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8月11日

北行

北京機場燥動。登機閘口的星巴克終於開業,對面多了個老人真人表現扇上書法,2008奧運攤位在售賣紅彤彤的紀念品,原本80年代感覺的餐廳變得燈火通明,明碼實價標明提供中日韓西餐。是我一向乘搭晚點機,今趟的午班機讓我體驗到京城機場的繁忙,還是一切為了奧運﹖

人頭轉呀轉,站在中間有點迷茫。那個落後的首都機場呢﹖

時光倒流。場外,三里屯。去年夏天的小館子,今天沒有了。四周頹垣敗瓦。法國小餐室旁的工地,三兩個廚房工人在玩紙牌,還有一盆生菜放在身旁的沙地上,塵土飛揚。

中 關村已不是八年前我去的那個中關村。這次突然嗅到熟悉的味道,是這兩年來四趟北京之旅的頭一遭。是拆樓裝修的味道,在經過一處工地時想起來。上兩趟我還在 想是什麼令特色的中國味道消失了。是民工把頭洗乾淨了還是政府的全城清潔運動加大力度﹖城巿早已平地起高樓,是我太遲鈍了。

這個城巿的空間與時間是如此的割裂。

旅程前我特別囑咐自己帶點體面的衣服去,常常T-恤短褲配搭永遠十八歲的樣子真叫人看不起。旅遊雜誌是這樣形容王府井的東方新天地︰如果走在北京不習慣,香港客可以到新天地,那裡有I.TMangoStarbucks、味千拉麵與華潤超級巿場,讓自己呼吸呼吸香港的空氣。城巿的個性突然失去,那可以是任何一個城巿而不是北京。但我閒逛我自在,連內地的低物價也忘記了,五元十元去買港式麵包日式果汁。旅遊的意義,比不上他鄉遇故知。幸好提醒自己穿戴好一點,斜揹LV袋的女郎撥弄捲捲長秀髮,踢著長腿在我面前飄過。儘管朋友說那可能是冒牌LV,一個城巿的意氣風發還是可以在街頭巷尾嗅出個端倪。

同一條王府井街尾,附近民居讓這裡聚了一條購物街。可建可拆的小攤販賣毛巾電鐘打火機,下雨天便不見了踪影。小舖裡的冒牌史諾比T-恤與五彩鬆糕鞋,加上喇叭流轉的九十年代王菲,食店裡還是七元一碗麵,工人電影中心用手寫上的電影戲目,切切實實是想像中的北京,是八年前頭一次尋訪的北京,是身穿卡通T-恤短褲人字拖也可隨意浪蕩豪不自卑的北京。

否則我為什麼要來﹖

(有緣再續…)

3 則留言:

星屑醫生 說...

你回來了!
我認識一個人將會在9月轉往你的學校讀form 2. 哈. 到時可以問下他你是怎樣的一位miss.

MissLee 說...

啋! 我弟日咪原型畢露﹖哈哈,我明天會教中二時事,幸會幸會,叫定佢睇多d迪士尼、世貿同中國新聞啦…

(話時話,點解佢咁傻呀…)

Tale 說...

我阿爸係中關村有層廿幾年既舊樓,前年去住,明明就係馬路對面都認唔出,總講咩四合院同胡同啊。家下對內地D大城市,如上海、北京等都冇咩興趣.....

概念中行絲路,總係「流浪」果隻懶浪漫,或者有個吹水導遊,總現實少少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