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9月12日

最後只能是凡人

日不落那邊說,這裡都雜草叢生了,我沒有心情寫呀,推說開學了,心情煩悶得很。 *** 新開年不習慣新同學的,竟是身為老師的我!跟了兩年的學生,升班了,緣份至此。對著新來的同學,重覆過去兩年的台詞,才教第三年書的我,已感到自己有點「老油條」,把眼合上,把書覆過,也能把那些理論那些邏輯那些教誨唸一遍。 教書像談戀愛,不是每個學生都合得來。要討好要若即若離要轟烈吵鬧,有時更要黯然離開。與新同學的感情仍需要時間培養。合眼緣的有幾個,一見鍾情卻沒有降臨。 MissLee在厭悶中,點一首「葡萄成熟時」過自己聽︰ 「差不多冬至 早一晚還是有雨當初的堅持 現已令你很懷疑 很懷疑你最尾等到 只有這枯枝 …問到何時葡萄先熟透你要靜候 再靜候就算失收 始終要守…」 那天,我又在走廊咆哮,對像是個中一生。好不容易才「捱」大百幾個,現在從頭又來過。 這陣子,我也深深感受到最後自己只是個凡人。 營營役役,吃飯拉屎工作望天打掛發呆去街。有時抱怨情感上的不足,工作上的無奈,社會的不公。 但我無法改變什麼,繼續每天的無聊,例如早上為逃避與熟人同路而改到地鐵車尾乘車,然後抄別的路9秒9跑回學校。對新一年的學生沒有投注太多的感情,會議上的面色總不太好看,偶然會大聲嘮叨表示對某建議的不滿,但總不找上頭面對面交談。沒有了耐性去扮沉厚低調(可能根本從沒有)。連反抗的意慾也沒有了。

7 則留言:

日不落 說...

沒想過經想在我面前表現得樂觀開朗的Miss Lee會這樣的消沉...

Miss Lee面對新同學,教的是差不多的內容(但我深信Miss Lee不會徹頭徹尾的炒冷飯),也令我想起我也有新工作新任務,但仍身處同樣的環境且內涵骨子裡是相同的。新中帶舊,還加點無奈~~~或許給自己時間去適應,一切便會順暢了。

其實有多少人喜歡自己的工作呢?一直認為同屋蘇很喜歡和適合她現在工作。某天晚上問她事實是否如此呢?她說:是啊,幾好丫。於是我有點感歎地說:咁咪好囉~~~

努力努力~~~前景看好~~~

同事E 說...

倘"消沉"的源頭是自己, 那是該死!
但是被客觀環境連累, 那又可以怎樣??

Tale 說...

老土d講,教書有d似耕田(注:唔係種菓樹,等個十年八年,下下都可以桃李滿門果隻),做到身水身睇汗,都仲要睇天食飯。以前家母係內地教過幾十年書,佢地有句話:「家有三斗糧,不做孩子王」

剛買了一隻台灣公視拍既紀錄片《無米樂》,未得閒睇住,不過內容介紹就好吸引:
(可參見http://www.pts.org.tw/~viewpoint/arch/93.9.30htm.htm)
「75歲種稻的阿伯說
種田對他來說,是一種修行
風吹、日曬......有時候颱風來襲
農人是無法抵抗的
禪--就是不讓你反抗
你甘心忍受
農人都是如此忍受
像和尚修禪......靜靜的坐、靜靜的修
農人的勞動就是默默地修禪

一季望過一季
好壞冬望著好壞冬
靜待收成的到來
就像以前的人抓魚
這池子沒抓到魚,就換別的池子
總是有會抓到幾隻大魚
如此期待著
農人是如此期待著......

無米樂、無米樂
心情放輕鬆,不要煩惱太多
這叫做......無米樂啦」...

雖然Miss Lee成日寫自己對住學生「怒吼」,不過我d路過既都感受到Miss Lee既熱誠。所以話呢,我地d好事之徒,當然要同Miss Lee「火上加油」啦!祝Miss Lee無米都可以樂!
(P.S.唔係咒Miss Lee!!嘿嘿)

Student in Logos 說...

Is 維基 Wikipedia?? It's so useful and I use it frequently. It also allows people to share their opinions or knowledge.

MissLee 說...

謝謝各位關心!

同學,係呀,you are right! You can even edit the content on Wiki. But make sure you do not breach any copyright.

chanchan 說...

唉!有時,我連「連反抗的意慾也沒有了」呢句話都冇意識去呻一下...

有時候,消沉一下,是為了更堅強。

共勉!

MissLee 說...

對!消沉一下可能更易東山再起口嘛。

人大了,感覺愈來愈麻木,針刺也不痛,挺可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