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12月16日

看風駛悝

香港真是靈活的人 你可以說是善變,難聽點說是看風駛悝。前兩天才形容南韓農民是暴徒,今天又說三步一跪贏盡港人心。國際傳媒雲集香江,本城花草樹木讓人全程針孔攝錄,醜態盡露。各路急急調節報道方向,但我絕不相信是受了批評後反省的結果。

香港傳媒就是這樣天真簡單 你也可說是膚淺。人家拋擲兩個水樽推撞幾下,便形容示威人士是暴民;昨天跪兩跪,本地記者也就腳仔軟,讚揚農民和平。報道取態完全給人牽著鼻走,怪不得我們的警察也給人搶了盾牌後獲發還 咁單純,玩死你囉。

長今精神 港人動容 (東方)

示威韓風贏民心 港人糖果眼罩相贈 (明報)

最 有趣是為何人家的示威需要香港人的認同動容兼民心呢﹖示威人士的目標是恆溫房裡那幫人,又不是香港人。我們提供場地,讓世界各地人士能聚首一堂。問學生香 港舉辦世貿有什麼好處,答曰︰「如果達成協議,可以幫香港貿易慳唔知幾多萬關稅。」我話唔好意思,答案與問題的層面不同,無論會議在何處舉行,若達成協議 都會慳到關稅,同會議是否在香港舉行無關。主次有別,大家分清楚好。

唉,我都係想講一句,單純囉。

***

今晚傳媒春秋講傳媒採訪世貿情況,分析了本港報道世貿消息較多的明報及蘋果,比較兩份報章的報道篇幅,發現兩、三天下來,世貿場內新聞,只佔世貿總報道內容的兩成,其餘都是衝突場面。

節目又提到無線鄺美鳳開幕日出鏡才戴頭盔,讓示威人士鬧到七彩,記協主席張炳玲竟然話︰「保護自己,又無阻礙到大家(示威),我覺得這個要求(除頭盔)不太合理。」張炳玲,你自己係影相既,應該明白影像每一個小節都影響讀者接收的訊息。記者出鏡前才戴頭盔,表達的視覺效果清楚不過。中大新傳學院院長蘇鑰機仲攪笑︰「記者要向觀眾傳遞訊息,(表示)我們很認真,現場很刺激,這件事很重要。」記者要傳遞的是客觀訊息,無法百分百做到,也不用在旁加鹽加醋。香港傳媒,你羞恥否﹖

31 則留言:

日不落 說...

羞恥羞恥,香港傳媒的確羞恥...

(Miss Lee 的隨筆分析更令怠筆已久的我羞愧不已...)

鳳凰藍 說...

這幾天傳媒真是醜態盡現!

bull the helena 說...

need to ask dr. so the difference between a comedy and new reporting. both a comedian and a reporter have a message to tell.

熊一豆 說...

錯過了如此有趣的傳媒春秋,我希望蘇教授是因為工作太煩悶,忽而真的很想攪吓笑。

關於傳媒,littlelittle那邊有更傳神、但更傷神的紀錄︰
http://www.littlelittle.org/blog/?postid=119

自己昨天也在示威區,身邊記者的流言入耳,也就是這幾句。沒有冤了他們的。

說起冷漠與抽離,比起警察有過之無不及。

回程時,不斷在想,這些記者是如何被培訓出來的?教育兩字,都嫌太重。

差佬─打份工者……我尚且可以接受,因為紀律部隊,只重服從,本就是個讓個人消失的地方。

記者─打份工者……是的,世貿期間,你/妳再一次提醒並向人證明,香港的新聞工作者和香港的娛記,沒本質上的分別。

misslee,膚淺二字,很到。

Eric 'Spanner' 說...

搣匙,我有o野問!

我時不時覺得,o係香港做個記者,個過程其實,應該通常來講,同一個大學生讀完書畢業搵份工分別唔大。如果大學畢業前冇乜特別衝擊,可能都係半個乖孩子,老細、主流講乜你就跟住做,咁囉。

問題係:如果新聞系學生,同埋某o的多產記者o既學系,o係佢o地投身社會前最後三或四年,即係大學o個陣,唔掂多兩掂o的非主流o野,會唔會幾可能變返呢大半個星期指為simple and naive o既記者仔,同埋衰衰格編輯?

Tale 說...

我真想知道,今次有多少香港新聞媒體,有派出通曉外語(不只是英語)的記者或翻譯,參與採訪。「亞洲國際都會」喔.....睇大長今都要配音配字幕啊哇.....

sidekick 說...

老師, 我學到o野, 謝謝~ :)

Kursk 說...

報紙報導會議內容的版數只是「花絮」的幾分之一,我們考慮支持與否,至少應知道會議內容吧。這麼認真的議題,被忽周化、便利化,然後大家感性地說三道四,很可怕。

jim 說...

市民和記者關心示威多於會議,這是正常的。因為先關心示威,才漸引起他們對這會議的興趣,畢竟市民不是經濟學家或人權組織。

對於記者主席的回應,我表示失望。如果那位女記者真的認為要戴頭盔,可考慮不將自己攝入鏡內。

王雲志 說...

