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3月1日

柳暗花明又一村

我本來在尋找一件微小的零件,問過許多電器舖也找不到。今天早下班,就走進渣甸坊,狹小的通道裡,由售賣衣飾的攤擋,走到街尾賣魚賣菜的了,也不過五分鐘。總之還是找不到,不過短短一條通道,攤子數目那麼多,不理關事不關事,心裡就踏實地有了希望。

街巿尾通往邊寧頓街,有一處光。跟著光走,到盡頭,兩頭看,找不著。心想要打道回府了,往左拐,專門店不就好好在守在那裡了嗎﹖

***

每次到老麥,買書買唱片買雜誌還要順手牽走一堆免費的出版物。上星期牽走了一月號的City Book Review,說風月,說愛慾,說王安憶。翻來覆去找出版團體,編者的話可不就一早說明了,這是《號外》的出版物嘛,連排版都一個式樣。是賣剩了,送到老麥寄居﹖

取 閱這些免費出版物,有時比掏錢買的雜誌更耐看。《茶杯》也有出版過免費派發的書評,想過捧一堆回學校擺放,可是廣告意味濃,作罷。還有專題報道灣仔重建的 《灣仔街紙》,排版插圖專業,已吸引取閱者細味文章。早前也取過一份記憶中是灣仔聖雅閣福群會出版的《時分報》,專門報道區內合作社的營運情況,兼順道為 合作社賣廣告。(灣仔真是幸運的地區,也許我少過海,不知對面岸的情況吧)還有改了版內容更豐富的《藝術地圖》、老牌的每月《藝訊》(最喜歡撕下它的封面貼在牆上)等許許多多,一時間想不起來。

買書賣書也看機緣吧。這一、兩年沒有再捐書到公共圖書館義賣,一來可割愛的書都割掉了,近年買書愈來愈得深思,因為小房子再擠不下更多更多,衝動買了回去的書,看到一半啃不下去,又擱在書桌上裝飾,都沒有那種閒情逸緻了。

每年的義賣日尋寶其實很痛苦,要迫要排隊已不在話下,其實沒有什好寶可尋,都是很大眾化的書和功具書,要看平日便已借了來看;也見過有出版公司要清貨,把書送到圖書館義賣。其實那兩天最好玩的,是看看攤子裡有什麼「騎呢」書,或者看看人們搶書的樣子,比買到心頭好更過癮。

***

這陣子上班都迷迷糊糊,最清晰最實在的感覺,反而來自清晨上班路上的一個小時,看書看人看流動風景,是每天的生活情趣。

4 則留言:

五師兄 說...

謝謝你的 encouragement

jim 說...

我也喜歡看書,但也有買了回來才算的衝動,之後擱在書架上封塵。Ms Lee真的要教我如何是好。

MissLee 說...

屋企細就自然唔會亂買啦,無位擺啊。

書碰上碰不上也是緣。這次忍痛不買,下次再看到,還有緣,才買不遲。世間好書太多啦。

vivian 說...

i share the same feeling. whenever i m a t a bookstore, i end up buying a few or more..i start reading some of them and then get bored. some are still sitting on my shelves or elsewhere to be found...

reading books is as interesting as reading people, enjoying bits and pieces of life..you see tons of people doing tiny little things. i always love 'overhearing' others' conversation...it's so live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