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6月29日

民調二

每當李太接到各類型電話促銷和民意調查,都將立刻放大嗓門叫我去接聽,我會再分類然後以不同的態度,包括細心聆聽、半途而廢、粗聲粗氣、敷衍了事和與對方鬥智鬥力去處理。選哪種態度就視乎心情了。

早幾年讀大學還滿有雄心時,我會十分認真地回答調查員的問題。但近年愈來愈「求其」,因為我真的不懂怎樣將一個議題濃縮成三數秒內要回答的答案,而調查員又沒有與我討論背後的想法與週邊原因,覺得好無聊。

好像上星期港大的民意調查中心問曾蔭權的民望,問及「你估計曾蔭權做特首會比董建華做得好D定差D﹖」特首才上任幾天,整個「競選」過程又只面對他喜歡面對的人,而「當奴」和「當特首」(其實都係當奴)的工作性質不盡相同,又怎輕易作比較呢﹖

調查員又問李永達及詹培忠角逐特首提名有沒有增加或者減少我對他們的好感或反感。將二人放在曾蔭權之後問,對我來說突顯了李詹勇敢出來競逐的「正義」,因而給予較高分收。

今 日與學生做我的科目的問卷調查,本科得分中上,我猜測其中一個原因是剛派回考試卷,各人成績不俗,心情大好,自然「手鬆」點。但同時有成績不甚理想的同學 立即在問卷指考試時間太短,影響了他的表現。當下的環境便已影響了同學回應問卷的態度。有的叫我多做分組討論,有的又說沒用;有人不喜歡歷史政治,有的則 叫我講多點。順得哥情失嫂意,問卷都是用來參考參考。

講開又講,有時學生的答案真係幾好笑,例如我問影響本科學習的因素是什麼,有人竟說「自己識唔識寫那課的字」,而平日堂上小睡最多的同學,竟給我寫了全級最詳盡的評語,看來我是把她忽略得緊要。也有同學叫我控制自己的情緒,噢,當然,也先請你們提升上課的表現啊…

6 則留言:

Kyushu 說...

未請教 Miss Lee負責之科目? 是人文學科罷?

? 說...

I am sorry if you could not understand my comments. My Chinese is very bad. As for my blog page, Miss Lee, I have none, I was just reading my friend's blog and happened to come across links to other blog sites.

匿名 說...

學者:反對政府的高教育人仕是學者。 滿意和支持政府的高教育人仕在您們心中不是學者, 因為他們像 一般香港的市民, 包括中產者, 有學識者, 有智識者, 都是 simple and naïve。這樣說真的是太言重了吧。難道除了每天罵這個, 罵那個便是有民主, 有正直, 有學識的人。 不罵人,滿意香港的現狀, 快樂地生活的香港市民全是 stupid, 因為您說他們連問卷也不清楚是否會給人誤導, 所以民調結果不正確。 對您們來說,對政府滿意的民調結果是不正確的, 反對政府的民調結果是正確的。請不要以為只有您們才有理想, 一般香港市民也有他們的理想。 不罵人並不代表無知, 只是不會如您們般亂罵。 為人師者說話應小心點, 請不要誤導小學生.

Kyushu 說...

Re: "Anonymous" (6/29/2005 11:19 下午)
閣下或會對港大民調主任鐘庭耀之意見有興趣。

「因為您說他們連問卷也不清楚是否會給人誤導, 所以民調結果不正確。...請不要以為只有您們才有理想, 一般香港市民也有他們的理想。 不罵人並不代表無知...」
這是偷換概念。正確與否從來是相對的, 我不相信如Miss Lee一位受良好教育的香港人, 跟鄭經翰先生一樣「一言堂」。

本人尊重各人持不同意見。滿意現狀的, 沒問題, 可是本人深信香港和特區政府有很大的進步空間, 而積極表達個人意見, 包括但不限於批評政府之意見, 既是我們的義務, 亦是我們的權利。

閱文良久, 我相信Miss Lee從不認為衹有一撮人才有理想。

亂罵? 那陶傑、黃毓民、練乙錚等人, 請問閣下會用啥形容。

小老師 說...

可以自由發表自己的意見;可以以遊行表達自己的意願,即代表香港仍有自由。開放而有建設性的討論,我是贊成的,這使討論的人有益處。

我也是從事教育工作的。在教小學生做專題研習時,也會教學生怎樣 set 一份好的問卷,因題目的設定是十分影響調查的結果,也影響之後的分析。所以 Miss Lee 提出這些隱憂都不無道理。

現在的核心課程,也十分著重培養學生的獨立思考和批判性思考,也鼓勵學生勇於表達自己的意見。就算遇上學生的意見與自己的意見有衝撞時,仍會以客觀的心去聆聽才是為師之道。如果連老師本身都沒有獨立、理性和批判性思考,怎能培養學生去思考?不厄殺學生表達意見的老師,才是好老師。我想一個好的政府,也應該以一個持平的心去聆聽各界的意見。

MissLee 說...

九州,我教的是時事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