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9月25日

太虛偽,還是太膚淺﹖

零零碎碎地BLOG遊,腦海裡印下了以BLOG說。

1.

公爵云︰「難道我們除了K-Blog,除了iPod和任天堂的新產品,又或者用高人的口吻月旦香港的三流政治人事…當我們用前衛的聲音高呼著香港人最愛自由,自由萬歲,爭取同性戀的自由,爭取肛交的自由時…我還是不明白大家可以無動於衷的一點都沒有談過李敖在北大這件事…」 2.

思存對明光社之呼籲云︰「但我漸漸不敢太樂觀了。那些我認為「咁都work?」的歪理,未必就沒有殺傷力。十年前我也以為沒有人會相信左仔那套六四論述,誰料日子有功竟給混蛋們得逞了。」

3.

獨立媒體看到葉蔭聰云非政府組織之虛偽,推動公平咖啡之聊表心意(我所理解),然後想到自己的虛偽。我就是那個曾買公平咖啡,但後來又嫌不夠香氣而買回其他品牌的人。

我對StarbucksFair Trade Coffee信心不足,三數年前的公平啡熱潮過後在百佳買啡時再他看不到那個公平標貼。擔心農民生計是遙不可及的生活點綴。就像買旗捐獻,我能幫得上多少﹖

4.

公爵之鬧令我想起路人丁與我。路人丁熟讀歐洲哲學思潮文學,喜聽爵士古典,愛紅酒,十數年前已穿Birkin,月旦政事令小輩回味。我說他小資,別人也說他小資,他總說不是。他說自己草根得很,成長的路比人長也難。

路人丁會反以批評口吻說我小資產階級,用的是同一套理論,說我出入銅鑼灣,穿的總要有牌子,去旅行學日文學車,小資得很,像在暗示,社會,你懂個屁。

5.

放在口邊的公平自由權力小眾女權全球化反貧窮諸如此類,可能都只是漱口的魚翅。我批評社會,但我甚少過九龍元朗天水圍,生活範圍繼續集中在香港島以北中環至銅鑼灣三區。應該這樣說,我選擇喜歡的題目,以小學六年中學七年中大五年的知識去說。其實,我又有什麼資格呢。

6.

有網友說,明光社之流,還有什麼好說呢。但面對如此社會,我寧願運用有限的知識智慧說說。自己明一點,好運的話社會也明一點。在公爵那邊說,就算常談議題膚淺狹窄,也比什麼也不談好吧。

週六出席教師研討會,向獨立媒體的阿靄詢問,大意是Inmedia的議題是否傾向某種社會價值,有否偏離當初成立媒體的宗旨。她說傳播媒介免不了有傾向立場,Inmedia在一直討論如何擴闊討論議題及引入其他社會群體參與,如教師。這是非常積極的做法。

7. 收工︰

阿晨云︰「當我們「變成」了自己的信念,這是很危險的。」

正如HongKongMagazine話我本週的星座運程謂:

'Belief is the end of intelligence, says philosopher Robert Anton Wilson. The moment you become attached to an opinion or theory, no matter how good or true or beautiful it might seem, you’re no longer fully open to the mysteries that life brings to you. Your perceptiveness wanes and your understanding shrink. This is always important to keep in mind. '

共勉之啦。

7 則留言:

阿藹 說...

也寫了星期六的會議: http://www.inmediahk.net/public/article?item_id=68722&group_id=9

tungpo 說...

今天的李敖也不見得是一流的政治人物!

winwinlo 說...

Miss Lee,
check check campus post的e-mail吧~
send了一些資料給你~
Winnie Lo

winwinlo 說...

Miss Lee,
check check campus post的e-mail吧~
send了一些資料給你~
Winnie Lo

sidekick 說...

Miss Lee 不打算擲地, 卻始終有聲, 亦鏗鏘! :)

港燦 說...

miss lee 可否 scan 左妳杯 starbucks 壓住那張紙上的字上來 ?

MissLee 說...

Sidekick,太過獎了,我還要向你多多學習呢!我也不知道,應該是可以trackback的呢!

港燦兄,你想研究我的字體,還是如何conclude a lesson呢﹖你一直好像對教育也挺有興趣的,請等我一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