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12月11日

世貿前夕 街上偶拾

週六逛駱克道,賣磁磚的老板娘對著電話低吟,「係呀,下個禮拜最好唔好開門…世貿呀嘛,封路呀嘛,唉。」 巴士上呀叔又話︰「下個禮拜唔好出街,封路塞車嘛,咩野WHO黎開會喎…。」呀叔講得出WHO又無後接一句粗口,已經好俾面。 週日由灣仔過渡銅鑼灣,心理因素作祟,覺得遊客特別多。猜度是達官貴人還是示威者,側耳傾聽說的何方語言,有國語有韓語也有日語。不論是誰,見他們舉機拍照,都對香港的霓虹光管金漆招牌特別有興趣。他們拍了的照片會怎麼用﹖是紀念一個繁華的城巿,還是印證這個糜爛的都會﹖ 香港是舉辦世貿最恰當的地方,尤其銅鑼灣是資本主義表現最狂的寶地。所以香港也是反世貿最適合的地方。我們需要反思,但我們真能反思嗎﹖往渣甸街樓上女子佐記取修改好的褲子,下樓時看見兩名印傭停在梯間,猶豫了一會,二人沒有再往上走。樓上在販買著辦公室女郎的服飾,不知她們有否繼續在樓下的佐記買什麼。 我看著自己手裡抽著一袋子的衣服,回答不了自己對自己的質疑。店舖門外支聯會在擺攤,我又捐了錢去贖罪。 近來世貿的文章看得多,字裡行間舖陳許許多多的數字,折射出農民在世貿要求開放巿場下的慘況。世貿的表決方式與法律文件的文字遊戲,讓貧窮國無法在富國開動龐大的遊說機器下說不。 自由貿易好不好﹖教學時我引過這樣一個。2004年,泰國告上世貿,指歐盟對糖的大量補貼,使泰國的糖無法以合理價出售到歐洲。世貿最終裁定歐盟的補貼違反世貿守則,要求歐盟減低對糖補貼。泰國高高興興,但這不是大團圓結局。從前為荷蘭殖民地的毛里求斯,輸出歐洲的糖一直享有補貼與免關稅待遇。世貿裁決下,毛里求斯再沒法獲得出口優惠。糖是毛里求斯的經濟火車頭,佔國民生產總值的6%,不少糖農在新措施下前無去路。 取消補貼,好嗎﹖繼續保護措施,好嗎﹖教育學院的老師看過我的世貿教案後,反問一句,為了支持貧困弱小的一群,我們會願意為咖啡糖米香蕉長期多付點錢嗎﹖你去問問學生吧。 問題觸動了我。我還未有機會問學生。世間沒有明確的答案。 學生問,既然世貿的制度不公,為何各國不改變這個遊戲規則﹖我在思存那裡留言說︰「教世貿,學生話,咁世貿咪好衰囉 - 我想這是樂施會或什麼聯盟期望的課堂結果。我接著答,其實世衛呀世銀呀呢d組織的『戰績』都不遑多讓,『小朋友,世界就係咁現實囉,邊個有權力就邊個大聲d…好黑暗嫁。』我絕對相信自己的說話,但答完失落得很。唯有再補充︰『所以我唔想個世界係咁,更唔想學校係咁,我仍然希望你地可以改變世界。』算係對自己工作和良心的一點交待。」 在報章大字標題指示威者殺到之間,我們仍然要多想想。

14 則留言:

sunfai 說...

面對世貿, 且不要說跟莘莘學子怎麼說, 甚至在前線要'扑咪'者, 很可能也還搞不清自己在說甚麼...... 醜 :(

港燦 說...
網誌管理員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sf 說...

"取消補貼,好嗎﹖繼續保護措施,好嗎﹖...為了支持貧困弱小的一群,我們會願意為咖啡糖米香蕉長期多付點錢嗎﹖"

你問對問題了, 這是最根本的問題. 可惜這是最易也是最難答的問題.

港燦 說...
網誌管理員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bull the helena 說...

為了支持貧困弱小的一群,我們會願意為咖啡糖米香蕉長期多付點錢嗎﹖

To answer the question, I think in part it depends on our position, at least in the socio-economics status in the society in which we're living. I went to Walmart to buy a gift to exchange in my academic advisor's Christmas party last week. So many times when I see all these cheap products "Made in China," I think of the women and men leaving their rural countryside and work in the dark and noisy factories in the cities. I'm not sure what they're thinking when they're in the assembly lines sewing the snowman and the Santa. How on earth anyone will buy these stuff when other people on earth may be hungry and not even have a dollar to buy enough food?

Yet, as a poor international student wondering how a frozen small piece of fish fillet can cost $3, I definitely don't want the price of anything to go up unless: 1. my assistantship payment goes up, and 2. the tax goes down.

It simply breaks my heart to think about the factory workers. Leaving home is already a big thing. But compared to them, I at least have a decent apartment and office space. Buying these cheap "Made in China" products made me feel like I'm contributing to their far from humane living and working conditions. But what can I do?

I just wonder, how much of these $9.49 gift boxes of M&M mugs and candies goes to the food and warm clothes of the factory workers? Can anyone studying economics or anything else answer me?

港燦 說...

