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4月22日

自由不求人

朋友以脫離機構操控成為發爛士(Freelancer)為當下的生活目標。偏偏通往自由之路通常荊棘滿途。朝不保值尚未使人難堪,實是緊握創作出入媒體生殺大權其人咀臉尤令人難受。

發爛士們性格或許有點點不容妥協的因子,至不能苟且於機構中。偏偏要在既有機制外圍發功,少不免等待與妥協,更必須要接受世界是黑暗的現實。

我性格缺乏冒險因子,發爛士我當不了,發爛渣卻是家常便飯。

週日打開報紙,讀到某年月我千拜託萬拜託的一篇文章出了街,出得又大又靚像死了是我應盡攬的功勞。

咬著义燒包未哽死的我猛然醒起,自命猛人曾在我向他三跪九叩又不得要令後,在我生命中無數個零落的某一天致電前來,跟我拿了若干文章若干名字後再次自我人間蒸發 - 直至今天我把义燒腸粉也吞下後朼起,猛人不過在嗅到香肉後靜靜囤積居奇咬著不放但不需要公告各界。

事實上今天不過是千百萬個世界XX日的其中一個,碰巧那自命型帥英靚正的高人需要一篇文章而已。高人們自會處理自己要做的事,刊登貴機構名字已是萬幸。

拜金社會本是互相利用,各自拿到彩數就是十全十美。Market value隨時日而轉,沒有永遠的敵人也沒有永遠的朋友。只要繼續相信世界不會是美好的那麼平凡日子就會過得很美好。不求人不過是身痕時用的。

朋友,請繼續嘗試。陰德是一天一天積下來的。

**在今天世界地球日,我遙相呼應地球另一邊的新界朋友日不落(我還是喜歡叫她日不落),灑幾隻爛字以證明我今天真的有假放。

2 則留言:

YIN 說...

(好久沒第一個留言了!)

不知是否因為黃昏時的雷電還沒有完全離開,突覺頭頂有光影閃了一下,好像猜到你說的高人為誰。或許,根本不難猜?

(其實不明白為何最後提起小人。小人最近很努力地去帝國化了,且北望神州,但似乎與曾Sir的功力差得遠了。在此留字,好像又說明了,今天又有點放縱了--案頭工作還是亂亂的!)

Kevin Li 說...

Freelance可算是最理想的工作狀態。做了六年半freelancer,頗為享受,但難以長期維持,總要有一段時間做全職。希望往後有機會回復freelance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