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6月3日

一年容易又…

FRED兄早前推介支聯會的六四教材套,從教協買來教學。看來支聯會每年也有更新教材套的內容,例如加入蔣彥永醫生、大頭嬰奶粉等事(教材套我放了在學校,詳細內容記不起),讓教師從現在望當年。

教材套的資料十分豐富,包括很多珍貴片段和圖片。不過不知有多少學校,能撥出幾節課來重溫歷史呢﹖只是講講背景、播播片,未討論,我都花了四十五分鐘。時近考試,我無法再多花時間,對不起。可是如果這四十五分鐘能多多少少令學生對當年今日增加了解,或許在某個學生心裡烙個印,就很難得了。

教育心理學家說,少年人對與自己無關的事,反應每每並不如我們成年人想像,最要緊接受他們的反應,縱然我們也會嬲怒。漆黑的課室裡頭,有的班裡數個學生睡著了,有的班一個問題也沒有提出,有的學生會一面聽講一面在桌下狂笑,也有學生問還沒有沒多點屍體看。

也有的問,那些學運領袖怎麼了﹖為了追求經濟發展和穩定,為何中國政府不早點答應人民的要求,免卻一場屠殺﹖

我有點脾氣地回應對我來說十分無聊和不當的行為和提問,當然也只能虛偽和無奈地表示,我無法控制你們的想法,但這是你們國家的歷史,希望你們多認識。

聊作紀錄。

延伸︰昨年之六四之我感

12 則留言:

SoloWoo 說...

Miss Lee請別動氣。您的學生,應該都是十七歲以下的吧?對於我們毋法忘記的大事件,對他們來說只是另一樁出世以前發生的歷史事件而已,他們不太認真,也是情有可原的。

所以,在沒有平反以前,要令事件別迷失在歷史的洪流中,就靠我們薪火相傳了。不用奢望每個學生都認同我們這一代人的想法,但求有三數個學生聽得明白就好。再花四十五分鐘講講歷史,在他們心中留點印象,改天發生興趣時,他們就自然會上網尋找。這叫做播種,對不對?

林輝 fred 說...

很高興我的建議能夠有用! 公民教育聯席的朋友們花了不少心思在這些教材上, 如果可以的話, 也不妨給他們一些意見, 使這些教材能更切合老師的需要。

這幾年都有進中學幫忙搞六四工作坊。在我接觸到的大部份同學當中, 反應其實都不錯。當然, 純粹談歷史他們會比較抗拒, 所以我們也會多用影像和一些小遊戲, 去讓他們認識和反思。但最重要的, 我相信還是那些有心的老師, 願意在校內爭取一些時間和空間去談六四, 這些其實都需要勇氣。

我們可以做的都很少, 但很多個很少就會變成好很多, 我堅信這些耕耘總會有成果的, 所以千萬不要氣餒啊!

jojo 說...

Miss Lee我今晚會去呀...雖然屋企人話去都無咩用...
不過之前做完64 project感覺很深!我還是想感受一下.[唔係湊熱鬧呀]
所以今晚都會去幫手做埋義工=]

sunfai 說...

功德無量呀老師。

(**)mm 說...

歷史其中一個傳給下一代最有效的方法便是經歷其中的人說出。
我們一定要這樣做,堅持至我們的最後一天。
因為我們都會老去,都會死去,史實不可就此埋沒。
看看現在的日本青年,他們不知道他們上一代侵華的事實,那比他們知道了、承認了、懺悔了、賠償了、道歉了更可恥、更可悲。
他們以後可以怎樣? 就任由中國人向他們告知真相? 抑或美國人? 英國人? 其他無關痛癢的人?
我們呢? 由進去告訴我們的下一代?

yyl 說...

我有時也在想:真正的勇氣是要不惜代價將真想抽出來?還是將仇恨一笑置之放棄執着?

有一集超人卡通令我印象深刻非常,內容是說超人攻入了一個"赤"色星球,星球上所有人都如奴隸般服役,超人見之大怒,將星球的"獨裁者"打殘,拋到廣場上對所有人民說:"大家自由了!"怎了蟻民們將獨裁者扶起,其中一個冷冷的向超人說:「我們喜歡這種生活。」

在嘲笑蟻民無知/未開發/被欺騙的同時,誰又有權改變他們"由衷"的選擇?