大家好,第一次發表,有甚麼講得不好之處請多多包涵......我不知misslee是覺得香港傳媒對世貿的報導很膚淺還是覺得香港傳媒的本質就是膚淺。如果是前者的話,便是我捉錯用神,以下的也當廢話看好了。但如果是後者,我卻覺得misslee應該對記者有一點體諒。

其實,香港就是一個資本主義,質重利益的城市,因此銷路或收視成為傳媒不可劃缺的一部份,甚至是大部份,不然傳媒無以維生。然而,報導不夠生動不夠誇張便吸引不到香港的讀者觀眾。喜愛娛樂性豐富的報導是香港人的選擇,傳媒只是迎合他們。但我看不到這幾天的報導有指鹿為馬,顛倒是非的報導;老實說,記者也是人,也需要開飯,使報導誇張,含娛樂性是他們必須為老闆辦到的事。說得再坦白點,就算那女記者臨出鏡前戴頭盔的行為也是為了迎合港人口味,好讓他們有多一點刺激感。我只覺得,香港記者已在報導事實與爭取銷路收視之間作出了最合理的平衡點了,misslee,別太苛刻嘛!

再回應香港記者有"見風使悝"之舉。傳媒就是要見風使悝,報導才能達到峰迴路轉,變幻莫測之效。天天也是"韓民與警方對恃,遊行大致和平,偶有衝突",怎吸引讀者啊?但我不全然認為傳媒有被韓民的"演技"欺騙了。想想看,連我這個二十出頭的黃毛小子都看得出,韓民上演的不過是一場為了農民利益而軟硬兼施(軟至三步一跪,感人肺腑,硬至攻陷灣仔,鬼哭神號)的把戲,亦是所謂對世貿的訴求。然而,這些行為能否逃得過傳媒的法眼?我想,各傳媒大亨,如黎智英不會被這麼好騙吧?因此,單看報導而評論傳媒膚淺難以成立。

這樣說來,問題晶結似乎在於港人為何這樣愛膚淺的新聞,不然,三大報章東方,蘋果,太陽為何銷量不絕?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就要問問香港人為何會有這種bad taste,他們大概會推卸責任到misslee所從事的教育界--不是老師無能,港人欠缺教育,香港怎會變成文化瘠土?

MissLee 說...

王兄︰

本來懶懶地,世貿又開始過氣,以我們三分鐘熱度城巿性格,本都不想再說太多。我連出不出上述那兩幀照片,也猶疑過好一會呢。

我讀傳媒出身,又當過記者,怎不知道傳媒受版面與廣播時間的限制,又怎不會知道箇中內情。朋友傳來一些巿民拍攝頭盔事件的片段,但見女記者帶頭盔出鏡,被群眾喝倒采,一臉無奈。也有些網上小道消息指是新聞部老細指示記帶頭盔,不一定是女記自己的的決定,我們外圍人始終不會知道內情,只能就手頭有的資料,說三道四。

作為巿民,我們不能找藉口,讓傳媒繼續為銷量收視而放大某些新聞、縮小部份「沉悶」的內容。電視新聞追求視覺效果無可厚非,我選錄像給學生看,也會選一些少說話、多影像的節目。

但恕我不能同意你說「看不到這幾天的報導有指鹿為馬,顛倒是非的報導」。星期天明報便說「灣仔淪陷」,蘋果的報道字眼也把警員與示威者的衝突,形容得像戰場一樣。週六我偕朋友到灣仔八掛,我只能說除一段時間真的發生過飛鐵馬、放催淚彈等行為外,灣仔大致平靜,所有商店都關門了。正如你所說,大家都知是一場表演,所以根本沒有發生示威人士向商舖擲東西或傷害巿民的舉動,只有巿民自己八掛受傷而已!這又怎能說是淪陷﹖

我不同意為了刺激,便容忍記者臨時帶頭盔出鏡「就算那女記者臨出鏡前戴頭盔的行為也是為了迎合港人口味,好讓他們有多一點刺激感」,或者「記者也是人,也需要開飯,使報導誇張,含娛樂性是他們必須為老闆辦到的事」。

我想問,為什麼我們要看報﹖我個人說,看報是知天下。但香港的天下,除了自殺、血案、姦殺,我們還剩幾多其他類型的資訊﹖每個城巿都有煽腥色的小報,唯獨香港只有這些報紙!我的期望不是趕絕官能刺激報紙,而是多一些選擇!這才是自由社會的可貴。

巿民不能影響傳媒嗎﹖只有大老闆才能影響傳媒嗎﹖跟學生看頭盔事件後翌日的無線6點半新聞,頭盔已被眼罩取代,雖然其他台記者仍有帶頭盔,但這不表示傳媒是聽到巿民的聲音嗎﹖再留意報章報道,不是多了篇幅解釋會場內的討論情況和結果嗎﹖我們不是可以影響傳媒嗎﹖

如果我們要體諒記者打份工,膚淺一點不要緊,或許我們也可以體諒掃街的很疲累,當醫生的壓力很大,做學生的競爭激烈,大家便繼續得過且過的生活吧。如此邏輯,我真的不懂做記者,所以早早轉行。看來,我連教師也不應做了,對嗎﹖

王雲志 說...

