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5月19日

非常平等任務

星期三晚港台的「非常平等任務」講校園性騷擾,好淒涼。

男生以語言及肢體動作騷擾女生,問她「你今個月親戚探左你未﹖」或者路過特意碰撞女生,甚至在圖書館發動男同學團團圍住女生,以不禮貌的目光盯著她,令她尷尬非常,把本來束起的衣袖緩緩退下,蓋掩身體。

女生向學校投訴,老師/輔導員反責怪她不合群、不懂與人相處,又來自親家庭,暗示她「心理不平衡」,要她好好反省。

學校冷淡的處理,令女生精神上受到很大的困擾,最後向平機會投訴。目擊事件的女同學都不肯站出來作證,男生又死口不認騷擾她。最後男女雙方調解,女方獲二千元賠償。

那兩張一千元紙幣在風中飄零。節目完結,但現實繼續。

無學生向我投訴給人性騷擾,但我常感覺被那些無聊小男生性騷擾。教書,有語言禁忌,「西」、「棍」、「長」一出口,班內便傳來淫淫笑。畫曲線上面加一點,男生的咀角便向上翹。有兩次我發火,「我可以告你性騷擾」,嚇得兩個中一生面都青。

教 育學者可以教我千百個方法應付類似的處境,有千百節性教育課輔導學生,但觀念和社會的意識形態的根深蒂固很可怕。社會對「性」和「身體」的議題,採取私密 窺探的態度,丁點的討論被劃為不道德,但報章雜誌又喜歡拿女性的胸部借題發揮,報紙標題放大性關聯字詞。社會對事情的態度兩極化,但論者卻急於為自己(或被人)定位作「性開放者」或「道德護衛隊」,圍繞題目的討論卻又太學術太艱澀。

學生又喜歡拿我的肥臂來玩耍,「Bye Bye肉呀!」「好pul!」「個肚突左出黎呀!」然後一手捏我的手臂和肚腩。我pul,但其實我不會被定義為肥,並非身體界別中的異物,學生仍要特別著意我的「視覺效果」,只道他們心中對身體的定義,非常狹隘。

每次她們(通常是女學生)取笑我,沒有動氣,只想起Body Shop多年前「肥版Barbie廣告」說,「我愛我的身體!I love my body,我尊敬我的身體。

細路,如果你懂尊重自己的身體,你根本不會拿身體來開玩笑。

***

本來係備緊課既…不過…屋企最近拆棚架,塵吹入屋,鼻水直流,頭暈暈,(藉口多多),就…發下嘮叨囉。

14 則留言:

路過的 說...

在網路上相遇,不竭看過所有文章.
Miss Lee 定是一個難得的好老師.
常懷疑現在新晉老師的能力與水平如何培養下一代,因為教院所收的學生總括也是比其他六間院校底.當然有心為師的,非循教院出身也可.
Miss Lee關心社會時事,並引到學生的學習上,定令學生獲益不淺.要知道,我在學其間遇過像你一樣的老師只有一二.
繼續為教育努力吧~因為你從不知道你每句說話的影響有多大.有些時候,你的說話或態度已暗暗地埋在學生的心裡等代發芽成長.

星屑醫生 說...

你好, 李老師,
常常看你的網誌,也很喜歡你的照片,尤其是profile 的那張.
不知道香港的教育前景如何. 遲些輪到通識推出, 不知道"尊重自己/別人", 社會平等,"性觀念"會不會探討? 還是只一味心繫家國呢?
或許叫他們看多些像你這種blog site 更通識呢.

Student in Logos 說...

