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2月22日

正在消失

有時候,我總覺得命運在冥冥安排。就算唐英年和許仕仁也應該讓路予命運。

正努力忘記一些事情,選擇刪除電腦上的檔案。刪除的過程十分緩慢,因為不忍,也因為必須依靠陶醉回憶來生活。我給自己一點點時間,例如一天刪除一點。究竟選擇慢慢陣痛,還是引刀成一快,終究是日常生活的必然歷練。

然後,上帝來了。衪將蠕蟲引入電腦去,不消幾分鐘的開機時間,五年來的生活、回憶、快樂、痛楚,沒有階級之分,也不經過篩選,就一視同仁,魂歸天國了。

我竟然沒有大叫。換作平日,我應該會大叫。只是心裡頭沁出不安,欠了一塊未能樂聚天倫的感覺,無法完滿地解釋,望著屏幕,唯有冷靜地求救。

救生員發出系統還原指令,按下去,屏幕上的驅體原原本本的復原過來。橙色的屏幕牆紙仍在綻放節日的喜洋洋,不過本來好端端藏在文件夾內五年的曼妙音樂,絢麗影像,血肉文字,終歸心外壓也救不了回來。

定定神,我決定將之理解為神給我的指示。不是全都消失掉了嗎﹖雖然,我的大學論文、學校的工作紙、朋友家人旅行的照片,也困綁式地隨著那必須忘記的事情,被忘記了。

我繼續在無垠的宇宙發出0101求救。檔案都灰飛煙滅了,被忘記的靈魂卻還好好地被供奉在Google桌面上。只能苦笑…要將碎片拼貼,也可以逐吋逐吋把它們重新湊合過來。

癲咗,我其實真係癲咗。Over over

10 則留言:

Eric 'Spanner' 說...

//pad //bless
(不見面,不接觸的安慰和祝福。)

司南 說...

蠕蟲的話,應不至於把硬碟format了,把硬碟拿去做data recovery應可救回不少檔案。那麼多重要的檔案,花一千幾百塊是值得的。

匿名 說...

http://www.alumni.cuhk.edu.hk/chi/news/whatsnew/2006/homecoming/participants.html

同學,有冇你份?

金子

MissLee 說...

金子︰無喎,你呢﹖…不過遲d龍應台響中大講talk,我就會返啦。

肥力,你知,電腦尤如我們的另一個心臟,文件消失的感情,真係好似割左忽肉咁,可能我過度哀傷,出唔到聲…

司南,無嫁啦,我按了'系統還原',就真係咩到無嫁啦…

jim 說...

Ms Lee, 真的不知說甚麼才好,但發生了就唯有面對吧。其實這些資料,百分之九十也是「得個儲字」,只不過知道它們還在,好像安心點,消失了也就當仍留在腦中吧。我自己也曾不見了很多東西,幾年後,又有新的東西堆積起來,佔據了自己。時間久了,也就沒有甚麼大不了。

MissLee 說...

Jim兄,非常同意「得個儲字」,慢慢就會唔記得,算啦。

思存 說...

司南指的應是外面公司那些專業拯救硬碟資料服務, 有可能救得返的, 雖則, 未識人幫襯過... 一般是先把硬碟交給他們評估, 然後他們會報價~

chanchan 說...

misslee,唯有節哀順變啦,呢種事,我都試過,最初幾日,心如刀插,但係好快,唔見咗D咩,一D都想唔起。(講開又講,硬碟未FORMAT,真係可能有得救喎!)

MissLee 說...

思存、chanchan,有朋友叫我俾部腦佢幫下手喎,希望得啦。不過我已經消化左個惡耗,咪當清下腸胃囉。有咩野係必須留低嫁﹖又由咩係邊個無左邊個唔得﹖無既,又係果句,手空空,無一物,艱險我奮進,囉。

匿名 說...

金子︰無喎,你呢

會去今年,因為未試過。

希望會好玩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