臨訓前草草了事(用廣東話),回應返misslee先。misslee不愧係做過記者呀,今日報紙社評仲講緊既事對你原來已經冇哂新聞價值,睇黎之前misslee一定搵到好多獨家新聞。

女記者戴頭盔既內情我都唔知架,不過總覺得係件冇咩大不了既事姐;我明白做事嚴緊既misslee唔會形許得過且過既做事態度,但我呢個差不多先生覺得論新聞自由,香港已經係世界上手屈一指既城市喇,好過大陸動不動話你洩露國家機密丫。如果受時間限制,忙中有錯,都情有可願既,正如而家我都趕住訓,狗屁一通~

"騷亂"應該係最貼切形容17號既灣仔,咁報紙寫"淪陷"為題,但內裡始終都係"騷亂"姐,冇屈到d韓民打家劫舍丫。如果要好似抗日果3年08個月先叫"淪陷",咁呢次梗唔算啦...但o係呢個太平盛世左幾十年,50萬人上街都冇事既香港,200幾個警察同示威者入院都好轟動架喇,呢個算係用字問題啦

如果談論報紙黎黎去去都係果幾味殺人放火,強姦老笠的話,我會咁睇:香港本身細到冇人有,可報導既題材有限;加上呢個講求成本效益既城市,傳媒d budget真係請唔到咁多人手,去完成琳瑯滿目,三歲到80都岩睇既新聞喎...↑呢個純粹我自己估的,始終我未從事過新聞界←不過一度係我細個既宏願

同埋盡信書不如無書,讀者觀眾亦都應有獨立思考既自覺性。呢點我對香港人好有信心,始終o係d大是大非既事情入面,港人係有智慧既,例如反23條遊行咁,又例如呢兩日都有人ban李卓人夫婦"有眼疾要睇醫生"(我係其中一份子),其實香港人係識諗架,佢地唔係冇選擇...點解唔睇星島明報而睇東方蘋果?怕悶嘛...不過鍾意睇卡通片同信哂卡通片入面既內容始終都係兩回事黎o既。

我估之前misslee可能跟左d類似黎智英咁膚淺既老闆,逼你日日作埋d"六國大封相"出黎,背叛自己既理念,所以劈証唔撈啦;但我覺得行行都咁難撈,教師都改左合約制,要基準試要盛啦。

miislee揀唔撈絕對係明智之舉,唔通o係報社電視台攪革命咩?
我之前有個好熱衷教育既阿sir就因為太"上心"想o係學校推行d嶄新既教學模式,但被d保守派ban左,我畢業冇幾耐佢就闇然離去,轉去伍x中學做校長喇,佢係我最尊敬既老師之一
唔知misslee如果面對同樣既情形會如何取捨呢?如果又係唔撈,咁真係冇乜邊幾行會好撈d架喇...

jim 說...

睇黎大家對個記者故意戴頭盔冇乜歧異,只係是否贊同甘做。

現在報章競爭激烈,記者老編用字,有多少新聞從業專業,有多少則為商業考慮,大家心知肚明。不過同情唔等於認同,我們仍然希望這個專業爭取讀者的同時,亦保其專業,贏人尊重。

說回這個故意戴盔一事,在程度上,這事較選材選角度等問題嚴重。記者影了很多相,在選材上會有偏倚,影相時角度也可偏倚,報導哪件事也可偏倚。這些偏倚,只能說是記者的工作自由,你可說是偏倚,也可說是記者的工作上選擇。

但故意入鏡戴盔,則是記者自己加元素入構圖中,是成為事件的一部分。報導者自己影響本身要報導的事,是否違反專業,我不是這行,不得而知,但憑常識,我會評為不是一件好事。

另外,王兄之回應喜歡miss lee前miss lee後,似是逐漸將討論某一事變成評論對方。

MissLee 說...

王兄,只要你細心感受,世貿在今天餘下的新聞,只剩下被扣留人士的餘波與曾蔭權巡區講補償,焦點已轉了去政改方案表決。傳媒功過如過眼雲煙。當然,傳媒在今次報道世貿會議學到的,應銘記於心 – 但他們會嗎﹖

誰掌管語言便掌管權力,傅柯如是說。這是一個不需要武器的年代。根據林語堂漢英字典解釋,「淪陷」是指「be subjugated, be fallen」,而「騷亂」則是「(land) disrupted (by riots, etc.)」。如果那天你有到灣天,像在我上篇回應所說,雖然街上水靜鵝飛,但不致於這個城巿要倒下了。商戶今天不又興高采烈迎接曾蛇出巡嗎﹖政府將週六的示威定性為「騷亂」,則兩字本身已有毁壞的意思,甚為偏頗,你可以問問你的中學中文老師。我覺得「混亂」(chaotic, disorderly)則比較貼切,亦較符合政府官方發佈消息的身份。所以我們應該問,為何政府要選用這麼遍頗的字眼﹖政府背後的目的什麼﹖

傳媒是我們接收資料的重要媒介,特別是在這所謂資訊發達的時代。我不能接受傳媒因著「成本效益」等商業原則而放棄作為傳媒的基本功能 – 客觀、求真,更不能成為公器。我同意你所說記者忙中必有錯,但我們必需緊記這不能成為誇張失實報道的藉口。無奈與藉口是不能混為一談的。就是你口中「用字」問題在日積月累點點滴滴影響我們對事件潛意識的想法。你為意到嗎﹖

王兄,你趕住訓,稱自己為「差不多」先生,如果你真覺得得過且過的生活沒有問題,我心痛。我不能為「成本效益」而背棄自己的原則 – 這條路是更難行的,我自己便多次撞板。我不是扮偉大,而盡心盡力生活是作為人的基本要求,不是嗎﹖怕悶而選擇看東蘋太,已經是一種逃避和藉口。為了良心,我寧願走一條難的路。況且我已不是走在前線的人了,難道這點點對自己的要求也沒有嗎﹖

還有,王兄,請別怪我大你幾年便多說話。你文裡錯別字很多,邏輯也不通。你說「有個好熱衷教育既阿sir就因為太"上心"想o係學校推行d嶄新既教學模式,但被d保守派ban左,我畢業冇幾耐佢就闇然離去,轉去伍x中學做校長喇」,如果做校長都叫「黯然離去」,咁又唔怕喎。

把你有趣的回應貼上去另文討論,可不可以﹖

Jim兄,你想不到我看到王兄的兩篇回應的反應 – Sorry,我笑到李太叫我唔好咁得意忘形!

