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5月26日

無聊

前面先生是某寬頻公司的服務。

先生將腳放在我平日放報紙的車前窗台,才留意到他。

他致電給師傅,又趕去下一個客戶處。

先生將手指尾伸入耳朵挖,兩次。第三隻手指帶了指環。

我想起百無聊賴的青年。

工作是指派的。無意義地穿梭遊香港。他會無奈嗎﹖

是那挖耳朵的手指蹬起的腿還是第三隻指環令我覺得他無聊﹖

陰雨天,他的工作服襯衫沒有被汗水沾濕。

叮噹。他將會進入一個鑽石形單位,「你好,我係XX寬頻。」

機械句子機械笑容的背後,客戶會想知道他的無聊嗎﹖

離開。或許他晚上會與朋友唱K直落,會與女朋友漫遊香江,或是穿著白色背心坐在公園乘涼﹖

其實無聊的是我。其實,我連他的樣子也不知道。

***

無聊的應該是李國章︰「我如何支持李國寶﹖我說我支持李國寶,因為我的銀行戶口在東亞銀行,若果我不支持李國寶,個戶口有問題…至於我會否支持李國寶﹖又支持曾司長﹖我很多時都支持李國寶的。」

我支持你唔住。

4 則留言:

chanchan 說...

哇! 以後搭巴士真係要檢點D,原來後座乘客會偷拍o架......

星屑醫生 說...

我覺得你好有意義.
這篇文章也引人深思. 我想我大部分時間都是偏向無聊多, 有意義的時候少.

MissLee 說...

與朋友講電話,三句起,因為生活太平淡,三句過後已沒有事情可說。怎樣維繫感情呢﹖

無聊的我,不知偷拍,還會偷聽!讀書時曾想寫一篇城巿的聲音,但找不到一個系統,不了了之。

星屑醫生 說...

讀書人竊書不算偷! 你是竊拍, 竊聽. 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