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7月1日

反對,民調

終於有人在這個BLOG反對我啦,終於來了。我這個人又「反政府」又「煽動」,無理由下下留言都係支持既,遲早會有人來「踩場」。呵呵。來吧,不過我不會持續筆戰,因為學期尾根本無時間,講明到時唔好話我縮頭烏龜啊。明天放假,陪你玩玩。 「支持政府的人都是simple and naive」不是我原本的意思。我是指一般香港人對議題的探討都不夠深入,加上傳媒反智,報道一窩蜂,轉瞬即逝,著眼quotable quotes,這都是危險的「民主」。I mean Hong Kong people in general can be simple and naïve. 用「最大公約數」來形容社會狀況在近期真的很流行,這一定是偏頗的評語。 但哈巴馬斯的公共空間在資訊急速爆棚的現代是奢侈的,嚴肅討論沒落是不爭的事實,這不單是香港獨有的現像。我喜歡看別人的BLOG,因為在大眾傳媒看不到的嚴肅,在網上尋求得到,互聯網讓我們有更大空間長篇大論。也因為多參詳了別人的BLOG,我更有動力鞭策自己,培養耐性思考。我實在是一個浮躁的人,是年紀學習沈澱了。 香港的民主是不成熟的。民主不只是投票也不單是遊行。最原始的希臘式民主都要經過辯論,要理解事情的來龍去脈來作決定,這些我都教了學生。民主不是遊行喊喊口號請客吃飯,所以民主黨的李永達參加特首「選舉」都會被人指摘無法激起社會對本地政策發展更深層的討論,一早打定輸數更不是今時今日應有的態度。 兼容並包是民主社會的一大特色,香港人歧視同性戀者、窮人、新移民、南亞裔肥人、醜人、單親、豬扒、byebye肉,就不能說是成熟的民主社會。你能包容我嗎﹖ 無名氏君(砌磋都留個名呀,不打不相識嘛),我在「民調二」一文指出的是民調的危險。如果我是逢政府必反,就不必暗踩鍾庭耀的民意調查無聊。我的學生去年中一已學習了數字玩弄的玄機。「理性」社會需要客觀分析與深層討論,如果政府有意以民為本,中央政策組就不妨公開民調樣本,需知如何抽樣調查及設訂問題大大影響民調結果。中策組在要求下星期二才公佈調查方法,就不是恰當的做法,沒誤導之實也有誤導之嫌,先不要說設題是否符合客觀調查應有的性質。如認為我寫得唔清唔楚,請移玉步去Alex處細味Prime Minister的精句。 話時話,我click去中策組網頁的「最新消息」,則只顯示泛珠三角的報告,策略發展委員會則仍沿用2000年曾蔭權為財政司長時的稱號,奇哉怪也,曾蔭權引用4月份的調查則不見影踪,望高人指點。 愛之心責之切。不喜歡你就干脆睇住你死啦,仲得閒贈你兩句﹖這些辦公室小智慧,係香港人都識。請各位愛國愛港人士不要衝上腦。 (謝謝九州與小老師的留言,有負厚望。不要浪費時間向他們解釋了,尤如向基督徒傳佛教或vice versa一樣,嗱,打比喻咋,千其唔好無限上綱話我踩任何宗教呀。)

5 則留言:

Kyushu 說...

甭怕, 真理愈辯愈明。

在未想到於拙blog 寫甚麼前, 回覆一下也不錯。

按: 時事科類近通識教育嗎?

gaubinfor 說...

Miss Lee , 如果暑期有空 , 可不可寫寫你如何教導學生們 "學習了數字玩弄的玄機" ? 以前唸書時無學過 , 出來社會工作後才知這是很重要的必修學問 .

妳在那間中學任教 ? 若能有一位令中學生明白 Herbamas 學說的老師 , 我有興趣旁聽啊 .

goethe 說...

