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11月25日

民粹式動員

學生的事情,有時令教師不只頭痛,更是一種傷。

學校第一屆學生會選舉,同學表現的民粹主義叫人吃驚。

臥虎藏龍》裡碧眼狐狸得悉玉嬌龍自小便隱藏自己的聰慧後感嘆,「這個年紀便有這樣的壞心腸」。我今天也這樣感慨。

今 年學生會只有一個參選內閣,有學生玩 情緒、玩針對、倒內閣,並非不普遍。兩星期前這些風便已吹入耳,不過一直心想一小撮學生又可以怎樣。接近選舉日,有學生洗班房煽動其他級別投不信任票, 又有小道消息指,煽動部隊發放假消息,抹黑內閣成員。由始至終有部份學生不喜歡個別閣員,成績好,品德佳,讓老師疼,就是死罪得人厭,於是麻煩就這樣來 了。

內 閣拉雜成軍,軍心渙散,對答敷衍是一 條罪,相信因此流失一些信任票。但煽動部隊將個人情緒私利轉化成公器,甚至誹謗其他同學。恕我失禮嘆,這些學生縱是名牌滿身,卻是金玉其外,心腸壞得透。 反而欣賞一些投反對票的學生,至少他們能指出,內閣對答不佳,令人頓失信心,這才是一個合情理的反對理由。

我傷,因為這些學生都是我一手調教過的。我嘆,過去幾年立法會區議會選舉,無時無刻不提醒,負責任的選民應如何投票。看來一點作用也起不到。

或談同樣發生在今天的事。有說大話前科學生未做妥功課,再次睜大眼說謊,道功課跌了落地科長看不到,所以遲交。他不知道,科長早告訴我他未做妥功課啦。任你名次考得高,也是社會一個敗類。

或許,我們成人世界就是這個樣子﹖一頂「暴民」的帽子蓋下來,就把人定性了。語言暴力,我可有反抗的力量﹖

建設正確價值觀的山很高很大,老師很渺小,有時這個山不知怎樣推才好。

18 則留言:

鳳凰藍 說...

所以話學校就是社會的一個縮影,唉!大人在做,孩子在學。我做老師時,時不時也對教好學生有種無力感……
我覺得要建設正確價值觀,家長方面的配合才是最重要。

港燦 說...

老師 :

1. 在學校裡,有甚麼比同學們親自上莊,倒閣更易了解何謂選舉、暴民、民祽 ? 如果妳的學校所有同學連上莊和倒莊的熱忱都沒有,那才叫人擔心。

2. 更重要的是,於學生會選舉完畢後,再和同學討論 "負責任的選民應如何投票",同學們因親身參與過,記憶仍在,比任何時候更易入腦。

3. " 但煽動部隊將個人情緒私利轉化成公器,甚至誹謗其他同學。" - 我們仍覺得不順眼,因我們習慣了香港的選舉模式 [儘管大家嫌呆板]。台灣人選舉的花招、banner、blog 等多姿多采,但他們可能完全不覺互相人身攻擊、煽情但空泛的口號有問題。

衷心希望貴校明年不止一個莊角遂學生會幹事。

Frostig 說...

'將個人情緒私利轉化成公器,甚至誹謗其他同學' is really horrible. I can never get used to it.

Don't give up, Miss Lee! We are all going to the same direction. You know, we know...... Try our best, then no matter how the result is......

匿名 說...

或談同樣發生在今天的事。有說大話前科學生未做妥功課,再次睜大眼說謊,道功課跌了落地科長看不到,所以遲交。他不知道,科長早告訴我他未做妥功課啦。任你名次考得高,也是社會一個敗類

just a lie to get away from trouble ... it's not that bigger deal. and "名次考得高" really is all.

匿名 說...

"To get away from trouble"?!

The student may not know s/he will be in greater trouble! Don't try to think that your teacher is a fool!

"名次考得高" really is all?!

Don't be silly! Being No. One in a school doesn't mean anything!

心齋 說...

話說我以前選中學學生會時也遇過類似的事(在下是第一屆學生會副會長),但沒有Miss Lee 你說的這樣嚴重。

雖然沒有什麼洗班搞反對(因為學校的校規很嚴,這樣做的人一定會死掉...),但也有人抹黑說我們是被校長內定的云云。而且人們也不太相信學生會有什麼作用,以為這只是一個傀儡團體。但有趣的是,對於存在了幾十年的四社卻沒有什麼的不滿,縱然四社每年的活動都只是運動會和運動比賽,其它就什麼都不做。

有時覺得同學們對「民主」的認識太過膚淺,以為民主就是代表可以高呼「打倒,反對」。有個自己的學生會卻不懂好好珍惜,明明這是民主的進步,卻一味想打倒它,想它快快「玩完」之後大家便心安理得。有時覺得同學們比較喜歡做「落難英雄」多過做一個真正有自由民主的人。

近來又聽聞有人不斷批評(惡意的)新一屆的學生會,可能我們這一代實在對「民主」的認識太過不足了。

心齋 說...

港燦:

但在下覺得台灣的選舉很野蠻...

eggsplash 說...

