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4月13日

問答

民建聯在學校附近擺攤位,叫人簽名抗日。學生對我沒有簽名表示詫異︰「這是公民力量!」上課用心,乖。社會最近情緒太多。正如在遊行隊伍中喊叫口號,並不是我杯茶。況且我不喜歡民建聯,其實民主黨攪簽名我也不會走過去。 中國政府在這半年多一年來,對日本總是忍氣吞聲,我都忍很久了。上週六北京的朋友一大早便接到當地朋友的電話報告,指中關村有大型示威,氣氛十分緊張。政府則趁民間發起大型運動,又本著讓人民出口氣、避免長遠在社會積聚過多怨氣為原則,放羊般由他們巡回一周。之後報紙繼續不報導,網站繼續封殺,一切歸於原位。 每當在電視看到同胞們向日本牌子的廣告和商店擲水樽、與公安推撞,我會留意這班人口角會否掛著微笑。他們的亢奮特別令人發毛,令人想起很多往事。「這不是理性的公民社會。」我答。公民社會的條件未完全在這件事上反映出來。 (不過自從去年俞爭大講理性做節目,「在情朗的一天出發」後,我常覺得大談理性會讓人訕笑。) 週日有線的早上新聞報導,一間在法國的法語學校倒閉,不少中國留學生受影響。報導指學校收取便宜學費,更漠視留法學生需上八成課的規定,濫發讀書簽証予學生,讓他們打黑巿工。 同樣的新聞在日本常有發生。像在中野,特別多中國學生聚集,不負責任的學校亦特別多,去年新聞便報導中野多間日語學校倒閉。 中國人又係咁。我每次都這樣想。看到亢奮的情緒、極端的思緒,走精面、貪便宜,遇事時豎起毛孔,發一兩篇「措詞強硬」的聲明,然後指自己取得極大的外交成果。可看看錢其琛的「外交十記」,前年在大陸被捧上天。隱惡揚善。真不知中國人要往哪裡去。 偶拾︰ 一返學,晚晚趕教材,又要趕睇大長今,好忙 ~

1 則留言:

winwinlo 說...

既然晚晚都要趕教材,
點解仲要睇大長今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