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5月11日

竊聽

最近大小人物機構都有舖自揭被竊聽癮,由湯家驊梁國雄到國泰工會,記者聯絡議員們安裝測試儀check過不亦樂乎。自爆者不但透過將消息公告天下而表現了其權力,亦高招地警高偷聽者他曝光了。

其實我們常常「竊聽」,你我都經歷在公共交通上公然偷聽別人說話,不,是光明正大地聽。不過人家說,我能夠自我調節不聽,看車外風光看車上電視把耳朵與外世隔絕。

但其實我也喜歡「偷」的快感。偷聽三姑六婆的無聊話,嘲笑別人無聊一番然後抬舉自己。偷聽阿媽教仔,在心裡品評人家的家教。有些人溫婉細語,讓人偷聽得舒服。有人放聲嚎叫,真想把麵包塞進他口裡。不是不許在公車上談話,只是說話者的態度,影響其他人對其觀感。

我很怕在地鐵或公車上收到來電,話不得不說,但四週嘈吵的環境又要人放聲回答,自己跌入自己最恨的臭坑中。我開始體諒甚至同情被迫在公車上大聲說電話的人,因為是對方令他()不得不說!

這陣子那個全城熱爆「壓力阿伯爆粗」錄像,明示公共空間不再只有被竊聽的危險,還有被「竊看」的可能。草民家常無情被搬上網,向阿伯與後生仔致以深切慰問外,我等喜燎交打之人,以後上在車會盡量以最佳狀態示人。

偷橋,偷聽,偷睇,偷情,什麼也嘗過了,就覺得偷不過如是了。

***

是日,同事E指氣壓低。諸事不順。戴著water resistant ≠ water proof的手錶游水,手錶凍過水。游畢水,歸家,坐下,腰仍痛,直至,出完工作紙,肌肉放鬆,立刻無事。李太結論︰過度抽取creativity損害個人健康。

2 則留言:

日不落 說...

「我很怕在地鐵或公車上收到來電,話不得不說,但四週嘈吵的環境又要人放聲回答,自己跌入自己最恨的臭坑中。」

深有同感。

yyl 說...

個低氣壓壓到我連提款卡密碼都唔記得左T_T

有時ok無奈
明明唔想知的事
命運之手強要把它塞進我的五臟六腑中
資訊泛濫的年代使我很迷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