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4月7日

答街坊騙BLOG記 – 理所當然

近年已不主動看令自己辛苦的電影,無論是鬼片或苦情戲。「楢山節孝」本是日本的傳說,也是齣很簡單的倫理片,特別喜歡舞台劇推軌式過場手法,簡單古老,卻很有動感。 傷感戲中人,因為貧窮,漸漸形成風俗,覺得將家中的老人丟棄上山是理所當然。老二未入門的情人,一邊在人家裡大吃大喝,雖也不過是一鍋水煮豆,一邊在飯灶前眉飛色舞談自己公公上山的事。當小社會的意識形態默許不公義,當之是理所當然,是非黑白不分,甚或編造原因藉口美化行為,糧食不夠必須犧牲撫養自己成人的父母,這與與丟棄至親行為本身是同等的不義。 長子在與母親最後的路上,不斷與母親說話,母親卻沒有回應,只招招手叫兒子繼續前行。長子留下母親在山頂,山上飄起雪來。長子回頭,只見母親在誦經,豁然面對死亡。未能釋懷的是長子,在回家路上見到另一個村民將老父背上山,老父反抗,爭執間村民將父親推下山。長子見狀出手,把這個戲中扮演不孝子角色的村民也推下山去。 是想為自己開脫吧。但其實長子沒有任何改變現狀的方法,甚至他可能認同現狀。母親在中段把健康的牙齒撞碎,滿口鮮血的走到正舉行的祭禮場地,把村民嚇過半死,長子急急把她抱回家,我覺得滿口孝義的長子不多不少也為這個樣子的母親感到羞愧吧。戲末長子與同齡的妻子向著楢山說,到七十歲的時候,我們也會齊齊上山吧。 行文至此,想起近日釋法的事。學生問,如果新特首做餘下任期,就能跟足原本選委會的工作時間表,這也是立法原意嘛,說得理所當然。這就是社會默許的危險。法治、立法原意、選委會的工作時間表如何取捨﹖這個立法原意是如何訂出來的﹖根據什麼指標取捨﹖今天報紙報導曾蔭權解釋釋法,常說「以香港人的利益出發」,用迫切性及憲制危機等字眼包裝是次釋法。什麼是「香港人的利益」﹖誰又如何界定﹖不是不信報紙指香港人覺得二年五年也無所謂,坊間反應亦十分冷淡,但更相信如媒介以法治的重要性為出發點討論事件,社會的氣氛與焦點亦會不同。 其實我係開電腦做功課,哦,攪成咁。 偶拾︰ 1. 「楢山節孝」真係苦過DD呢。看到一半已不想看,並聽到四周開塑膠紙巾袋的SAP SAP 聲。我前面個男仔到中場已在索眼淚了。 2. 是日,27度。港大門前,美少女已穿上一字膊上衣。眼怨。

9 則留言:

Duke of Aberdeen 說...
網誌管理員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Duke of Aberdeen 說...

是木下惠介的版本嗎?

可否把你這篇電影文章的節錄和連結加在《電影節筆記連線》?
http://www.age.com.hk/hkifflink

Florence 說...

我聽過楢山節孝的故事,想不到劇情這樣苦澀,相信是miss lee你講得生動呢!

最討厭成日俾人將什麼憲制危機,港人利益擺上枱,喂喂,我唔覺得七月十日選唔到新特首,你地班人唔會去補救喎.或者咁講,你話那一班港人,唔包括我囉!

MissLee 說...

香港仔先生︰

對,是木下惠介的。請隨便連結。謝謝。

Tale 說...

當年因「小人蛇問題」而首次「釋法」,也是搬出「香港人」的利益,拆散家庭,當時政府甚至贏得了籲論方面相當普遍的支持。近年的時局最令人擔心的不是政府施政的低劣,而是政府每每利用「香港人」的私心,來分化社會,以民制民。當政客把「香港人」掛在嘴邊的時候,或者每個人都應該撫心自問:我真的清白無辜嗎?我有沒有份「背人上山」?

MissLee 說...

正如不知誰說,納粹殘害猶太人,其實所有德國人都有份。

正如跟學生說,欺凌行為是全班的罪過,因為你沒有向不公義說不。

Duke of Aberdeen 說...

>正如跟學生說,欺凌行為是全班的罪過,因為你沒有向不公義說不。

好老師啊!Miss Lee.

路人甲 說...

想更正一下:
片名好像應該是「楢山節『考』」吧...
:)

這篇寫的真好~

MissLee 說...

路人甲,謝謝你的提醒。我再找過看,amazon日本的DVD也是如你所說,是用「楢山節考」的。可能我一直抱著在「楢山節省孝行」的想法,而日語的「親孝行」的孝與中國字一樣,所以有此想法。經你一說,我想作者可能想考究楢山節的做法。我再去找找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