" 為了支持貧困弱小的一群,我們會願意為咖啡糖米香蕉長期多付點錢嗎﹖"

我不知道須額外付多少錢才夠支持貧困弱小的一群,而且還得假設我肯額外付出的會悉數流進弱勢社群的口袋裡。

有人就會告訴小燦,fair-trade certification 可幫助解答你上述 "須額外付多少" 的問題。那麼這種認証制度可不可推廣至咖啡這種較易標準化的產品 ( 標準化是指何謂咖啡,及咖啡豆有幾多種,每種如何分等級,及有幾多級是有國際公認標準的 ) 以外的產品,例如 bull the helena 所指的聖誕節裝飾,以便讓購物前會考慮生產商有無嚴重剝削工人行為,及願意為此付出額外金錢以扶助弱勢生產地工人之消費者有多個選擇 ?

MissLee 說...

什麼是自由與平等﹖燦兄,這個問題未免太大了吧。

牛,與其大刺刺定位自己行公義,倒不如說我貪戀公義之名。我願意為貧困者多付一元八角與否,與貨品於我之價值和身處環境劃了等號。咖啡於我是必須品,如果我多付的只是一元八角,加上咖啡之品質不俗,我樂意多付之至。但如多付的十多元,兼且口味不合呢﹖我只能坦白說另作別論。正如,我平日願意多付甚至多走兩步買條靚法包,但每當要捐錢,我總會猶疑兼諸多藉口。真小人,我直認不諱。

燦兄,你想信有絕對的自由與平等嗎﹖心知自由愈大,不公便會愈多,壟斷、騎劫的機會也更高。假自由之名而行的壞事太多。早前的學生會選舉是一例,世貿的組成是一例。

不如我又拋個問題給你。為什麼大企業必須要守所謂企業責任﹖我明白大企業請得人多,影響日常生活的層面也廣,環保勞工福利樣樣有佢份。不過大佬,在自由巿場裡我有權做生意,企業責任盡係人情唔盡係道理,你地班ngo做咩成日迫我﹖我諗唔通囉(或者係未有認真去諗)。

牛,你以為多買一件貨錢就真係落去工人身上嗎﹖

SUNFAI,在行動中實踐改進,不是我們每個人的願望嗎,必須自責,但不須過份啊~~

港燦 說...

miss lee : 剛才響小燦個 blog 寫左少少自己對企業社會責任的睇法。

關於 WTO 和 free trade,唔係一個非黑即白既題目。一方面會有同學指出,香港之所以有今日,唔係因自由貿易所賜嗎 ? 另一方面,亦會有同學開始明白為何咁多發展中國家農民不惜花可能對佢黎講屬半年人工,千里迢迢來港示威抗議。如果同學們都能知 WTO 和 free trade 之好壞兩面,而唔係學本地傳媒咁比各國傳媒以為香港人只理會 MC6 令佢地做少幾多生意既印象,老師妳應已感欣慰了。再要求同學們更深一層思考,我會問他們,面對全球同齡孩子的競爭,他們覺得自己的競爭力在那裡,及應如何保持自己的競爭力。

bull the helena 說...

i don't have such a belief. it's simply a wish.

J Chou 說...

從幾個blogger互有留言的看了多篇WTO相關討論, 頗有所感觸...想起台灣的米酒風暴... 。談判席上爭取的是誰的利益,犧牲的又是誰的利益呢? 真是可悲..
本來還以為以香港的"貿易起家", 大家不太會對WTO說上什麼的, 所以前一陣子看到那則官方找股壇陸叔拍的白目廣告("豉油雞翼"), 只是"可笑!", 卻沒和誰提過。心想香港當地主讓人來開會,幹麻就要以WTO遊說者姿態來說話。

ps:
quote -
巴士上呀叔又話︰「下個禮拜唔好出街,封路塞車嘛,咩野WHO黎開會喎…。」呀叔講得出WHO又無後接一句粗口,已經好俾面。
unquote -
是否是筆誤"WTO"成"WHO"? 還是巴士上阿叔真的講錯?
瑣碎問題..不過您是老師嘛, 不會介意調整瑣碎問題才是。;p

Mr.Tong 說...

因為世貿在港舉行,我也對"自由"貿易多了認識,有一些思考,字數太多,只能寫下連結
http://mrjimtong.mysinablog.com

總的來說,資本主義和自由貿易就是弱肉強食。強吃弱,你可說是公平,也可說是不公平。植物設陷阱捕食昆蟲,可說是奸,也可說是自然淘汰。

但我們是人,不是動物和植物....

MissLee 說...

J Chou﹐無聽錯也沒有寫錯,阿叔係講WHO!

湯SIR,我想奉行絕對資本主義是有代價的,資本主義與自由更會被利用為籍口,維護自己的利益。講公義、講良心,世界沒有這麼簡單。所以教學時時感覺到矛盾,自己明知真實的世界根本不美好,但卻不忍學生年紀小小便要面對現實,欲解無從!

Mr.Tong 說...

我一向不主張向太細少的學生講現實世界的問題,我抱的心態是"你休第日佢唔識?"
我們這代是在對錯分明的故事中長大的,大力水手、超人打怪獸、白雪公主...最終正義仁愛取勝!我們少時養成嫉惡如仇,鋤強扶弱,深信惡有惡報。長大了,自然知道現實並不是如此簡單。但我仍希望小朋友保持那純真,對人類真善美有盼望的心態。

Frankie 說...

我有答案:

1. izzue 一條條子褲, $499的買了一條, $299兩條時, 我買了兩條.

2. sonyericsson k750i 剛出時, 我買了一支, $3570, 現賣到$2500.

我想講, 我們都願意為一點東西, 有時是感覺(因為in), 有時是環保(政府正研究處理垃圾收費), 當然可以是為了窮國/公義(因為有人被剝削).

當然不是100個人中, 100人也買新出的衣物潮機, 但消費者似乎不儘是格價王.

信任學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