭在沙發上,一個人伸伸懶腰在隨意望著。鄰座的短裙少女拼命在筆記簿上書寫,沒有注視婆婆。後來少女換上一對夫婦和BABY,婆婆便邊談邊逗BABY玩耍。我轉頭再望望,又換了一個男人和她說話。那個應該是她的兒子或弟弟吧,與她蠻相像,中年胖子,手裡拿著似畫框的東西,坐下跟婆婆談了兩句便走了,婆婆繼續在咖啡室坐了一會才離開。 這是我第一次見到她與熟人談話。

2 則留言:

日不落 說...

很少和陌生人對話。就算有,假設是對方主動聊我的話,我多是有禮貎地一句起兩句止的回答(因為,對方主動,暗示了我沒有主動,也就是說,我沒有與他/她對話的意圖)。

「(早上最怕在公車遇見人,無法享受那30分鐘寧靜的路來看報和聽音樂。)」:嘿嘿,絕對同意。當然,視乎遇到的是什麼人。如果遇到Miss Lee喎.....嗯......

看來你真的經常泡咖啡店,而且會坐很久。嗯,很久沒和你喝咖啡了,朋友。噢,應是說,我很久沒陪你喝咖啡,而你很久沒有陪我喝Earl Grey了....咖啡,很香,但我的脾胃始終受不了。

5 說...

那婆婆很有趣啊!!!

不過正在忙的時候, 實在會覺得她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