MissLee 說...

王兄,請參考一豆的轉載文章。

http://hungonebean.blogspot.com/2005/12/blog-post_20.html

王雲志 說...

1.年輕人口沒遮攔,但不帶有惡意,前輩們別介意;在下文筆也很爛,淪為笑柄,有負中文老師教導,慚愧得很;但我覺得凡事都說不過一個理字,所以升斗小民只要論點有力,也能在城市論壇裡才高八斗的政客,高官面前侃侃而談。
憑良心說,如果我是記者,有努力參與過今次世貿的報導,我肯定會畢生難忘

2.所以我不能認同misslee第2段"誰掌管語言便掌管權力"之論點。任前保安局局長葉太如何堆砌修飾,中英對譯,圖文並茂去推廣23條立法,亦沒法得到港人的支持,始終理虧就是理虧,不能用語言掩飾。文字語言都只是媒介,性質只屬輔助;要人心悅誠服,就必須有理據,畢竟這是個講理道的世界,並非玩文字遊戲的世界。
縱使記者可能"用詞不當",但只要細看內文,就知道其實是"騷亂",並非"暴亂"或"淪陷",這種過失不致要被評頭品足。而且17號的灣仔這塊land的確被disrupted(飛鐵馬,拆欄杆,圍板) by 韓民的(不算riots,也算chaos)
"商戶今天不又興高采烈迎接曾蛇出巡嗎﹖"
六四事件過後的兩,三天,天安門也是如常的平靜,難道之前就甚麼事也沒發生過嗎?

3.香港的傳媒有否為了"成本效益"而放棄作為傳媒的基本功能 – 客觀、求真?這是個很大的議題,不能由兩個人判斷。但我個人觀點是傳媒已在"衣食"與"榮辱"之間取得了一個合理的平衡點

4.不知道misslee眼中何謂"盡心盡力生活"?姑且容許晚輩測試一下。凡事都實行完美主義,幹到一百分為止?如果misslee辦得到的話,我驚歎;如果misslee辦不到也堅持去幹的話,我傷感。然而,我這個"差不多先生"有別於胡適先生筆下那一個。我所求的中庸之道,並非凡事馬虎了事。明知一天內不能做完四十八小時的事情卻勉強為之,我認為是"不智","窮兵黷武"。人的體魄,時間均有限,面對工作,朋友,家人,理想,原則,個人喜惡,懂得如何取捨纔是藝術。

5.晚輩已不是學生,工作時間也頗長,因此很少磨練自己的語文修養。misslee不介意與我這等鄙陋之人交流,我實算攀附了前輩不少(差點企不穩,跌落萬丈深谷)。明知自己才疏學意,但心裡很是有意見,因此也只好硬著頭皮,繼續醜態百出了^^"
但拜閱misslee的文章後,簡直好像被打通了任督二脈一樣,茅塞頓開,所以也很盼望能從像misslee一樣的前輩得到指點

6.我那個老師說來話長,他是畢業於自己所執教的中學,也可能是他"太上心"的其中原因之一吧?我打個比喻,如果王安石變法失敗後跑到遼國或其他國家當了個位極人臣的大人物,又是否美事一樁?很不是味兒吧?其實以他之才,要高薪厚祿大有選擇,我想那位老師不能在自己畢業的中學實行自己的教學理念,心底多多少少有點遺憾吧。

7."把你有趣的回應貼上去另文討論,可不可以﹖"我不熟悉blogger的運作,因此不明misslee是想做甚麼,但我想自己是沒所謂的

再回應jim,除左misslee,仲比"misslee"更好的稱呼嗎?我覺得misslee幾親切啊,好似學生叫老師咁,我覺得比"李小姐"或"李老師"好啊。同埋我真係對misslee冇惡意的,充其量可以話我年少氣盛,好爭辨,跳皮幾句姐,都冇咩人身攻擊呀?

p.s.今晚睇完kingkong想同大家分享返:官能刺激相當不俗,但橋段同感人位就一般啦~

王雲志 說...

"王兄,請參考一豆的轉載文章。"
↑回漏了這點,今晚我實在是睏極了,改天一定會再拜閱一豆前輩的文章

Alfphy 說...

路過,見到王兄對那句「誰掌管語言便掌管權力」以當年葉太做例證,就想搭把嘴。

我唔覺得葉太當年有掌管過語言喎!因為法例一推出就已基本上得唔到傳媒的支持,不但條文俾人鬧到飛起,就連佢本人都成了眾人取笑的對象。亦都因她沒有掌管語言,我們有機會在電台、電視、報紙、周刊、大小論壇等等聽見更多的討論,所以不論佢如何「堆砌修飾,中英對譯,圖文並茂去推廣23條立法」,最後23條都沒有通過。

又,係呀!追求完美咁去做人真係好辛苦d,尤其世界上有這麼多求其的人。不過,王兄就絶對唔係求其的人啦!淨睇你咁用心咁詳細去覆Miss Lee就知啦!仲話自己係差不多先生,真係好謙虛!

又又,Miss Lee,十年樹木,百年樹人,真係好勞心,有時更難免會心痛,加油!

Eric 'Spanner' 說...

一個爛晒o既正反合:劉女士當年之敗,都可以話係因為操控唔到語言。老實講,都有一班人撐佢,但係唔夠對手打囉,又或者,佢講o既o野說服唔到太多人。

一六七之役又如何?佢支持度未必大升,但係大家聽完佢講o野之後,對佢講話內容反感o既又有幾多?呢種唔反感,又係咪語言方面o既成功呢?