匿名 說...

yyl說得對。
不知misslee有沒有閱讀哈利波特呢?故事中的家庭小精靈認為被主人解放是一種罪,假如他們有一天收到了主人給的衣物(不論是有意還是無意),就等於被解放了。他們的祖先或後代如果沒被解放的話,那麼他們的家族將會永遠侍候同一個人類家族,死後頭被割下掛到牆上,是一種光榮。不論主人是多麼的不講理,他們也是認定了錯在自己。
misslee,如果你有心機有盡責任的話,我相信一定有不少學生能了解。當然,如果是band3學校的學生,那就很難說了。

豬肉 說...

孟子說的「惻隱之心人皆有之」。這是人類善的根本,我深有此感。
不知教育學家對惻隱之心又如何看法,有何理論?
我覺得恐怖地不可思議的,是人看著自己的同類死傷枕藉,而沒有惻隱。
會不會以我們的歷史這個角度去看,都算了﹔
教我很害怕的,是越來越多人不知如何地失去了同理心、惻隱心,失去了善。
老師喲,怎麼辦呢?

豬肉 說...

無論是超人或小精靈,都有點過度簡化問題吧。(其實,我有點怕這種囫圇的relatvism)
固然,像超人那樣,以外力強行改變別人的現況(布殊?),不過是另一種獨裁,不可接受。
但又是不是該就此打住,說,嗯,他們自己人想怎樣就怎樣吧。

兩個問題︰
1. 如果能夠協助當地人民有機會發聲,有更多思考資源和角度去反思他們的處境,他們是否真的會「由衷」地繼續原有選擇下去呢?
2. 所謂的當地人民,並不是一個統一的群體,當中有許多不同的人群。有的人會受益於現有架構,有的人則是受苦,而通常,既得利益者都享有較大權勢去左右別人的選擇。在這樣的矛盾前,是否可以說,他們自己人想怎樣就怎樣呢?

例如,非洲某些地方仍然對女性行割禮,明明是對女性身體有殘害,但族中長老甚至部份婦女都想堅持這種傳統,但又有很多婦女身受其害希望轉變,這又如何呢?
例如,新加坡的李光耀一脉,認為亞洲價值強調穩定,不要反對聲音,更藉執政之便,操縱選舉﹔民間人士即想突破,也苦無空間,又如何呢?

Ming 說...

我的博客連結了這篇文章,現在才通知請見諒。

http://tl3ming.spaces.msn.com/blog/cns!FB7D34B4F9655285!413.entry

匿名 說...

美白
婚紗攝影
逆滲透
太歲
交友

賴宗翰 說...

真愛旅舍視頻聊天室
真愛旅舍視頻聊天室
真愛旅舍視頻聊天室
真愛旅舍視頻聊天室
同城交友異性聊天室
寂寞同城交友聊天室
美女視頻聊天交友
台灣視訊聊天交友
台灣視訊聊天交友
台灣視訊聊天交友
台灣視訊聊天交友
台灣視訊聊天交友
台灣視訊聊天交友
台灣視訊聊天交友
真愛旅舍視頻聊天室
真愛旅舍視頻聊天室
真愛旅舍視頻聊天室
真愛旅舍視頻聊天室
真愛旅舍視頻聊天室
真愛旅舍視頻聊天室
真愛旅舍視頻聊天室
真愛旅舍視頻聊天室
美女視頻聊天交友
夫妻真人秀聊天室
夫妻真人秀聊天室
夫妻真人秀視頻聊天室
真愛旅舍視頻聊天室
真愛旅舍視頻聊天室
真愛旅舍視頻聊天室
真愛旅舍視頻聊天室
真愛旅舍視頻聊天室
真愛旅舍視頻聊天室
真愛旅舍視頻聊天室
真愛旅舍視頻聊天室
真愛旅舍視頻聊天室
真愛旅舍視頻聊天室
真愛旅舍視頻聊天室
真愛旅舍視頻聊天室
真愛旅舍視頻聊天室
真愛旅舍視頻聊天室
真愛旅舍視頻聊天室
真愛旅舍視頻聊天室
台灣一對一視頻聊天室
台灣一對一視頻聊天室
俺去也成人視頻免費在線播放
俺去也成人視頻免費在線播放
成人午夜色情視頻
成人午夜色情視頻
日本美女免費黃色視頻聊天室
約炮門-同城找床友
真人美女交友視頻聊天室
真愛旅舍視頻聊天室
真愛旅舍視頻聊天室
真愛旅舍視頻聊天室
真愛旅舍視頻聊天室
真愛旅舍視頻聊天室
真愛旅舍視頻聊天室
真愛旅舍視頻聊天室
裸聊直播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