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10月2日

遊屋邨商場

我的屋苑 Posted by Picasa 到麥記買早餐,收銀員指薯條要等,我即刻苦埋塊面,木口木面既哥哥仔立即醒水把那些零零碎碎的薯條兜埋一包。這麼殷勤的服務態度,當然要望望哥哥仔個名牌,以示激勵,啊,佢竟然叫‘Empty’。 一間以陽光服務見稱的快餐連鎖店,員工卻名叫「空洞」。撇開本地年青人英文不濟洋名古怪等老生常談,我想起最近教迪士尼化時的情感員工(emotional labour),就是這般empty。一式一樣的對白,機械的笑容,將人性都掏空了。 麥記掛一漏萬,規範員工時,緊記連名字也要指導。 其實本來不想吃麥記,而是屋苑商場轉角那檔豬腸粉、粉雷雷燒賣和魚蛋,但小檔關門了,換上地產公司。一個屋苑三十幢樓,竟有五、六間地產公司(還有三間銀行和兩間七記),賣著豪宅盤如貝沙灣,住在同一個屋邨快十年了,我卻從沒有覺得自己富貴過。 十多年前這個屋苑剛推出,標榜藍天白雲,與現在的帝王霸氣不可同日而語。學校裡的同學告訴我要搬來這屋苑,叫我頗酸溜溜 – 因為新屋苑有麥記、U2、G2000和農場餐廳,游泳池又漂亮,私人會所還有建身室同羽毛球場,把我那時正居住的落成於七十年代的屋苑比下去。當然,我是現在才懂得感恩,自己生於私人屋苑而不是公共屋邨,是很幸福的了(公屋派也不用給我數童年回憶了,我是知道的)。 後來終於搬過來,也為能常常去麥記開心過一陣子。不過十年來屋邨在慢慢地新陳代謝。麥記仍然存活,U2和G2000早就沒了,農場餐廳自己倒閉了。商場變得愈來愈街坊,很多小本經營的時裝店、玩具店、食店、醫務所和小朋友的補習社在交替。單從商場看,財團早年打造的中產品味早已煙消雲散,是變得親切了,實用了,不過卻有被遺棄的感覺。樓盤早已賣完,那些連鎖店也再沒有留下的理由。 不知道現在私人屋苑成長的小朋友,經驗是怎樣的。那時我也會到公園玩捉迷藏,到七記買思樂冰雪糕。現在在公共電梯看到什麼迎中秋居民晚會的通告,心想真的會有人去嗎﹖交通方便,到邨外慶祝節日是易如反掌,一個屋邨滿足居民所有需要的賣點,也不是那麼重要了。

9 則留言:

Duke of Aberdeen 說...

那位哥仔其實係哲學家兼詩人,空洞是他的筆名。

Duke of Aberdeen 說...

>中秋居民晚會的通告,心想真的會有人去嗎﹖

我那邊也有,真係一家大細排哂隊,我見到也很驚訝。

eggsplash 說...

叫EMPTY無問題,最重要是內心不EMPTY
服務細心

littleoslo 說...

在香港我見過有服務員叫Money, Prada, Gucci, Handsome-.... etc

星屑醫生 說...

我知道時x廣場的某電器店有個阿叔型的sales 叫pineapple. 不過他幾好人, 又幾殷勤的. 雖然叫菠蘿就難頂d.

littleoslo 說...

不過不要緊,我也常常看到外國人的漢字紋身如貓狗,爸媽...

MissLee 說...

看來我們可以開個怪名專題,開心一下!

公爵,我屋邨的節日晚會長開長有,我想有些人仍然以屋邨為活動中心的。

MissLee 說...
網誌管理員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星屑醫生 說...

我記得我的朋友說過一個笑話, 是他的真實體驗來的.

話說他去學德文, 認識了一個鄰坐的女孩子. 她的名字叫Goose! 我們笑說, 怎麼"鵝" (goose)不去學俄文, 來了學duck (德)文?

言歸正傳, 這個中秋我新搬來的私人屋苑的花園裡一樣聚集了很多大小朋友在草地上賞月玩花燈. 氣氛一樣開心. 不同的是玩的人會比較自律和注意公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