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12月7日

鄧燕娥

新一期壹週刊文章指,民間監察世貿聯盟主席鄧燕娥「加鹽加醋,擺農民上抬」,批評聯盟「壟斷」本地記者接觸來港示威的南韓農民,大意是向農民洗腦,讓在香港人生路不熟的南韓農民,向聯盟交出在港的行動權,示威與起居飲食讓聯盟代辦。報道又質疑聯盟翻譯在記者會傳遞農民說話斷章取義,及批評鄧燕娥誇大農民在港示威情況。 暫且不考究壹週刊報道的主觀成份,前兩星期帶學生到中大參加一個世貿講座,倒與鄧燕娥有一面之緣。 之前心裡已經在想,何以香港突然出現一個「民間監察世貿聯盟」。聯盟的成員是誰,他們的組成、架構、目的、去向、行動,對吾等小輩完全是一個謎。除了買橙買電話怕示威塞車外,又不見得香港人關注世貿議題嗎。既然香港有「盛事」,傳媒須要代表組織唱反調,迪士尼開幕也有「獵奇行動」扶持,單一個樂施會又略嫌沉悶,民間監察世貿聯盟這時平地一聲雷,便容易理解。 從去聽講座前的報道觀感所得,一直覺得代表聯盟發言的鄧燕娥,就是一個很多說話的師奶嘛!措詞激昂煽動、簡化,你叫我舉例我舉不了,總之有如此感覺。 那次講座我便問鄧燕娥,聯盟如何介定自己的代表性﹖她指聯盟不會覺得自己很有代表性,既然外國有團體打算來港示威,須要中介人接洽,國際工會網絡又一向有聯絡,她與聯盟便順理成章成為牽頭人。鄧燕娥表示,聯盟與這些外國組織裡,並沒有單一立場,聯盟的角色是聯絡者。 我想,這些團體示威,會不會像我們124去遊行,大方向想近,訴求百花齊放,求大同、存小異,只是一起出發,好有個照應吧。 儘管我仍然認為聯盟或樂施會等組織立場與簡介,有不少可斟酌之處,自從這次講座後,倒認為鄧燕娥不一定是傳媒中的潑婦師奶,我也才知道鄧燕娥出身電盈工會,說話不一定狠毒激昂。但我也是從壹週刊處才發現,她是李卓人的太太…(but so what??) 最近有同事形容,迪士尼開幕與世貿會議,各學校都撥火教授,簡直是「全城厭悶大日子」。傳媒裡的反派代言人,來來去去又是那數個。雖多厭悶,藉這些百年一遇的新聞,大家反思生活,無論多膚淺,總比長期關注賺幾多,拓闊了思考空間。 行文間click入「獵奇行動」的網頁,發現對上一次更新已是9月了。這些跟著活動走的組織,如曇花一現、隨生隨滅,何去何從﹖抑或換一個方式,融入尋常社會,長期抗爭﹖可以一想。

2 則留言:

小西 說...

在in-media上推介了:

http://www.inmediahk.net/public/article?item_id=83413&group_id=22

Eric 'Spanner' 說...

搣匙:走出來並不教局中人意外,香港不如殷惠敏所說,沒有左翼,但左翼人比社運人更少,更不為人所知。且看監察世貿聯盟裡香港味道較濃的組織,很多都是有數年至二十多年社運歷史的團體,大家偶爾會在星期天和星期一的報章,看到一小角他們行動的新聞,或,個別領頭人物的專訪。

然而,這些報導很難令人們組成清晰的印象,除非有「大事」發生,如參選,如領匯,如迪士尼,否則還有多少人記得這些團體呢。

組織也許真的隨事走,但人大多不滅,大多不離,分分合合合合分分。——前一兩個星期又見某陣線組成,旁觀社運多年,陣線聯盟起起落落,幾近麻木,但與這感覺正面對峙的,是那些熟悉、屢敗,但不肯屈從現實那一大套的臉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