再講:「說服說服」,一個人可以用佢把口佢支筆打敗對手;亦有人透過公眾宣傳,唔多唔少影響大家o既用字、講法同諗法,得o左。咁唔知算唔算係「掌管語言至掌管權力」喇,但我相信,佢o既言行,真係影響o左我o地o既生活囉,我以為呢個係施行權力o既後果。用返搣匙個例:叫佢騷亂、叫佢暴亂、叫佢衝突,跟住你讀到、聽到,你對件事o既即時,以至之後o既評價,會唔會唔同o左?

MissLee 說...

我想寫blog最大的好處,是可以透過文字理清自己的思路,與各路英雄切磋。出醜與否根本不在自己的考慮之列!否則對著各位才高八斗的blogger,我真的收山好了。大家傾下偈、一齊學下野姐。

我亦十分認同港燦兄最近所言︰回blog仲多過寫blog!

葉劉是在玩弄語言,只不過她玩得差。許仕仁曾蔭權與民主派也是在玩語言,兩方都將「民意」放在自己一邊。是誰的民意﹖怎樣得來的民意﹖我們有沒有繼續質問﹖你可以說,大家都知是政治遊戲一場,各自把玩數字,何必深究﹖如果我們是這樣願意做順民,我們的社會是不會進步的。

再舉一個最顯淺不過的例子。咩咩商會物商會,甚至政府自己有錢在電視報紙賣廣告宣傳自己的政見,升斗巿民無錢,就只可用雙腳慢慢走一條普選路。這就是權力掌管語言掌管主導權的例子。

Alphy,對得很,有這樣的耐性討論問題,王兄應不是差不多先生!應多著眼人的優點,密斯李要向你多多學習!

肥力兄,你最後那段顯出你討論的耐心,密斯李也要向你多多學習!

王兄,有關為何要寫blog,也可參與港燦兄(http://kong-chan.blogspot.com/ )最近的文章。祝書寫順暢!!

王雲志 說...

現在我的手機時間為22/12/05上什2時20分,我酩酊大醉,與友人在通菜術xx號飲了許多酒啤酒(我飲了1x支budwiser),沒有足夠的清晰度回應大家,改天再見^^"
misslee.港爛吆的高論....我亦唯有改天再拜讀...如有訓言,直接連落84904864(icq)
王雲志亦隨時恭侯大鴐!!!!!

MissLee 說...

我唔玩ICQ嫁喎…

王雲志 說...

多謝大家o既寶貴意見,因為太想一一回應大家o既觀點,分享彼此唔同之處,所以兩夜我都訓得唔夠5個鐘,嚴重違反"差不多先生"o既養生之道喇,所以今晚一切從簡^^v

葉劉那個case,簡單d講,我覺得自己同大家對"掌管語言"既定義唔同啦,呢個又係一個可以引申到好多思辨,探討o既題目──何謂掌管語言?...我又冇睇過傅柯既著作,唔知原著點解釋語言與權力如何掛勾。但o係滅時李用香港警方定性韓民的世貿遊行為"騷亂"o既例子中,同劉太推廣23條都係偏幫自己o既立場,大家都有公開發表俾全港市民知道o既優勢,呢d係佢地能"掌管語言"o既客觀事實,但點解大家都係sell緊自己,劉太會兵敗如山倒,李生會得到社會接納呢?因為劉太sell緊既係玭霜,係毒藥,影響港人既人身自由o既o野,嚴重理虧,所以港人暴跳如雷,紛紛抨擊;但警方處理世貿事件中冇嚴重過失,亦得到國際,甚至韓民本身o既認同,所以李生o既言論顯然較易被社會接受。劉太同李生職位一樣,發言權亦一樣,但劉太渣住副"爛牌",點打都係輸!因此,"掌管語言"唔係同"掌管權力"直接掛勾o既。呢個係我o既理解。不過,我讀得書少,可能純粹係自己對號入座,曲解o左作者o既本意

今次煲呔同許仕仁渣住靚牌,點之俾民主黨黎一招"打翻棋盤",同你玉石俱焚!港府雖輸o左一仗,但贏左民心

我已經解釋自己同胡適筆下o既差不多先生有分別,值得認真o既事就認真做,一d鑽牛角尖,吹毛求疵o既事就應該捨棄,我求o既係中庸之理,既唔係完美主義,亦唔會胡里胡塗。向滅時李呢d咁偉大o既老師學習係一份幾生修到o既福氣,點可以唔認真啊!?

同埋有樣野要講聲sorry,尋晚飲醉左酒,亂up野添......亦洩露左自己仲玩緊icq(幼稚嗎?),不過正如滅時李話齋,交流下姐,唔洗理咩渠道o既!睇完我既言論,如果有人唔開心o既,我再次講聲sorry啦!第日俾我睇到大家d高見,又攪到我心血來潮的話,我到時把咀又會好似缺堤咁,一發不能收拾的了,到時請多包涵!

eggsplash 說...

立場天天在變
可以係單純
亦可以係懶

至於客觀
傳媒早就不客觀了啊
或者話
從來就無真正客觀過

一個看不過眼的記者 說...

先想請問misslee,你當晚有看鄺美鳳戴頭盔的直播嗎?除了頭盔,你還記得她說了甚麼「加鹽加醋」,你認為是與事實不符的報道內容嗎?


