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9月14日

同你死過!

跟朋友談了一會,心情好點了,謝謝關心,略為修理一下這兒的亂草。 *** 路人丁跟我話,人世間只是消磨意志,花精力與人事磨合。我一直都不願意想信及跟隨這個想法,睥視空言瘋語推卸責任公關宣傳人事糾紛諸如此類,但一息間覺得工作難有樂土,至少我永不會是幸運的那個。 性格不濟,我常常為自己帶來這般那般的麻煩,可喜的是這次情緒沒有低沉,代之而來的是憤怒。憤怒則為明天帶來力量與人搏擊,俗語即是「我同你死過」! 梁文道在星期三明報談及近期的毒食物與官僚。其一是「我們不應該把出問題的食品當作要對付處理的個別對象,而是要帶著懷疑的眼光假設一切食品都有潛在的風險」。其二是「現代官僚(之龐大)已經發展到一個沒辦法處理任何風險的程度了」。 當機構運作出了問題,我們很少從整個機構的管理文化入手,推翻或修整體系,而是見窿補窿,將問題獨立處理,甚至以語言曖昧胡混過關。基本上香港近年的做法都是如此這般。 昨晚上課教授亦提到,基本上如果全校只有一個教師在改革教學,根本難令學校整體氛圍及運作來個大躍進。 籌組集體行動的代價風險是否比個人行體更大,以至集體往往難以有人挺身而出﹖個人革命就算失敗,最多自己刎頸自盡。但參與團體便要與一群既得利益或有偏差的眾人「搏一舖」,特別當各人都在各忙各,如何在重山中溝通已經是課題,甚至對人懷疑。

4 則留言:

日不落 說...

「性格不濟,我常常為自己帶來這般那般的麻煩,可喜的是這次情緒沒有低沉,代之而來的是憤怒。憤怒則為明天帶來力量與人搏擊,俗語即是『我同你死過』!」

好!我也放心了!

同事E 說...

往往認為令到一個機構不濟的, 絕不是個人的力量可以做到, 當是一干人等和應加支持, 事情才到這一發不可收拾的地步

老套講句, 沒有期望便不會失望, 做人還是不要太天真!

MissLee 說...

這是集體的愚昧,像納粹罪人不只是希特勒,全德國人都是幫凶,文革也不只是毛澤東有錯,人民都在參與這爭鬥。說遠了。

星屑醫生 說...

Miss Lee,
請你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