非常認同Miss Lee的說法......
我是女生,對班上男生的行為簡直忍無可忍。然而,有什麼方法可以阻止這情況呢?我想,他們太離譜了......

p.s. 本人知道Miss Lee非常喜愛連續劇《大長今》,遂附上由關麗珊寫的文章(Miss Lee那麼博學,應該看過了吧)。

〈長今和獅子王〉

《大長今》有不少經典的戲劇元素,骨幹有點像我喜歡的動畫《獅子王》。

小長今和小獅同樣因為年幼無知害死父親,在歉疚中成長。小獅行來行去變獅子,小長今跑來跑去變長今。

長今和獅子王都要復仇,死去的爸爸/師傅不時出現。他們成功報仇,獅子王叔/崔尚宮惡有惡報,沒有「寬恕」。

《大長今》當然複雜得多,資料搜集詳盡,看來接近史實。比方在內醫院開會要迫到屁股貼屁股似的,試想景福宮面積小,內醫院的空間大概如是。

另一戲劇元素是小說《三國演義》的「既生瑜,何生亮」,長今出的謎語,只有今英猜到,但今英多麼希望世上沒有長今。當今英和崔尚宮入獄,後者仍想反擊,前者已露出大勢已去的神情。

最富戲劇性的是閔大人一角,經常出手拯救長今,為她捨棄功名利祿,多麼像民間傳說的千金小姐,贈金相助愛郎考狀元,寧被逐出家門,捱窮苦候盼郎歸。數百年前的東方男人之中,鼓勵另一半「做自己」,支持她名留青史的,相信只有編劇筆下的閔大人一個。

長今和獅子王的結局都有孩子,生生不息,故事永遠說不完。

MissLee 說...

過路人、星屑醫生︰過獎了,我板斧得幾度,嘮叨都係果幾句,難成大器。我想做老師要心胸開放一點罷。我在學生身上學到很多很多,令我反省很多,教學是老師和學生都一起學習的過程。

醫生,早在老鼠那邊認識你,看來你也很留意教育呢。

通識也有論及這些題目,但我常懷疑「尊重」、「平等」、「性」如何透過考試推廣與落實。 會考我也有考聖經,高考有測中國文化,但不見得自己更愛人如己,能不嫉妒、不說傷害別人的話,當然也沒有對中華文化進一步探索。

社會氣氛,人的價值,比考試評估更重要,而教育也只是改善社會的其中一個手段而已。沒有教育,無法改變社會的氣氛,但現時,教育已難以與社會抗衡。悲涼。

LOGOS同學,又見到你,哈哈,你慢慢露出你的尾巴了…謝謝你的長今故事,我…係無睇過既!仲有,我唔係博學,而係大你十幾年姐…

班內有些過份的行為,是因為這些行為被默許,甚至有女同學與男生癲埋一份。正如報紙愈來愈多色情、無聊資訊,是因為社會贊同和歡迎這種新聞。但我真係覺得無力,這個社會令人好失望好失望。

你知道應怎樣做了嗎﹖

cuiyao 說...

這兒的留言好長啊。

港燦 說...

Miss Lee :

妳的學校會不會在課堂上向同學講解,何謂及如何處理性騷擾,還是只在校內網頁或派本相關的小冊子給同學就算 ?

匿名 說...

Mr.Tong:這個劇我只看了上半截,下半截有關教師的處理我沒有看。這個故事說學校處理方式不當,最終要靠平機會解決,有點跴著學校來抬高自己。希望市民大眾明白不是所有教師都如劇中所述。

我是教數學的,也有語言避忌,例如"除3"要講成"除以3"。最慘是讀"height",所以母語教學有好處,可以叫"高度"。

學生聽到同音字,上生物堂偷笑,這些是可理解,始終是年青人。但如劇中向女生作出行動和語言騷擾,就不可饒恕了。

chaco 說...

>有什麼方法可以阻止這情況呢?
讀女校囉。不過入到大學迎新,一樣難逃一劫。

性搔擾無處不在,但性犯罪更可怕;想想內地、台灣、日本的女性性犯罪受害者的處境,更感悽涼。

chanchan 說...

沒有看過港台的「非常平等任務」。我們學校上學期對所有初中生做過大型的「性騷擾教育」和「性暴力教育」,延續了差不多一個月,大概是因為現在的初中生男女關係太離譜吧,正如Miss Lee所說,有些離譜的行為被默許,女同學與男生癲埋一份。

其中有一堂我在旁聽,來自「風兩蘭」的講者以提問引入:「大家知道甚麼是性暴力嗎?」同學仔非常興奮,有人回答說:「性暴力是男仔和女仔除晒打交......」

後來,大家更興奮的是一起看「性騷擾」的模擬片段......

