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8月14日

北行私人完結式

(累了)

(有緣繼續…)

咖啡在旁,咽不下東西。

我們為何會愛上一個城巿﹖

香港,因為這裡有我的工作,自然有錢揮霍。買、吃、穿、享受。有朋友家人熟悉的氣味,你可以繼續數什麼蛋撻奶茶電車小輪中西文化交流,始終這是家,任何酒店溫軟的枕頭都代替不了。

東京京都廣島之戀,無解。胡志明巿,美麗好動的夏天。倫敦,一個人的獨白回憶。

兩年四次的北京 我答不上來。人家問,無謂答,不想答,我無法隨便切開心房讓你尋根究底。於是胡謅一番,什麼買書呀住宿免費呀的。然後人家不識趣又追問,深圳買不到書嗎 氣上心頭,對,首都的書店就是不同!

我們慢慢走熟一個城巿,縱使拿著地圖還會迷路。由城中心漸漸遍離航道,兩旁風景逐步褪色。百貨大樓巨型商廈玻璃幕牆過渡至空曠建築工地,人兒穿著「開郎褲」在地上滾。偶爾街上有兩個當地女子經過,才知自己還未踏入城巿的危險地帶。走累了,手一伸,截一輛計程車打道回府。

到跟城巿好好的溝通了,開始重覆地走那條這條道路,一樣的歡樂爭吵消費。過眼雲煙的影像,漸變成可以握在手裡細數的片段,變成在口裡回轉的詞彙吐絲般向人炫耀,我與這個城巿的親密接觸。

那天,在偉大的首都書店翻著北京旅遊指南,看看還有什麼跟它深入了解的可能性,一陣厭惡卻湧上心頭,拋下書。

我開始盤算如何跟城巿暫別,如果不是道別(大抵2008我還是很想做奧運義工)。地方的涵意只是自己的自吹自擂加加減減,符號在定時定刻會失卻其獨特性,所以什麼旅遊指南深度探索旅遊文學,都只是販賣自慰式私日記(包括這個薄lock)

數數向什麼說再見﹖

再見了,三聯書店,商務涵芬樓書店,剛認識的思考樂書店和光合作用書店。

再見了,才拿到了會員金卡的經典音像(盜版DVDVCD)和三里屯的影音店。

再見了,五道口,雕刻時光,清華與北大校園。

再見了,北京地鐵的13號線、1號線(我還未試過新的8號線呢),以及路上的807106公車。

再見了,剛認識的地壇的金鼎茶樓。

再見了,王府井,快客,Bread Talk

呀,也只是一般消費生活罷了。

城巿,是我對你冷淡了,還是你對我冷淡了﹖

(完)

9 則留言:

208/209 說...

208: 走吧蜜司李,趁妳還未看到它最醜的一面;

209: 唯有頭也不回的走,才會迫出新的航道來。祝一路安好。

Tale 說...

以這篇作結尾,感覺有d似睇賈章柯既《世界》。每個人都在嚐試講述自己的「故事」、嚐試尋找自己的「地方」。結果,走到哪裡都一樣。是世界太單調,還是想像狩狹窄.....傷感與濫情有時真是一線之差。為Miss Lee拍拍手!!

思存 說...

本來都只是想靜靜看你寫而不留甚麼廢話, 結果, 不知為甚麼卻又留了這個言。或許是因為我心裏也有一個北京令我想念, 並等待幻滅。

MissLee 說...

世界一樣,是因為我們總只以自己的方式行走吧。有人中途找到歇息站,有人無法找到落腳點(突然想起以色列要撤出加沙…無論如何,真的無論如何,都是痛苦吧;也想起那什麼沒腳的鳥要飛到死的一刻)。

但就算一樣,我也選擇繼續行走,人的故事最美麗,希望繼續去看。但歌詞說︰相聚離開,都有時候,沒有什麼會永垂不朽(猜,哪首﹖)。

每人的北京都不一樣,但思存,我想你那北京不會來的了。誤會了﹖

Tale兄,是你觸發我快快回應的…因為央視會在下半年播「瘋狂主婦」!
參閱︰
http://www.thebeijingnews.com/news/2005/0815/10@004942.html

Andy 說...

I also went there two weeks ago. I only went to the Beijing Books Tower. Although it is good enough for a 3-hour shopping (music books not bad), I still like Shanghai Book City more.

匿名 說...

其實,人總需要携帶一顆心到每一個城市;我看不到城市個性,我看到人的心在動.....悲、喜,沉淪;如此這般。

正在閱讀Claude le`vi-Strauss/Tristes Tropiques。一位人類學家的旅行可能不大現代化;但相信Strauss先生不會接受,把他的文章放在bloge內供世人閱讀。Bloge可算是草莓農場?

路人丁

MissLee 說...

丁先生︰

人心決定對城巿感知,城巿是人的反映。你看西方城巿與中國城巿之不同﹖看完「憂鬱亞熱帶」,不妨試試Alain de Botton的 The Art of Travel, 讓這位英倫陶傑(即書讀得多,說話都容易點)介紹幾位名人帶你以古代的方式旅遊思索。我快看完了,你趕得及領養嗎﹖

Blog是否草莓農場,有的放矢無的放矢,因人而已。容祖兒楊千嬅同Isabella就是某些人的全部,又如何﹖

匿名 說...

多謝misslee的回應。路人丁當然樂意接受領養Alain de Botton/The Art of Travel;如果misslee還能夠給路人丁超額領養Proust can change your mind 或The Consolations of Philosophy 或Status Anxiety的話,大恩大德,沒齒難忘。

路人丁沒有在道德上,批評草莓農場的農民們。只希望提供一本好書(Tristes Tropiques)給網上朋友分享。自由社會是現代最珍貴的生存空間,吾輩當然會學習互相尊重。

MissLee 說...

未買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