HIHI
係我個邊打左篇野。

雖然冇講關於問卷設計點可以做到弄虛作假。不過,既然quote左你篇野,就re-post埋係度喇。

又,長左小小,唔好介意。
*******

misslee個邊講民調,我又講 (之前講過架喇,不過而家又番炒)。

講民調,最重要既係 統計學ABC必教既野﹕統計學本身既限制,與及統計學數字本身代表既野。

統計學入面,有幾種數字 (唔係362436呀下)。

第一種係cardinal number。cadrinal number呢呢,只係一個代號,我地可以將某幾樣野列為1、2、3、4。不過,衣幾個數字除左代表某樣特定事物之外,就冇其他意思;佢地之間,亦都冇任何聯繫。亦所以,係多數情況下,比較衣堆數字係冇乜意思。

第二種係ordinal number。ordinal number同cardinal number,都係代號。不過,最大分別係,ordinal numbers 有排序既作用。即係,1可以比2好;2可以比3好;如此類推。之但係,最重要既係,佢地之間冇一個正比例關係。亦即係,我地唔可以話1比2好兩倍;我地亦都唔可以話 1-2 之間既比例,同 2-3之間係相同。

第三種係interval number。interval number其實同ordinal number一樣,除左一樣野之外﹕interval number之間既比例,係固定左。所以,比較兩個數字之間既「強度」係有意思。例如,1比2 好兩倍,1比4好四倍,係有意思既。

咁好喇,係 民意調查入面,好多時所用既都係ordinal number。例如,當我地話呀特手今個月既受歡迎指數係53,上個月係43個時,我地會話佢既受歡迎程度上升左10點。咁,代表既係,特手受歡迎左---當中所謂既上升左10點,唯一可以顯示既亦只有衣點;除此之外,冇其他野。因為,「受歡迎」衣個指數,其實係ordinal number;數字與數字之間,冇一個固定既關係,所以唔可以作任何比較。

所以,睇「受歡迎類」民調時,最需要注意既係,民調最大既意義係佢所表達既 趨勢---不過我地可以睇既亦只可以睇個數字係升係趺,但係就唔應該理會佢升左幾多。

(當然,如果一次過升幾廿點,又唔同。不過,如果大家要學無線絕招,想講「特手今個月既受歡迎程度,比半年前升左一倍」,咁我又覺冇意思﹕升幅係勁,不過咁又點﹖事關,要認真咁講,衣個發現唔代表香港人鐘意特手鐘意多兩倍,亦都唔代表多左兩倍香港人鐘意呀特手。衣度,涉及兩個問題,唔講喇。)

又,除此之外,更加要注意既係,上面講既係intra-personal comparison既問題;如果我地要就唔同人既唔同指數作比較,好可能就會更加不準確。例如,我地話 新的特手既民調結果比建華好成倍,其實冇咩特別意思。如果真係有特別意思既話,唯一可以講既就係,新的特手既民調比建華好囉,不過好幾多其實我地唔知。事關,兩組數字本身冇比較意義。

(當然,有人會話,如果 問卷調查入面既問題做得好,咁個data都可以更接近interval data;所以,民調既結果可能可以做比較架喎﹗衣樣,no comment。)

************
當然,上面係扮學術,係數學上講 民調數字 本身既限制。如果我地唔講數字,什至唔講reseach method本身入面既問題,我地都會用常識就明白 民調本身好多既問題。

所以,唔講咩conceptualization/量度所引發既問題喇。

*************
其實,上面第一部份,講數字個批野,港大民意網站係公佈民調結果時,都會講個d野。不過,個批野就傳媒呀政客呀唔知咩,總之就衣世都冇人理 (丫,好多讀 社會科學出身既人,都唔記得/唔理/唔識個d野;即係,例如會無喇喇失憶既我咁囉。所以,都係唔好淨係針對傳媒人。)

