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4月12日

一天.晚上

我很少晚上單獨離開家門上街去,朋友約九時多十時這等黃金時間約我去吃喝玩樂也會猶疑。昨晚專誠過海看戲去,就是一個很大的冒險了。

這是否潔癖﹖如果對時間也有潔癖的話。

乘渡海小輪看夜景仍是我對這城巿之愛。船剛開出,「幻彩詠香江」也剛開始。從大廈頂發射出去的光枝,落在那不知是霧污染還是夜裡的雲上,看不到特別的圖案於是想起亂射一通的星球大戰。自從推出了這個玩意後,維港兩旁的商廈由純粹的白金和黃金色變出又紅又綠來,好醜。

矇矇矓矓,維港被光點包圍著,成了一個湖。

稍晚,乘尾班船回程,沒有了射上半空的光枝,海寧靜。遊客會不會因為「幻彩詠香江」而來香港﹖抑或頂多因為「幻彩詠香江」而對香港加分(減分)﹖我們原有的已經很好了嘛,現在閃耀的鑽石上加條絲帶又戴個電動閃燈,到此一遊的旅客分不出,但我覺得是自己的城巿被硬生生閹割的又一例證。

***

看什麼戲呢,看「日之丸」,有關裕仁宣佈投降前的一天。

不懂分辨戲裡的歷史多真多假,總之電影節的小冊子說這是「最接近(裕仁的)真實」。電影如放在國內播放,又可能招來為日皇洗脫二戰責任之責。ANYWAY,這個世界是有很多原教旨洗潔精的。

如果電影想將裕仁包裝成一個被東條英機等軍臣操縱的小孩子的話,電影選對了角。扮演裕仁的尾形一生,咀部之不停開合代表了一種無法自制的愚笨,週遭的人真替他擔心,涎沫會從二撇雞下的小洞流出。印象最深刻的是當裕仁躺在床上睡午覺的時候,影像下的演員頭部特大,身形特小,曲起的腳也短,醒來時頭髮蓬鬆。觀眾真會當眼前的日皇是白痴。

戲裡的裕仁原想努力地扮演日皇的角色。他在研究蟹的時候,胡扯了日本開戰是因為美國拒絕日本人移民該國,還被記進了歷史裡,但始終他還是一個想吃雪茄、喜歡女電影明星和渴望母愛的鬍鬚仔。

所以是性格決定命運還是命運塑造性格﹖被安排好了的日皇一生,臨尾嘛,他做了件好事,終承認自己不是神而是人。但他仍存有那猶豫的個性︰當在會見自己兒子的途中,從滿眼鄙視的隨從裡,聽到為自己錄製投降宣言的錄音師切腹自殺的消息時,他呆了,全靠飾演皇后的桃井薰一個凌厲的眼神加一扯,日皇被太太扯離了猶豫。也終歸沒有人真的喜歡缺乏權力的尤如軟禁和被編排的生活。

7 則留言:

Tale 說...

d高官係識整色整水o者,又唔知自己冇品味,總係喜歡畫蛇添足。喂明明你少填d海已經係大善行啦,偏要填到條大坑渠咁,兩岸起到四圍都係「凱旋門」,再搵d七彩雷射射射下,哪哪家下係搞的士高定大富豪先。

===========
題外話,女王出左兩集特典。內容唔係好大驚喜,交代返女王之所以成為女王的歷程。可有興趣?

MissLee 說...

真係名符其實的整色整水!

好似唔係題外話而係正題喎~~好呀,多謝!

Duke of Aberdeen 說...

剛巧,那夜電影節網上舉記連線的四位編輯都在看《日之丸》。

TSW,或鄧小樺 說...

喂各位,我都睇左《日之丸》,而且開心得好緊要,係出完字幕鼓動再次拍手的主力喎。

Eric 'Spanner' 說...

特別係o的中文字幕,簡直令我等「興奮」。

搣匙,如果唔想被連,請通知聲:

http://www.hkifflink.net/2006/04/15/438/

MissLee 說...

ah ya…做咩上邊果兩位大師級唔寫…﹖我真係等讀嫁…

Eric 'Spanner' 說...

講蘇古諾夫,還看智海大師!——雖然佢好似唔o係香港,睇唔到《日之丸》。

不過,既然搣匙開口,不得不寫囉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