其實,真不知道這些「性教育」對青年人的影響有多大。

MissLee 說...

我們學校每週有一節生活教育,男女相處與性教育是其中一個程程主題。教職員亦曾就如何在學校推行性教育爭論,當時有老師提出憂慮︰如果學生本身已「立心不良」,花時間講正確的性態度是徒勞的。

我同意chanchan的說法,學生只會當那些教育片段「好攪笑」,問問題他們會給你標準答案,但標準答案改變不到態度,聽完講座便繼續玩囉。正如社會常常教導無知少女做野要用套,如果佢覺得歡愉緊要d,或者男朋友唔制,又擔心太堅持會無左段感情,我真係懷疑有幾多無知(我強調係無知果隻)少女會響做果刻前堅持老師所說的話!

所以推行性教育 / 身體教育的切入點不只是知識的層面,而應由改變青少年的不正確的態度,但這是更虛無漂渺的偉大工程。思想改造很難取得社會共識,而學校亦是道德清潔的地方,做得不仔細會只會得罪各方友好。

面對這類問題,我通常二分地歸咎社會水平低,但永無方法改變社會水平。

Jose 說...

你好呀,我從英文老鼠那兒link過來的。
老師,你們能於生活瑣事中見微知著,或能就事件詳發議論,寫的blog都十分有意思。^^"

說回來,我以為無論是學生的價值觀或是道德觀的建立,都較難在中學時期變得完全。對於中學時期的青少年(男女皆是),老師和家長長期教育(無論得法不得法)的影響力,比起朋輩交往時的一句說話,相信仍是萬不抵一。加上青年思想嫩得很,「勁威」和「勁型」是他們行為的師傅,故少年常無理地去挑戰權威和「撩女/男仔」。

但我不是說,大家的努力等於白費。我認為是「藥力未到」和「藥力不顯」。社會上有一部份人自小就就有較好的品性,有一部份人於成年後才「頓悟」、回轉,還有一部份人在整個人生中,大家都不會發覺他們有啥好轉變。對於此三類人,我都相信師長的訓勉曾經在他們的心裡作過工,只是形式不同(或是維持好品性,或是改掉壞品性)和程度不同罷了。

如路過者言,師長的工作就像在下一代心中撤好種,至於能否拙壯成長,那是另一回事。

我不是叫大家灰心,好像所作的盡是徒然。我嘗讀文天祥故事,今或有所用。

當時南宋朝紅日西下,遭蒙古軍狂追猛打。文公在家鄉盡散家財,招義士,揍併了一支萬餘人的勤王軍,疾速前往京師戰鬥。

此時,友人勸文公慢進:蒙古大軍三路並進,豈是文公一支偏師所能抵抗?文公義辨道:這事我也知,但事出危急,只願天下各州各郡義士因看見我的偏師,也都共同舉義兵,保衛京師。這樣,國家或許有救。

我想,友人定當面紅而去。

上述「國家」、「外敵」於道德教育中所指甚明。不錯,香港的道德大廈正於傾倒之際,眼看獨力不能救,但希望大家都不要灰心,以文公的精神自勉。當時文公只有一師,尚且有救國於傾覆之志;今,香港每年任教的新教師不少,只要其中十有二三是有志者,看來不能興國,也能防止情況惡劣下去。無論是否從事教育,都出一分力。^^"

chaco 說...

說得好

又,竊以為人於學生階段除「未完全」外,群體生活亦會對個人品性發揮造成壓抑/影響,即有不少個體會為求避免被標籤為離群/淪為攻擊目標而選擇隨波逐流。

至於此流流向是對是錯,則仍有賴老師教誨,縱使一時未能抽身,起碼有個知字。

MissLee 說...

謝謝chaco和jose, 一言驚醒,對,是應該樂觀點和積極點。否則今天所做不都是沒有意義嗎﹖我都係由細俾老師「丙」到今時今日的…

港燦 說...

有感而發寫了些似是而非的歪理,請各位指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