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4月3日

下午印象

Source: Hong Kong Art Museum Posted by Hello 香港怎麼也不是辦印象派畫展的理想地方。我們對藝術的理想和追求停留在表面層次。觀看名畫與擁有名牌的分別不大,反正是次LV和Dior也有贊助是次在香港舉行的法國印象派畫展。 老婆對人家的老公說︰「老公,行遠點看,留心中間。」 我當然以職業八婆的姿態留心學習,但總看不見畫中端倪。 「呢,中間有棵白楊樹,要遠看才漂亮。」 啊。滴汗。 賞畫沿途除了不停有人頭在我前面經過,也不停有人告訴我畫內有馬、有人、有帽、有山。真固獲益良多。 畫展入口擺放的是被吹捧的「吹短笛的男孩」。人頭湧湧,人聲鼎沸。慢慢深入展館,聲音慢漸漸細下來,心境也平靜了。 其實同樣的情況在東京也經歷過。與日本師奶齊齊趁墟看Marc Chagall,在那個會飛的吻前一起依依呵呵;在Orangerie展圍在盧梭的森林中探頭探腦。那個環境不比香港藝術館安靜多少。我也沒有更了解西洋藝術,多本畫冊安然躺在書架上。 較在北京的藝術館可以肆意拍照,香港的保安確實嚴密多了。那些紅外線感應器此起彼落互相呼應,比眼前浮動的頭顱更煩厭。 當然,最安靜的睡蓮印像在上野被日本人重金禮聘安息著。 藝術本不應只為富人服務。終能脫離宮廷走向現代,其實那些「人啊!」「帽啊!」「馬啊!」是吾等凡人平實真切的評語。 ********** 偶拾︰ 1. 已經臨近尾聲才去湊熱鬧,人還是那麼多。個半小時參觀完畢售票處更圈了圈蛇餅。 2. 有參觀者是會認真測試紅外線感應器的功能的。梳清湯掛面裝操普通話賞畫專家口吻的伯伯,在每幅畫前都低頭眼望地下將頭由右至左再由左至右掃橫一輪才開始賞畫,成功證明那紅外線是很敏感的。 3. 導賞耳機的兒童版是很有趣兼老土的︰「我地而家穿越時光隧道啦!」「我地掉進時間黑洞啦!救命啊!」「莫奈在自己的花園興建了睡蓮池,真偉大啊!」 4. 既然黃永玉的八十藝展已完結,藝術博物館應有更多空間來擺放法國的畫作,無謂讓廿個人頭擠在畫前。事實上莫奈兩幅魯昂大教堂擺放空間十足,為何其他畫作如此侷促﹖ 5. 下場到太空館看「楢山節孝」,苦過DD。真係攞黎賤。

10 則留言:

日不落 說...

記得上次因為售票處打蛇餅而沒有進場看。心想,人頭湧湧是適逢情人節之故吧。

那時候也猜想尾聲之時應沒有那麼多人去看吧。打算明天去看。但是,看到Miss Lee的描述,害怕人多擠迫的我,有點遲疑起來……

MissLee 說...

早點起床吧。

日不落 說...

明天是上班日,早點起來也沒有用……

或者說,明天是上班日,一定會早起的……

winwinlo 說...

Umm...Miss Lee....我見唔到樹喎~

記得e-mail d相俾我呀~
祥仔呀~

stackey 說...

好彩o個次去無問拒take耳機 XD

Florence 說...

Miss Lee 呀 Miss Lee,

我是網中的一舊雲,偶然投影在你的blog心......估唔到在blog相遇,世界真細小呀,你的blog很好看呢,祝教安!

新聞系友佛羅倫斯

MissLee 說...

向佛大姐敬禮!多多指教!

(咁,第日咪唔講得舊公司壞話囉…)

MissLee 說...

Stackey,

耳機分大人用與小人用。大人用的介紹可在藝術博物館的網頁重溫。對吾等什麼也不知道的算是深入淺出。

Florence 說...

(咁,第日咪唔講得舊公司壞話囉…)

唔緊要啦,我都成日講得就講啦......

Duke of Aberdeen 說...

「楢山節孝」好看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