為人師,都要搞清楚事實,你雖聲稱讀新聞出身,大概不知做電視直播是怎麼一回事吧?面對鏡頭,要全神灌注,在數十秒內流暢道出簡明的事實,不可怯場,也容不下分神。
事件中電視台女記者當日做直播的背景,之前發生了甚麼事,恐怕你這位自詡中立的老師,也未必有事先向學生或你的朋友說清楚吧?
當日是開幕日,下午四時許,韓農在鴻興道示威區外,與港警發生第一場衝突,本人由頭到尾都在現場,我要強調是在工作採訪,而非八卦,韓農將燒著的棺材,大力推向警員,又開始暴力衝擊,(暴力二字用在這裡,是事實的陳述,而非主觀,)警方回敬以胡椒噴霧,之後一直到晚上九時許,鴻興道一直是示威者與數百戴上頭盔和手持盾牌的防暴警察的對峙點。
這,就是那位女記者在直播時戴頭盔的事件背景

開鍵問題:為何直播才需戴頭盔?
其實部份電視台在這次採訪有一條指引,若在有示威者與頭戴頭盔的防暴警察對峙的現場做直播,一定要戴上頭盔,例如,同一間電視台,一連多天,包括當日,都有在維園做直播,但從沒戴頭盔,以misslee的理論,戴頭盔可增加觀眾趣味,何以不戴?倒自已米?理由是看有沒有潛在危險。
再看那位女記者當時背對南韓示威者和防暴警察,(因鏡頭以此為背景,她面向鏡頭,必然背對衝突點),請教你這位miss,記者會否知道,甚麼時候背後會突起衝突?示威者(為示政治正確,應改為「示威者或警察」)會否忽然情緒失控?何時可能忽然飛起一面盾牌或石頭,不經意地在記者頭上掉下來?
當時我在現場,每次看到韓農向警方逼進,也趕忙戴上頭盔,看氣氛鬆下來才除下,我很明白,不是在做直播的記者,非必要也不會戴又重又緊的頭盔,因我們隨時可走避危險,但很明白直播中的記者面對的危險,再補充多一些資料,你提到稍後看見有些記者只戴眼罩,是受了市民的理力,就太想當然了,傳媒當然會考慮受眾的感受,但絕不會向不合理的壓力低頭,戴頭盔或是戴眼罩,是由現場記者根據危險性和自已的判斷來決定,其他記者連日忙於採訪,有的連覺也睡不好,根本就不知道之前發生的這件事,

再次請問misslee,記者也是人,也有家人在擔心他們的安危,為何你不讓他們有保護自已的權利?
記者也會犯錯,我們知道這次採訪有不少錯漏,要虛心接受讀者和觀眾的批評,反省自已,但不包括無理的指摘,
做老師,並非全能,有時也會無知,但重要的是懂得反省,我個人與那位女記者不熟,談不上是朋友,但我認為,所有針對該位女記者提出的攻擊,以及當日阻撓她做採訪和直播的人,都是出於無知,若了解整件的背景,你們就知自已欠她一句道歉,其實不是欠她,因為她大概已忘了這件雞毛蒜皮的事,但你們欠的是你們的良知和理性。

一個諗緊應該認識密斯李的記者 說...

我也是記者.慶幸世貿完了,討論仍在,於是,又不妨加入討論一下,特別想回應以下幾點:

一.假設T記者真如各位所言,是為了做拉闊,才臨時戴頭盔,這樣算不算違反傳媒道德呢?

表面證供:是嚴重違反新聞道德.新聞不造假;明明水靜鵝飛,戴甚麼頭盔?當天的情況,跟年前該台商層在科威特,明明沒有毒氣危險都戴上豬嘴,有甚麼分別?那頭盔和那豬嘴,都淪為記者的表演「道具」.或說,記者所為,只為表達氣氛,有何不妥?不妥在於當時是現場報道.做拉闊是目的,就是為了讓觀眾安坐家中,都了解到當時在當地「正在」發生甚麼事,而不是「曾經」發生甚麼事.如果你做扒(standup)時才戴上頭盔,而當時又的確危險,哪怕你的報道是在午夜播出,沒有人會怪責.選在拉闊時做,卻傳遞非現場信息,就是錯,是造假.想強調的是,真假不是價值判斷問題,是事實與非事實「公司規定」等其他原因,而變成真.

不過,公平一點,那記者可以有抗辯理由.例如,如果她有足夠理由相信,當時她的處境有危險.我也曾在衝突現場採訪,老實說,認為南韓農民沒有採用暴力的言論,是低估事件嚴重性.如果搶電視台採訪鐵梯隨處丟,結果打在記者頭上「爆血」,都不算是暴力,請各位介紹新字典,重新界定暴力的定義.你可以說這是公民抗命的一種方式,甚至同情他們,但不可以說,他們沒有使用暴力.曾採訪的記者有部分人受傷進院,大家知道嗎?所以,不能光以「戴頭盔」,就指摘記者.何況,即使是衝突最激烈當天,也有數以千計湊熱鬧市民,沒有任何防禦裝備.他們沒有危機意識,不等於情況不危險,更不能因此強求連記者都不可以有危機意識.

因此,是否違反新聞道德,關鍵在「用心」兩字,即是那記者是否別有用心,還是真的出於自身安全考慮.如果是出於安全考慮,大家最多可以指摘她判斷錯誤,不可以指她不道德.是有心還是無心?我和你都不知道,所以,無論支持那邊,都口下留言較恰當.

