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3月26日

圖書館

這星期忙得心不在焉。昨天家長日,朝八晚七,見家長到一半眼球已停止FOCUS

***

想借《瘟疫》來教書,在長洲上水荃灣屯門的公共圖書館有多本藏書,反之在中央圖書館只能在參考圖書館找到一本,借不出館外。早前找208/209介紹的《惡童日記》也一樣尋不著,唯有買。

中 央圖書館地方其實不夠用,無無謂謂的空間太多,例如中心幾層樓高的空心,在三樓由中文部份走到英文部份,要繞一大個圈,空間無幫助引入光線,十分浪費。舒 適的工作枱和沙發也不足夠,坐在中央圖書館工作看書,與坐在街巿差不多。人們在你身邊走來走去團團轉,落成五年了,手提電話還是不停響,警衛巡來巡去,煩 不勝煩。作為城巿的圖書總館,中央圖書館沒有我心中的圖書館的肅穆氣氛,也不甚幫到我找尋需要的書。

對我來說中央圖書館唯一的好,是內地的大眾化雜誌頗夠看,不同國家的報紙也有訂閱,消磨一、兩小時是很夠的了。

這樣說來,圖書館藏夠不夠,與自己的閱讀習慣有關,不需罵。小時候淨借亦舒來看,不覺圖書館有什麼不妥當。倒是圖書館如何反映城巿的閱讀習慣,很多人提過不少意見。我覺得中央圖書館很「街坊」,在那兒看書很煩擾,看雜誌倒卻寫意 – 因為五樓雜誌層較少人,看雜誌時翻翻揭揭,心情也不會太緊繃。

《瘟疫》還是要借,找到港 大的圖書館。次次到大學的圖書館,就不禁嘆息,那麼多書,這本想看,那本也想看,貪心得想全搬回家。再計計,每天事忙,借回家還不是擺放到歸還日。又諗 諗,教師文憑快畢業,不借來看,將來申請張校友圖書證也不會神心得專誠上港大借書還書,我連中大的校友圖書證也沒有申請。

想起那年在錢拉牟拉唸書的日子,寧靜得讓思緒安心地飛揚。畢業了,只能在家推砌個凌亂的書房。

15 則留言:

港燦 說...

想多 d privacy,安靜 d,街坊們一定霸住中央的電腦,耐唔耐作狀上網,實則讀自己既書。一係 10 點前 [ 周三 1 點前 ] 排隊等開門。

一直有街坊建議香港各大學開放它們的圖書供非本校生街坊享用。問題 : 怎樣平衡本校學生被街坊霸晒靚位 / 熱門參考書 vs 公眾有更多借書睇書渠道 ?

小燦則建議政府和各大學的圖書館聯網。即係,我可以更方便地經各區政府圖書館查/借/還各大學的書/期刊。中央而家係有呢個機制,只不過手續勁煩。此外也有個重要障礙 - 大學和政府的圖書館用緊兩套完全不同的 indexing system。

8/F 上市公司年報房 - 要用上市公司英文名來找相關資料,唔用上市公司編號,好煩。

另,政府圖書館訂新書的口味永遠與大眾的需要有嚴重分歧。

唯一要讚,中央 5/f 雜誌和報紙欄各種期刊同報紙擺得夠集中,比大學的易找。

港燦 說...

中央同其他政府分館 d 職員同實 Q 一見人拿起手電永遠第一時間放下其他工作箭步上前叫佢去洗手間傾,已盡左力。

中央館最嘈唔係手電,而是 school visit [老師帶學生參觀中央,教學生點用圖書館設施] 或你個座位旁一班年青人響度上網,見到高登精神領袖 "賭能" 個頭被人 key 左落自己將相度成班友響度爆笑 。以往幾年內地同胞當旅遊景點上 "中央" 觀光都好嘈,但近來上黎觀光既大部分好安靜,部分本地人相比之下重嘈。

日不落 說...

