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5月6日

主教任命

《君主論》中間有一篇章講及教會的君主國,清楚地說出︰「這種國家由上帝所建立和維護,議論它是冒失的行為」,議論也沒有用處。他的界定根本不是我們常人的界定。梵蒂岡以有形的姿態統治一片領土,又是無形的姿態統治分佈全球的天主教徒。

大陸那些官員究竟以哪一套思維來和梵蒂岡對質,顯出一個國家之愚昧、禁閉,也表現出其自私和推卸責任。曾憲梓之流指「教宗可以關懷內地教友,但不可以干預中國內政」,掉轉頭說中國就是在干預梵蒂岡的內政。中國自行任命主教,缺不能如外交部和愛國教會所說是宗教自由。這不是中國的內政,而是梵蒂岡的內政!

在中梵建交的路上,中方仍舊擺出一副吾是強國的面孔,相當不貼宗教的題。不過雖然兩國建交會「解放」內地千萬信徒,但如因此如傳媒所說,要和台灣斷交,我覺得不是本著聖經裡仁愛的信條行事。在當權者眼中,宗教只是等價交換,連教宗也不能幸免﹖

歷史如是說。《君主論》續說,「樞機主教是兩黨派發生紛爭的根源,如果這些黨派有自己的樞機主教,他們就絕不會保持沉默。」在那時候,馬基雅維利希望,就算教皇以武力起家,也必須以仁愛保住自己的權柄,不是嗎﹖(Jesus,仁愛也只是一種手段…)

我很有興趣知道內地什麼人會「蒙主寵召」入國內的地面天主教會,他們的聖經與我們的有什麼不同,又或者神父講道時會講什麼,是不是真的會刪去敏感的內容﹖我只入過天津的天主教堂,像遊客一樣參觀。那時教堂內沒有崇拜,我也只是一只獵奇的羊。

註︰相片是天津的天主教堂。自從電腦的資料被我失魂地洗得一乾二淨後,原以為旅行相片的soft copy就此消失在世上了。好在早年放了備份在yahoo album,才得以幸存。

10 則留言:

yyl 說...

李大人:大陸d “統戰”技術出神入化,真係令人 O 嘴。

另外,我排了件“蜘蛛Bape”回來,我真的墮落了。

sf 說...

missy, 其實中梵很可能有某種隻眼開隻眼閉的協議, 新擢升的主教要經相方共同認可. 而教會內部, 心態上也有傾向得羅馬承認才是正當的趨勢, 這些年來越來越多的主教,或明或暗地取得/謀求教宗的追認. 這個趨勢似乎已觸動一些人的神經.

中梵建交, 意味著中國天主教會官方得正式(重新)承認他們的神職地位和權力由教宗授予. 我思疑......愛國教會領袖或背後操縱的機關, 害怕在中梵建交的談判過程中, 自己的地位變得越來越不明朗, 因而有這些宣示權力的失態表現.

sf 說...
網誌管理員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sf 說...
網誌管理員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sf 說...

missy, 或者這樣說明白點, 假設教會內部有爭議, 找靠山擺平的途徑, 現在是:

相闗人士-->愛國教會領袖-->宗教局

中梵建立後, 可能出現的局面是:

相闗人士-->教廷-->外交部(或背後的黨機關)-->宗教局-->愛國教會領袖


凡是大組織, 部門與部門各有山頭, 中共內部想也是如此. 中梵是外交問題, 也牽涉台灣問題, 不(僅)是 "宗教" 問題, 可以想像在談判的是哪個層次的人. 哪個層次的人變得沒有多少發言權.

而且日漸(重新)培養出來的氣氛/傳統是, 教會內的神職和信友, 都普遍認為教廷有仲裁定奪的權威. 連官方說法也承認了這一點, 對以宗教局為靠山的教會領袖, 就更麻煩.

上下夾擊, 可以理解, 某些人會變得相當不自在

sunfai 說...

大陸曾有的信仰已沒落, 宗教又被打壓。對於黨官來說, 他們也許分不出教庭和家跨國企業之分別.......

星屑醫生 說...

聽到"有識"之士說, 這下可體現了中國真正的宗教自主和自由... 聽得人打冷震.

MissLee 說...

在大陸,國大於個人及宗教,但在宗教裡,應該是宗教領袖比較大,與國家的利益矛盾。在電視裡,見到的好像都是中年及老年教徒,在共產黨掌權後為何仍有人相信主,或者信奉一個明知國家其實不充許的神,我很想知道他們是如何傳教的。地底教會梗係唔算啦。

其實大陸政府都係怕反動集結力量啫,為何又容許咁大舊宗教麻煩表面地存在﹖

chanchan 說...

人的一切都是政治問題啊!

Tale 說...

個人認為,對中共來說,可能更應該提防愛國會高層。因為他們(中共&愛國會高層)所爭取的都是地上之權力。小人同而不和,利益相同的話,當弱勢的一方,累積了一定實力,遲早會與之相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