二.王雲志說,記者都要「開飯」,誇張甚或失實也無可厚非,要怪就怪大眾品味低.王雲志所言有兩壞:一壞是專業修養.若如王先生所言,何必有新聞學?何必有新聞專業?何必要求傳媒擔當第四權?記者每天只需跑去做問卷調查,然後按口味說故事就是.對,是說故事,因為根本談不上報道.猶記得當天大學,老師再三叮囑,是報「道」,不是報「導」;「導」有方向之意,而新聞,不應有預設方向.現實跟理想偏離是現實的不幸,把不幸看成理所當然就是讀者自己的不幸;不幸者,明明有標準確保傳媒沒有「愚民」,然讀者卻拱手相讓,還認為這樣做,才夠踏實.

王先生還指,讀者應該有自我判斷能力,不必盡信傳媒.這就有趣了:既然不打算相信報道,讀來幹嗎?之後再判斷,請問憑甚麼判斷?難道要自己親自到每個場合,親耳聽每個消息,親眼目睹每件事才算?王先生的說法,基本上是容許傳媒誠信破產,也推翻了傳媒的存在價值,很危險.

王先生之言二壞,是壞做人品格.即使不要求做到儒家所言的「知其不可為而為之」,也不要提倡為半斗米折腰吧.好了,就是要贊成為米折腰,如果是我,基於人皆有之的羞惡及是非之心,恐怕也會說得有點不好思,而非大剌剌地,彷彿為餐飯出賣自己原則是天經地義.人有為有不為,不能沒有底線.

那麼,「淪陷」算不算底線?套用二次大戰香港「淪陷」的例子,如果當天灣仔真的淪陷了,恐怕現在投訴被不人道對待的,不是農民,是香港警察.所以,很明顯,當天某報的標題是錯了.問題是,這是否嚴重?王先生認為,沒甚麼大不了,因為只是標題二字,內文沒有作假.我有理由相信日本歷代首相跟王先生都是維護同一套邏輯,所以日政府才會到今天依然堅持自己有道歉.漢字之需要數以萬字,正因為即使同一個意思,我們也需要以不同的詞語,來指明不同的程度和差異.而每一個詞語,又可分為褒、貶、中立三種類別.正如不開心,都有「不開心」、「傷心」、「傷痛」、「悲痛」和「痛不欲生」的分別.

套用在那標題例子,「淪陷」二字太重,是用錯了.「錯」者,即沒有事實根據,即是假.易言之,當天那標題,是新聞造假.重申:假就是假,不要以只是標題之類渾詞開脫過去.而新聞不應容忍假.

不過,是否應如密斯李所建議,用「混亂」呢?我又覺得,這詞亦不恰當.我們會說,年近歲晚,扶老攜幼逛年宵時,情況混亂.我們亦會說,地鐵故障,乘客爭相恐後上巴士,情況混亂.這兩個「混亂」,都沒有暴力的意思.而我始終認為,示威者當天有使用暴力.暫時我能想到較好的字眼,是「騷動」,較「騷亂」少了打家劫舍的意思,卻較「混亂」激烈.歡迎指正賜教.

一個諗緊應該認識密斯李的記者 說...

我也是記者.慶幸世貿完了,討論仍在,於是,又不妨加入討論一下,特別想回應以下幾點:

一.假設T記者真如各位所言,是為了做拉闊,才臨時戴頭盔,這樣算不算違反傳媒道德呢?

表面證供:是嚴重違反新聞道德.新聞不造假;明明水靜鵝飛,戴甚麼頭盔?當天的情況,跟年前該台商層在科威特,明明沒有毒氣危險都戴上豬嘴,有甚麼分別?那頭盔和那豬嘴,都淪為記者的表演「道具」.或說,記者所為,只為表達氣氛,有何不妥?不妥在於當時是現場報道.做拉闊是目的,就是為了讓觀眾安坐家中,都了解到當時在當地「正在」發生甚麼事,而不是「曾經」發生甚麼事.如果你做扒(standup)時才戴上頭盔,而當時又的確危險,哪怕你的報道是在午夜播出,沒有人會怪責.選在拉闊時做,卻傳遞非現場信息,就是錯,是造假.想強調的是,真假不是價值判斷問題,是事實與非事實「公司規定」等其他原因,而變成真.

不過,公平一點,那記者可以有抗辯理由.例如,如果她有足夠理由相信,當時她的處境有危險.我也曾在衝突現場採訪,老實說,認為南韓農民沒有採用暴力的言論,是低估事件嚴重性.如果搶電視台採訪鐵梯隨處丟,結果打在記者頭上「爆血」,都不算是暴力,請各位介紹新字典,重新界定暴力的定義.你可以說這是公民抗命的一種方式,甚至同情他們,但不可以說,他們沒有使用暴力.曾採訪的記者有部分人受傷進院,大家知道嗎?所以,不能光以「戴頭盔」,就指摘記者.何況,即使是衝突最激烈當天,也有數以千計湊熱鬧市民,沒有任何防禦裝備.他們沒有危機意識,不等於情況不危險,更不能因此強求連記者都不可以有危機意識.

因此,是否違反新聞道德,關鍵在「用心」兩字,即是那記者是否別有用心,還是真的出於自身安全考慮.如果是出於安全考慮,大家最多可以指摘她判斷錯誤,不可以指她不道德.是有心還是無心?我和你都不知道,所以,無論支持那邊,都口下留言較恰當.

