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6月10日

學校政治

請了某政治人物來校演講。同事問我有什麼準則請政治人物來,「他們代表了某種聲音,學校要討論請人來有什麼準則…港英時代請錯人來演講,學校便會很麻煩。」現在會不會更麻煩﹖

我沒有什麼預設準則,只希望演講內容盡量配合課堂內容,讓學生看多一點便是了。(今天聽講完後,我更發現自己曾教錯東西!)當然我是不會請陳鑑林蔡素玉之流來的了,曾鈺成反而還可考慮。

學校是培養意識形態的基地。不能帶手機手繩漫畫電話都是一種世俗禮儀道德的預設標準。行為規範無傷大雅,意識形態便是大問題。對不起,如下面SIR說,我以一種道德批判另一種道德。不過這是現實也是我的想法,單一意識形態不是手段也不能是結果。無論中學大學都應提供空間讓學生尋求探索,而不是以多欺少為政治服務。

演講有預設立場是很正常的,就算是課堂教書都有立場罷。最近教貧富懸殊,說到中國民工受欺壓,不也是一種立場。工人是道德,難道老闆不是道德﹖道德標準是社會的一個最大公約數(這個term,都是最近看報紙才學回來的,都不知有沒有用錯,只道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而標準是會因時因地改變的。

尺度難以拿捏,正因如此,我們更不需要一個政治人物演講準則。

而我,也是不是太政治了﹖

*** 政治人物結語一句,報紙信不過,同學呵呵大笑。

明報這兩天走勢凌厲,繼昨日揭BT在媳婦考試前夕宴請考官後(只能說BT是笨),今天又偵查泳池女更衣室被人安裝偷拍器。那個頭版,啋,我在地鐵揭報紙,中一小男生便坐隔鄰,怱怱揭過,費事荼毒少年。回家,與細路李太齊齊分享。李太話,d麻甩佬,唉…

我,也是假道德。

10 則留言:

Mr.Tong 說...

學校邀請政治人物來演講,我十分贊成。學生要學習快快的聽,慢慢的想,步步為營地講。批判了別人的言論,作為自己的意見。

學校最近邀請司徒先生演講,心裡其實希望聽他講政治,例如六四,可惜學校請他講的是寫作和閱讀。我校還是保守了一點~_~。

港燦 說...

點解唔可以請陳鑑林同蔡素玉 ?

起碼,作為學生,我好想問佢地一個問題 : " 運氣對從政是否比智慧更重要 ? "

港燦 說...

Miss Lee :

" 中國民工受欺壓,不也是一種立場。工人是道德,難道老闆不是道德﹖"

有無同學問妳為何中國的民工不能像如最近反歐盟憲法,動不動就罷工的法國工人般搞自己管理,有集體談判權的工會 ?

思存 說...

究竟李太那句「d麻甩佬,唉…」中的「麻甩佬」所指何人? 偷拍者? (女更衣室的偷拍者應該係女人卦?) 報紙編輯? 熱衷的讀者(如我?)? ...

MissLee 說...

係囉,點解有些學校可以講六四有些就很尷尬﹖界線百分百受人為因素影響,隨之穿鑿附會些客觀標準而已。

港燦兄,全級111人中只有數個聽到我係咁易提過吓歐盟隻眼會發青光。你的高階思維實在連大學生都望塵莫及啊!

思存兄,其實你一d都唔麻甩啊! 李太所指是所有男人。某方面她是頗前衛的,例如我好細個她已經潛意識灌輸女性是男性凝視的目標,叫我唔好著咁低胸。SEE﹖

MissLee 說...

係囉,我都唔明點解有女人幫人偷影女人咁變態,而且更衣室的更室照一點也不好看,成頭濕晒蓬頭垢面甩晒粧。

Kyushu 說...

以下意見諸位萬萬不要亂扣帽子, 無限上綱:


「學校最近邀請司徒先生演講,心裡其實希望聽他講政治,例如六四,可惜學校請他講的是寫作和閱讀。我校還是保守了一點~_~。」
「係囉,點解有些學校可以講六四有些就很尷尬﹖界線百分百受人為因素影響,隨之穿鑿附會些客觀標準而已。」

八九民運是現代中國重要的歷史。我們有責任將歷史事實忠實地帶到下一代面前, 同意引導思考及客觀分析

否則, 在向日本政府喊「正視歷史」、「面對歷史」的同時, 自己無法做到正視、面對歷史, 說服力欠奉。

見亞視本港台「當年今日」6月4日談及八九民運, 其「避重又避輕」之態度, 實叫在下失望。

chanchan 說...

哇! 咁我地學校咪好開放,我地年年都有紀念六四活動,老師年年都叫學生去燭光晚會。
不過,我覺得學校裏面都唔應該講太多政治,學生根本就唔明,當然「六四」唔係一個純粹的政治問題,我校的紀念活動是歷史教育、愛國教育、公民教育的一部分。

MissLee 說...

Kyushu: 我也有留意到亞視的當年今日! 但只看了講六四後某日的一輯,第一包好像已將學生定性為「反革命宣傳煽動」之類,詳情記不起了,可惜沒有看過當年今日對六三或六四的描述。

學校會否紀念六四,也視乎聚集的老師群的特性,那便要看機會率了。同意學生不太懂也不必太懂政治,而且當時的情勢是挺複雜的。但那場鎮壓不應在現代社會出現,是需要向學生解釋的。

Kyushu 說...

misslee:「同意學生不太懂也不必太懂政治」
在下同意這事實。
相信與本港曾受殖民統治有關--- 殖民地政府將重理工商醫法的概念灌輸到港人心中。文科受長期輕視, 政治更被定性為污穢, 家長不叫子女唸文科, 更「指導」子女不碰政治。

香港民主化進程受阻, 政治人才貧乏, 是否英國的陰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