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2月14日

2006/2/14


在這個溫馨的日子,放工後我在崇光的麵包店買了長方型,在巴士上忍不住吃,大口大口地吃。這個景像實在太anti-Valentine’s Day,有趣得我必須記下。

學校的(男女)同事們,圍著(人家)的花束評頭品足,場面熱鬧,是每年一度的盛會。李老闆到每年此刻,必以不屑的態度批評滿街的鮮花膚淺。我話,膚淺還膚淺,總之係女仔都鍾意收啦。李老闆見我無花收,於是,拆了兩封利是俾我。

嗱,唔好成日話我寫野悶啦吓,有堆人。

16 則留言:

yyl 說...

我最近返而聽過有人話送花不如封利是wor
真是不謀而合^ ^

(那位大兄他日想必會是位好爸爸了)

Eric 'Spanner' 說...

好,奉獻死死文學,贈下慶:

一條薯條兩份分
半個漢堡唔敢吞
雪糕新地輪流舔
肉麻最是乞人憎

重有o架。

Martin Oei 說...

慘,死死團逆襲。雖然我肉麻,但我承認一條薯條兩份分,以及雪糕新地輪流舔係有違衛生。

Eric 'Spanner' 說...

我提供下公眾服務o者。不過一睇台灣,就知香港班死死幾唔掂 :D

好,再獻多首:

手執鋼刀九十九
殺盡肉麻方罷休
死死精神死死魂
人人拜服人人心

日不落 說...

昨天情人節最難忘之事三則:
1. 送了串魚蛋人食
2. 打算在新屋砌傢俱,怎料新居又無電!記往,係「又」呀!我星期五搬啦!!
3. 死死氣踩單車返舊居睡,結果仆 X ......打碎了我此生此世踩單車不曾跌倒的宏願......

chanchan 說...

唔知點解,依家情人節好似萬聖節,大家都派糖同埋講句"情人節快樂"就問人攞糖...

Sukie 說...

hi miss lee
i m sukie
how r u ??

jim 說...

情人節?又到消費時刻!如果我係花店老闆呀、高級餐廳老細呀、朱古力生產商呀,我都好鍾意情人節:)

MissLee 說...

請問各位咩叫死死﹖我問左教員室最貼近後生仔果個都答我唔到…請指教。

jim兄,你說話的語氣,我似我老豆…簡直一模一樣。

chanchan, 有不少學生俾糖我食喎,你有無呀﹖

sukie, I am fine. Thank you. Then??

Eric 'Spanner' 說...

「死死」語出《稻中》,一開始係前野同井澤搞「喎」木之下同佢女朋友o既妒恨團體,及後被大呼過癮者發揚光大,生出反肉麻同反造作情侶o既社群。香港o既死死小社群主要網上反肉麻,流行度唔廣;台灣o既甚至作歌,上街,好認真o架。

EA 說...

死死 = 反對肉麻主義

My friend who is a laywer in the New York State thinks the Valentine's Day should also be known as the "Singles Awareness Day." She once told me she planned to sue the federal government by referring it as the Valentine's Day only and "ignore feelings of many singles which cause them emotional distress" (soemthing like that)...

Of course that's only a joke - right after she broke up with her significant other around the Valentine's Day.

同事閒人 說...

死死主義,是一種由日本興起再傳至香港的思想。如eric提到,死死主義以日本漫畫《去吧!稻中乒團》裡的去死去死團(又稱作「死死團」)的故事人物的行為作為基準。輕則抗拒肉麻主義思想,重則拒絕拍拖活動,甚至刻意拆散其他情侶。

最近有人認為,林語堂才是死死主義的始創人,原因是他對於濫情思想的鞭撻,並指大眾應對濫情思想有所克制。(民國時期有不少文人都愛在寫文章時加入過量的情感,林語堂認為,此風不可長,應該加以克制。 )他的這番言論,被某些人認為是死死主義的啟導思想。

MissLee 說...

咁除處摩算唔算濫情﹖濫情是不是指好礙眼的好骨痺的男女,或者玻璃珠水汪汪眼的小甜甜,算不算濫情﹖

嘩…同事你…好勁啊…

熱戀中的男女才不怕肉麻,沒有熱戀的人怕左肉麻…

EA,you know what, 今日先同人講起,情人節除了對單身人士造成壓力外,也對男性造成很大的困擾 - 可是情人節是我們庸人自擾攪出來的東西啊。

Eric 'Spanner' 說...

「隨處摩」濫情固然,但係濫情都唔係最大問題,最大問題,係用字過度綺麗,令人骨痹。

由反骨痹o既語言出發,死死主義o既長期發展,係決定o係佢o既支持者有冇反其他非戀愛型肉麻o既感悟。

同事閒人 說...

林語堂所指的濫情非限於男女之情,而是作者在作品中加入了過多主觀價值判斷,“愛之欲其生,惡之欲其死”,只求善美,不求真理,在缺乏理據下往往令讀者有不自然的感覺。現在叫“煽情”吧! 有云“文人多大話”,我以為這是由於他們情感太豐富,以至理智亦被感情蒙蔽。

個人認為「隨處摩」是濫情的代表人物─“我愛天上的明星...我袒露我坦白的胸襟,獻愛與一天的明星”,還有,“不成雙就不是完全的 “愛死”...我少不了你,你也不能没有我”,那種感傷濫情至令人懷疑他的誠實程度,“文人多大話”的想法又來了!

嘗試仔細查看“肉麻”的定義,得到較像樣的解釋為“由輕佻或虛偽的言語或舉動所引起不舒服的感覺”,英譯為sickeningly disgusting。其中“輕佻”,“虛偽”和“舒服”都是很主觀的感覺吧。有云“當局者迷”,無怪乎熱戀男女的字典中鮮有“肉麻”一詞。

“Sickeningly disgusting”反而令我想起“什麼什麼萬歲”和“你是我的再生父母”等口號,看來民族主義也是肉麻主義! “由虛偽的言語或舉動所引起不舒服的感覺”又 使我想起小學時代的“御用班長”,她“吹捧”老師的言語和舉動也曾引起一眾同學不舒服的感覺,“擦鞋”的說話比“情話”更“肉麻”!

更正:今早說的例子該是“我的朋友胡適之”…~

ws227 說...

路過,見到有人提到死死團,可以參考一下維基百科的解釋:
http://zh.wikipedia.org/wiki/%E5%8E%BB%E6%AD%BB%E5%8E%BB%E6%AD%BB%E5%9C%98

另附上台灣去死去死團官方網站:
http://www.gogodie.tw/
裡面有論壇,香港人都可以參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