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5月14日

冷不防

這個世界有千百樣事真想不到。

例如,婚禮裡每當新郎新娘要說「我願意」的時候,禮堂裡的嬰兒便會大哭起來,不知在給予新生的訊息,還是在表達反對。我連續兩次參加婚禮,都碰到這樣的事,不可謂不有趣。

又好似,婚宴裡司儀對望著準備交換詞語的時候,竟來過相對無言凝著了死的空氣,或者信口溜了一對新人的感情挫敗史出來,表達不了幽默安慰更有點傷感的時候,氣氛真的尷尷尬尬。

仲有,早上還在稱讚新郎為人的父親,晚上又突然改口話︰「人品呢家野好難講,人生咁長,點知會變成點。」我不懂如何把話接下去。

或者,好像今早落巴士的時候,鄰座叔叔讓不夠位給我出,我不小心一腳高跟鞋踏在他鞋面,他雪雪痛猛地抽起腳,我才知自己「誤中副車」。雖然,一句 “EXCUSE ME”後,我仍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其實,我最想講係,在學校一向麻煩的同學甲,最近成為事件的受害者卻又以十隻牙還一隻牙以十隻眼還一隻眼反擊,冷不防其父母仍然要求撩人者向同學甲致歉,我視為做賊人的終於抓到警察的碴,有風駛盡悝,我也要想想如何給你一個冷不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