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6月16日

是日,香港繼續下雨

RAINY NITE 在巴士上收聽十分鐘電台直播曾蔭權記者會,那是我聽個最湍急的記者會,但與回家後在電視上看見的,竟然有這麼一點點分別。 傍晚六時四十分扭開收音機,大概七、八個記者發問問題吧,不停環繞行政會議的組成、他會否在兩年任期後角逐新任特首等問題,只聽見新的特首不停打斷記者的發問,以強而有力斬釘截鐵的語調回答,「沒有」、「我已經講過好多次…」對記者關注針對的問題,他了然於胸,但斷然拒絕友善溝通的感覺很強。記者每條發問總的不會超過一分鐘吧,而是都是有經驗的記者,應一針見血,一分鐘的耐性真的十分寶貴。 回到家看有線新聞,卻見新的特首氣定神閒在回答記者問題前發表感謝辭,電視又剪輯了片段,聽收音機直播時那種不耐煩的感竟都清除了。 新的特首指自己是politician政治人物,不一定政治家,更不是政客。他表示已脫離公務員行列,不過他必須明白他的高民意與其公務員身份有深刻的關係,巿民期望曾蔭權以其管治經驗整頓香港。如今他明確為自己的工作以政治定位,向中央極力自我推銷,是必然的結果。 是日,香港繼續下雨。

4 則留言:

思存 說...

這兩天的"競選"新聞勾起了一些很不舒服的記憶, 這種不舒服沒有因為台上的不再是老董而有分別...

戲不是一個人就演得成的, 大家卻都那麼合拍, 像胡官那種扮傻和當我地傻的嘴臉...

是日中午, 突然出現了陽光. 然後我走出去, 天公就變臉淋了個措手不及

Mr.Tong 說...

樂觀點,不選曾生,又可以選誰呢?

Kyushu 說...

曾爵士當真「捨我其誰」、「君臨天下」?

MissLee 說...

只有曾氏有能參選,就是一種悲哀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