我敢擔保,如你再踏進錢拉牟拉,你也不再喜歡了......

K. 說...

《瘟疫》也沒有?﹗難以想像。

同意樓上日不落所言,中大幾間圖書館早已化身為豪華會所,一點書香也嗅不到了。

hayley 說...

畢業後曾經有兩個暑假回了中大小住一週。假日期間的錢拉很安寧,那一年我在那裡溫習英文grammar。至於U 拉,有一年我霸佔了閱報圓形廳那一層靠窗的書桌,為中五學生準備會考試題分析,感覺一樣好。
我想,只要人少,感覺就會好了。
不知應否覺得可悲?

五師兄 說...

中大U拉很舒服。尤其是Journals那層,個look 好光猛好contempory。港大就比較多人但暗。

常以為常去library可以買少D書。但結果冇乜分別。

yyl 說...

當年我在錢拉溫左3 粒鐘《詩經》,之後即刻入場考試就A- 左,印象難忘。

不過,李大人呢篇作品的中心思想真係為左討論拉記嗎?

MissLee 說...

所以話呢,豪裝不一定得到所有人歡心,是誰將單一價值加在我們身上﹖看書只求一個安寧的環境。「只要人少,感覺就好」 - 誠然是荒謬的 - 雖然我自己也這樣想,讀書時最後方圓十里都無人。不過看心情罷。有時坐STARBUCKS看書都幾入腦。

其實我唔明點解圖書館要有實Q巡來巡去!細個時響大會堂圖書館我從來未見過實Q,直至中央圖書館開幕,D人係咁講電話才突然出現巡圖書館呢家野。城巿怪像。

五師兄,港大就真係留得較少,最多去報紙果層同馮平山,前者人少,後者好風光,咁梗係唔夠我地中大圖書館啦。

yy,無既,我寫黎都係證明自己既存在姐,係咁多!

樂遊 說...

非常認同......大量書放了去參考圖書館..不許外借。這是圖書館應做的嗎??但我又唔知他們依甚麼原則把書放在參考圖書館。《瘟疫》上參考,為甚麼Mark Elvin字典般厚的中國環境史研究可以放在成人圖書館給人借閱(幸好可給人借閱)。.....我不見得有很多香港人對那數百頁英文漢學著作有具大興趣wow。
星期六的中央永遠就是無位多人.......就是無謂空位太多,中空設計.....真是頂。

路人丁 說...

我覺得中央圖書館個設計根本同一個商場既結構完全一樣,而且正如各下所言,空間一d都唔實用.

MissLee 說...

樂遊,我都唔明佢點擺書…我估d多人借又得幾本又唔再出版(絕左版)果d,就會放響參考圖書館。

好孩子 說...

其實公共圖書館的預約服務算唔錯,你見咁多圖書館都有得借而只不過就近那間無,我信你預約不出三日即有得取。呢幾年我都用左呢個服務好多次,次次快而準,價錢更係大眾化,兩元半一次服務。新書當然要等等,但如你睇書口味唔同坊間暢銷書榜,其實又唔係真係要等好耐。不過好似你等心急人咁即興地搵一本書就可能難少少,你都好難要求十八區各大圖書館間間都有你所謂唔等閒的名著等你借掛?

中央圖書館唔掂啦。俾d考生霸晒位,根本應該就近起多個自修室,溫書唔同搵資料,班靚朝十晚九係度阻住晒,坐都無得坐。我宜家去親中央都係上九樓的文學資料室咋。

MissLee 說...

好孩子︰wow,謝謝你的提醒!我想問係咪即係可以麻煩圖書館響第二間圖書館調本書過黎﹖謝!!

Siegfried 說...

係呀, 這種預約服務真係幾方便

好孩子 說...

Miss Lee,係呀,你上網預約時要選擇取書地點架。我仲改埋用e-mail收通知,發現佢好鐘意半夜send 取書通知,第二朝早我就拎住張smart id去借書了,咁又慳番一兩日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