不認錯應該是人類自保的自然反射
別說中學生了
大人都無幾多個做得到
識得道歉都未必真心覺得自己啱

學生會成員是不是委任?
人的心理的確很怪
要拉雜成軍
即係無人做啦
成軍之後卻又有人動員倒會
叫佢做又唔做

藏鏡人 說...

人類是政治的動物,幾多歲都是一樣。

小弟曾讀過的中學,經常有兩個或以上的內閣競選,選情連年激烈,近年更動用了網頁及icq等拉票攻勢。其中一名內閣的學生會主席候選人是一名外來的學生,另一內閤便用icq抹黑對手,說該名候選人只是外校生,對學校根本沒有感情,只是希望成為學生會主席後,將來升讀大學時可以在課外活動方面多填一項公職,為報讀心宜科目提供便利。

我記得從前的競選是雙方就彼此的政綱而開火,例如學生會的福利、影印優惠、會費等等議題作辯論,甚至就學校某些校規或新政策表達立場和質詢。如今已經變成以言入罪、亂扣帽子的無聊罵戰。

人類是政治的動物,政治是本能,政治的技術向社會大眾學習。選情前後的變化,如香港政治發展一樣,我們齒冷學生的險惡,是否應該更齒冷現在政局的發展?

這種校內選戰,卻可為其他尚有良知學生的最好教材。救得一批得一批,老師之責任也。

阿晨 說...

我時常覺得,正義比民主重要,公民參與比直選重要。

可是作為老師(我在到美國前教了四年full time,好一陣子part time),怎樣把這些滲入課堂內是最難的。但miss lee,不要失望哩,有時我們的努力,只可以影響幾個學生,但這已經是很好的了。

或許有一天,學生會跟您說您在幾年前對他/她們講過的話,有一些他/她們(雖然未必很多),是很在心的。我就試過有這些美好的經驗。

香港其實有不少ngo,做很多希望改善社會的工作,但都沒人支持,公民參與的概念,若不加以實踐,其實有直選也沒大意思。或者說,若爭取直選的運動沒有令香港人了解公民參與和關,社會中不同階層的人的想法和處境,那又是什麼呢?


保重,祝好。

MissLee 說...

這兩天早上醒來,心裡都隱隱不舒服,覺得年青人的心地也實在太可怕了。我不想常常將學生的事放在心上,不過這次反映的是大環境,不是個別學生的問題,承各位所言,老師的責任就是教,救得一批得一批是也。

我並非道德重整會主席,但堅信學校是禮義廉恥的最後防線。家庭已經失守,不要說現代家庭已經不完整,不少家長以包庇自己子女、與學校對抗為樂,就什麼也不好說了。

這次選舉縱有很多不完美的地方,說到底也是一個學習過程,希望他們體驗到民主之美,卻不是民主之暴力。常跟他們講,民主不是萬能,民主也有醜惡的地方,像在台灣。我們就是要從小教道他們何謂好的民主,不是教他們講權術、玩政治。我不希望這些東西這麼快便在校園出現。

各位說得對啊,我們的社會就是這個樣子,我們在爭民主、爭普選,大抵還停留在口水與手腳階段。盡我們的力吧。

星屑醫生 說...

這些事, 原本來自人類的劣根性, Miss Lee 你不用自責.

我中學時也有發生這種事, ABC 班與D, E, Arts 敵對. 我和我的朋友比較惡, 就半推半就的為ABC 出頭, 到現在我都覺得自己很持平, 代表民主, 公平和公義啦! 反對者就覺得我們自恃成績好, 歧視他們. (我發誓, 絕對沒有!)

結果我們全軍覆沒. 我也從此為自己標籤上"不適宜權力鬥爭", 成為風花雪月的人.

eggsplash 說...

醫生說得對
這是人性
你不希望在校園出現
但其實一直存在
只看有沒有機會發作吧

以前好似有句話說
好的孩子教不壞
壞的孩子教不好

阿晨 說...

人手trackback,寫了一些回應直選、公民社會、世貿、「自由貿易」、香港文化等......
http://aahsun.com/wpblog/?p=715

謝。謝。謝。謝。謝。謝。

Frostig 說...

好的孩子教不壞
壞的孩子教不好

I can't believe in that, even if there is any possibility that it is true.
What if it is really true? Does it mean that we should promote elitism again? Is it a way out, Eggsplash?

eggsplash 說...

噢, 抱歉, 現在才看到有人留言

從沒講過自己支持精英制啊
我根本不是講制度
以上那一番說話的意思是
要接受人類有善惡兩面的現實
不用為遇著衰學生而傷心

壞孩子和好孩子的比喻
是指品德問題, 不是精英問題
至於點解教不好?
那就只有天知地知, 同佢父母知

eggsplash 說...

差點忘了正題:
miss lee,你還好吧?
好耐無見...

錢恨少 說...

"蒼蠅王"早已預示人性本惡的真理, 我相信你的高足將會是社會精英, 十多廿年後貴校慶祝xx週年紀念時, 又多了一批成功校友, 你仲要應酬番佢地, 佢地又會好多謝你的教導, 直頭係春風化雨, 賓主盡歡, 各得其所果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