二.王雲志說,記者都要「開飯」,誇張甚或失實也無可厚非,要怪就怪大眾品味低.王雲志所言有兩壞:一壞是專業修養.若如王先生所言,何必有新聞學?何必有新聞專業?何必要求傳媒擔當第四權?記者每天只需跑去做問卷調查,然後按口味說故事就是.對,是說故事,因為根本談不上報道.猶記得當天大學,老師再三叮囑,是報「道」,不是報「導」;「導」有方向之意,而新聞,不應有預設方向.現實跟理想偏離是現實的不幸,把不幸看成理所當然就是讀者自己的不幸;不幸者,明明有標準確保傳媒沒有「愚民」,然讀者卻拱手相讓,還認為這樣做,才夠踏實.

王先生還指,讀者應該有自我判斷能力,不必盡信傳媒.這就有趣了:既然不打算相信報道,讀來幹嗎?之後再判斷,請問憑甚麼判斷?難道要自己親自到每個場合,親耳聽每個消息,親眼目睹每件事才算?王先生的說法,基本上是容許傳媒誠信破產,也推翻了傳媒的存在價值,很危險.

王先生之言二壞,是壞做人品格.即使不要求做到儒家所言的「知其不可為而為之」,也不要提倡為半斗米折腰吧.好了,就是要贊成為米折腰,如果是我,基於人皆有之的羞惡及是非之心,恐怕也會說得有點不好思,而非大剌剌地,彷彿為餐飯出賣自己原則是天經地義.人有為有不為,不能沒有底線.

那麼,「淪陷」算不算底線?套用二次大戰香港「淪陷」的例子,如果當天灣仔真的淪陷了,恐怕現在投訴被不人道對待的,不是農民,是香港警察.所以,很明顯,當天某報的標題是錯了.問題是,這是否嚴重?王先生認為,沒甚麼大不了,因為只是標題二字,內文沒有作假.我有理由相信日本歷代首相跟王先生都是維護同一套邏輯,所以日政府才會到今天依然堅持自己有道歉.漢字之需要數以萬字,正因為即使同一個意思,我們也需要以不同的詞語,來指明不同的程度和差異.而每一個詞語,又可分為褒、貶、中立三種類別.正如不開心,都有「不開心」、「傷心」、「傷痛」、「悲痛」和「痛不欲生」的分別.

套用在那標題例子,「淪陷」二字太重,是用錯了.「錯」者,即沒有事實根據,即是假.易言之,當天那標題,是新聞造假.重申:假就是假,不要以只是標題之類渾詞開脫過去.而新聞不應容忍假.

不過,是否應如密斯李所建議,用「混亂」呢?我又覺得,這詞亦不恰當.我們會說,年近歲晚,扶老攜幼逛年宵時,情況混亂.我們亦會說,地鐵故障,乘客爭相恐後上巴士,情況混亂.這兩個「混亂」,都沒有暴力的意思.而我始終認為,示威者當天有使用暴力.暫時我能想到較好的字眼,是「騷動」,較「騷亂」少了打家劫舍的意思,卻較「混亂」激烈.歡迎指正賜教.

MissLee 說...

或許認識我的你︰

我很喜歡閱讀你這篇回應,一切是那麼的有條理。亦慶幸事情並非如我們城巿習慣般三分鐘熱度,我們仍然願意討論。

再論帶頭盔是否合乎道德,經過在這幾篇小文的回應,我相信我們需要一個哲學家,來闡釋大眾對所謂危險的接受度。大家不會反對如記者認為現場有危險,是應該配帶頭盔,討論點是應否在某一刻才配戴。各回應者都分別提出了一些環境證據,來嘗試說明當時的情況是否需要戴頭盔。

我無意利用這件事來批評整個傳媒報道世貿新聞質素欠佳,我始終覺得前線的工作與上層的判斷往往存在鴻溝,令人無奈,大家當一個課堂來反省不也很好嗎﹖但上述一些回應,例如什麼「記者怎會知道何時會有雜物突然飛下﹖你如何用科學解釋﹖」等上綱上線言論,或者如記協主席輕視頭盔事件重要性的言論,我是無法接受的。

王兄的立場我不討論了,我覺得頗明顯在傳媒工作裡,有一些底線我們必須遵守,不能簡單以讀者口味或商業原則概括之。

有些人或會爭辯,標題與相片誇張一點,內容清楚明白不就好了嗎﹖我們又怎能低估受眾的分析力呢﹖我們無法量度受眾的分析力,但我不接受將這句當為借口,讓它慢慢變成習慣。我們的傳媒現在是溫水煮蛙,因為一句「讀者都唔鐘意睇」而慢慢接受過份簡化的新聞。我再進一步的擔心是,巿面彷彿很多不同傳媒機構讓巿民選擇,不過各報章雜誌或電視電台節目的內容是如此單一,不很叫人擔心嗎﹖

這裡很少這麼熱鬧。最後,你介不介意我把你這個回應貼上主版,因為真的寫得很有條理,不過我會刪去王兄的名字,無謂又扯他下水了。

謝謝。

一個諗緊應該認識密斯李的記者妹 說...

噢,多謝稱讚呀,FANNY,令我太開心哩.歡迎轉貼,但有兩處錯誤,想改正一下:

1.「當天的情況,跟年前該台商層在科威特,明明沒有毒氣危險都戴上豬嘴,有甚麼分別?」...「該台商層」應是「某台高層」

2.「想強調的是,真假不是價值判斷問題,是事實與非事實「公司規定」等其他原因,而變成真.」...大意delete了字,應是...
「想強調的是,真假不是價值判斷問題,是事實與非事實的問題.假,不會因為「公司規定」等其他原因,而變成真」.

一個諗緊應該認識密斯李的記者 說...

還有的是,主板在哪裡?

MissLee 說...

貼新的文章就係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