不過,諗到衣度,其實都唔太悲哀既。即係,多數人,都係只求發聲,不求傳真既。例如,卓人哥連同各大傳媒同埋(社會)學者同埋政黨 (+由讀社科出身既「研究主任」寫既新聞稿添﹗),年年係暑假都會講「大批學生畢業,都會影響失業率,對失業率造成壓力」。不過,就係點都冇人出黎講講,其實香港公佈個個失業率數字,係經季節性調整,所以畢業生出黎搵工做,其實對失業率冇影響 (即係個effect已經被消除)。

唔明既話,去政府個 統計署網頁睇睇。

************
想講民調既作用。

我經常講,其實唔駛做民調。

點解﹖一方面,好似misslee咁講,


---------
「我地點可以將我真的不懂怎樣將一個議題濃縮成三數秒內要回答的答案,而調查員又沒有與我討論背後的想法與週邊原因,覺得好無聊。

....

好像上星期港大的民意調查中心問曾蔭權的民望,問及「你估計曾蔭權做特首會比董建華做得好D定差D﹖」特首才上任幾天,整個「競選」過程又只面對他喜歡面對的人,而「當奴」和「當特首」(其實都係當奴)的工作性質不盡相同,又怎輕易作比較呢﹖」
---------


民調本身,其實係一種「即興式」回答;需要既,唔係「意見」,而係一個高度濃縮既「印象」。而「印象」(什至係「意見」),好多時只係睇完報紙,覺得「嗯﹖原來係咁呀﹖」之後既產物。所以,一路都認為,與其做民調,不如睇下衣排報紙/傳媒風潮,就可以知道某些民調結果。(要做預測既話,起碼肯定準過 六叔。不過,應該好唔過 聲興哥。事關,聲興哥最勁既係預測,「恆指係衣個禮拜大約會係一萬四千點至一萬三千點上落」之類既野。咁,成千點喎,一個禮拜喎,真係多數都中架喇﹗)

**********
不過,頭先睇完misslee篇文,突然諗起樣 misslee/之前自己 都冇諗過既野﹕政治人物/政府做民調,佢地既價值,係比我地知道 某個公關項目/技巧既結果﹗所以,開始明白,為咩美國佬做咁多民調﹕佢地做民調,唔係要知道自己受唔受歡迎;佢地做民調,係想睇下自己既公關技巧做得好唔好,做得有冇效 (當然,佢地都會睇睇選民係某些issue既取向係咩,之後可能會調整自己本身既取向既)。

*******
又,上面樣野,而家先發現,真係後知後覺 (事關,其實好多人都講過下衣樣野)。

*******
丫,講返正題。

所以,係misslee個邊個位人兄,除左一開始就意會錯呀misslee想講既野之外,仲一開始就意會錯 民調既功能添﹗

******
最後,點都要quote返某位數學家對社會/經濟學家既單打﹕

社會學家同埋經濟學家最鐘意就係用統計學。無錯,佢地既發現好多時都係正確,係有代表性-----起碼係佢地既樣本入面係有代表性囉。

MissLee 說...

歌德兄,你的水平比較高,小朋友唔明嫁。咁,我主要同細路講,sample size要有代表性,一、二百果d唔好信,要睇抽樣,最好知道問題係點set既,但一般媒體唔會咁神心寫埋出黎。問題同答案唔應該有歧義和引導性。諸如此類。上年(今年無教F.1)攞左民建聯的來做bad example,長搵長有,正正就是你所說的民調的政治目的。出年攞你的idea來做教材都得喎。

搞邊科,我可能自己吹大左自己,我地教中學,好小兒科咋,d學生嫌你悶就唔洗撈。當然,得閒拋下d專有名詞嚇死佢地等自己受人景仰的副作用係存在既。有次早會講尼采的上帝之死,要宗教科老師執手尾,好彩人地無媽我咋。其實我在別處有寫下課堂記趣,暑假得閒,就upload上來連載囉。到時捧場啊。

九州,時常就即係通識即係炒雜錦即係週身刀無張利囉。

謙虛d,凡事唔好吹到咁漲。

Sol Garron 說...

really enjoyed it. Than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