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6月15日

減速

坐在沙發左眼角邊瞄著電視右眼角把雜誌的每字每句囫圇吞棗地盡量吞下肚去還要耳聽八方。很久沒有好好地坐下看看書讀讀雜誌,偶有點點空閒,渴望吞噬所有舊雨新知,心急得腦裡其實沒有標點符號。大半個小時的一心多用是白費,放下手裡的耳裡的,坐下來,打字。

老師的工作是很容易估計的,除了學生突發性的情緒問題或意外,基本上不是十二月與七月考試,就是十月的學屆比賽或四月的宗教崇拜。工作程序基本上都能預計,除開進修改革或老細神經忽發的要求,我以為只要工作分配和事前策劃做得好,在指定時間內完成其實不是難題。

不過工作的數量實在驚人,濕濕碎碎,腦袋記不牢。清晨廿分鐘的公車車程,手裡拿著紙筆,發呆,口微張,斷斷續續吐出今天必須辦妥的事情,記下。那五六項事情,空堂時三扒兩撥完成了,心頭一陣空虛!在亂糟糟的辦工桌面又抓出另一堆工作來,而新的事項,也在日落前一步一步地爬滿桌面。

學期頭學期尾是老師最難捱時節,累得通識老師也沒有看報紙的時間,就脫節了。我教了三年,細看報紙一年少過一年。可是學校的工作,總分配得不平均,有些老師做得死去活來,每一瓣活動負責人都填上了他的名字,有些人卻一年四季都百無聊賴。學校與一般商業機構沒有兩樣,為何有些員工總是游手好閒分配不到工作,你我都心裡有數。總之他薪水不比我高就好啦。

發發員工的嘮叨已。我大抵很喜歡衝衝衝的感動,喜歡組織,也喜歡在混亂裡梳理條紋。總做不好,是自己沒有耐性呢。

(笑話︰今天穿了直條的上衣,肚腩大嘞,直條紋沒有垂直,隨著肚腩向右彎。我使勁拍在肚皮上,響當當,可以當鼓打喲。)

9 則留言:

yyl 說...

我也終於出哂卷,可以好d la,下星期出d short quiz作warm up 就ok.我也3 weeks 無玩winning.一份份的報紙ma,也不知多久沒拿起來,生活消息太多是從高登看來的。

由從前的巴士到今年的MTR ,每朝車上不論大人細路,大半都在和周公溝通(連偉大的勇者兄也不例外),我想,世上很難找到一個城市的人如此勞累。


我今日有題目
依家動手
11點左右有得睇

有涯 說...

我也是當教書的,拜讀了你的文章,很有共鳴。做我們這一行,有時真的忙得要死。不過正如你所說,這些工作大部份都可以預期,只要預先做好計劃,要完成工作不是難事。所以我現正努力苦戰,籌劃新學年第一個學期的試卷,以免在十月交卷限期前衝死線。

bull the helena 說...

What do you think about the Stephen Hawking reporting? No one ever writes anything about his research in the news.

I even read a "news story" about what Hawking wore. Why not write about his illness? Causes and prognosis?

You know, I was in the science beat, already 10 years ago.

hayley 說...

Miss Lee 暑假有何大計?
另你在哪區學法文?是灣仔嗎?

MissLee 說...

有涯︰連明年的考試卷也出了﹖佩服!我連自己教邊級邊科都未知!

Hayley︰我會去你鐘意既英國啊!7月中便出發了。你也會出外走走吧﹖

我在灣仔的法國文化協會學,唔係好貴喎。我老師頗嚴厲,我常常被人罵啊!

Eric 'Spanner' 說...

missy, may belly be with you :p

肥肚腩熱線創辦人上

有涯 說...

> 有涯︰連明年的考試卷也出了﹖佩服!我連自己教邊級邊科都未知!

沒辦法,所謂「暑假不努力,開學徒傷悲」也。以前經歷過一次,以後都不敢了。

hayley 說...

miss lee, 我也曾在灣仔上了一個elementary course. 教我的 madame chau 也很嚴厲啊!!!
但我沒有像你一樣認真,缺課頗多,學完都唔記得...

噢英國呀英國...我很懷念st.ives呀..希望你有個快樂暑假~!!

MissLee 說...

Hayley︰我也是Madame chau 教啊! 我平常罵學生的,都在她那裡受到報應了!

呀,肥力,你…都幾幽默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