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12月19日

凝視詭異黃昏

那是個詭異的黃昏, 所謂暴民走在街上,搖旗吶喊,明知是遊戲一場。 天空昏黃,霓虹初上。 直昇機在盤旋,轟轟轟,膠著一陣凝重。 這是個凝視城巿, 巿民擔當遊客 / 記者角色。 舉起相機, 無視淪陷圍城, 站在柵欄高處。 人人有雙凝視眼,扛起七咀八舌的評論任務。 示威人士在跑,我們也跟在後面跑。 呼吸一陣催淚彈, 嘗試嘔吐大在, 在這太平盛世, 遊戲一場。

4 則留言:

jim 說...

今次世貿,市民獲益良多,經濟、民生、新聞、公平、弱肉強食...大家多了很多刺激思考的事。理性眼鏡除下,感性一看,又是一番感受。

MissLee 說...

所以話2.6億辦世貿是否得不償失,我就話抵到爛。我們都學了很好的一節公民教育。正如在學校教書,每節課不知可以感動多少人,學生思考的也可能不是老師的指定內容。各取所需,這就最舒服了。

王雲志 說...

不知是否離了題(2:27am)
我對今天民主派在立法局的投票感到痛心及失望...即使有6成的市民支持政改,他們卻是投了反對票,他們又是民了什麼主?不過是另一團為了保障自己利益的小圈子吧,他x的(我太激動了),沒眼看,我去睡了@@

jim 說...

這真是個半杯水問題。五號方案比現時是有進步,但又比再早前彭定康年代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