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4月29日

音樂

週五走在中環橋群組上,風很大,竟傳來小鳳姐的「吹呀吹,讓這風吹,抹乾眼眸裡,亮晶的眼淚…」黑色衣裝畢挺的OL來不及按著被風吹亂的頭髮和套裙,我探頭向橋下望,兩條高速公路中間的安全島沒有放置任何播音設備。走近IFC,才發現原來是賣藝人在拉音樂。

試想,黃昏橋上,身體傾注了一週的疲累,回家路上,春風並不溫柔,有人提醒你抹走眼淚。我望望賣藝人的錢袋,裝滿了大堆零零碎碎的錢幣。

李肇星退休了,他說想起年青人流行的一句話︰「外面的世界很精采。」可是他忘了這本是名曲歌詞後來的一句︰「外面的世界很無奈」。

週日報紙報導回望十年社會,提到社會被厚顏無恥的人拖垮了。前廣告界名人說,現在社會很「肉酸」,因為連基本禮貌和EQ也沒有。訪問寫很並不深刻,至少我不明白為何文中這個覺得社會肉酸的人會對曾蔭權抱有希望。很矛盾。不過文章引用被訪者相信的一句佛偈︰「醒目的人會計數,有智慧的人不計數」。

我想起上兩週,同一版面訪問一位兩餐不保的義工,十多年來風雨不改為露宿者滅蚤、剪髮、送兩餐甚至送終。

收拾電腦內的音樂,在硬盤的暗黑處起回陳奕迅的「與我常在」。那聲音很稚嫩,是他穿著乾濕褸為AMOEBA拍封面照的年代。葡萄成熟時或富士山下無疑是看得太開。

累累的週末,過了午夜,關燈,播放Keren Ann,鼻酸酸,如歌名,It’s All A Lie。

6 則留言:

sunfai 說...

he....《與我常在》, 我記起十七歲的那個夏天, 和友人赤裸上身, 坐在他爸爸的貨車上"體驗生活" (即免費勞力)時談理想談將來, 談陳奕迅應該會紅......

也記起自己, 聽著這歌 justify 自己狠心的決定。

匿名 說...

我是在燕窩認識你的blog的,我時常用兩句說話勉勵自己:1. 扛上去 2. 吃兩個波羅飽就飽.....因為out of 我們control...
(dbdb)

leung ka-fai 說...

樂天知命、與樂天智命;anyway, 也人而已。

YIN 說...

好奇:
1. 賣藝者沒有給差人叔叔警告麼?
2. 隔空問:sunfai,你「狠心的決定」是什麼呢?

MissLee 說...

梁生︰知命也要一定智慧吧,雖然智慧無分高低。

燕︰歌詞自己心神領會吧,嘿,我想,有些東西也不一定要說出口。(雖然你代廣大讀者問了這個問題…)

匿名(dbdb??)︰謝謝來訪。我呢,對落難朋友都會說,自我催眠吧,萬試萬靈。沒有什麼是意志力解決不了的。

也須要智慧,當然。

YIN 說...

呃...屎...無知犯忌...你知我唔多對本地歌曲好無知哩...

是啊, 是dbdb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