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2月5日

抄書︰昨日.今日

致歉啟事︰本書的寫作背景實乃第一次世界大戰,幸得 Alex君指出。1914這個年份實記憶尤深,誤以為二次大戰。講錯書,請多多包涵。下面內容已改。致歉。 明顯地,奧地利作家茨威格(Stefan Zweig)的自傳著作《昨日世界》(World of Yesterday)最初吸引我的,是封面上那行字︰「我不在家,就在咖啡館,不在咖啡館,就在咖啡館的路上」。可是看下去,這本原在談第一次世界大戰歐洲社會的書,不是也在談論我們這個世代,說及一個沒有地域界線的社會嗎﹖

第一次大戰初期的歐洲是亢奮的。奧地利與英法等國勢成水火,對於經常與法國學者羅曼.羅蘭交往的茨威格來說,無異是痛苦的。二人擔心戰火終止他們的通信,曾經魚雁往還測試社會的政治溫度。可惜通信最後還是被終斷了。

茨威格跌入無助中。他失去了思想上的支持者,讓他繼續相信戰爭只是一場罪惡和荒謬。他這樣寫道︰

「作家們紛紛這樣鄭重誓言,不再和任何法國人與英國人進行文化合作。尤有甚者,他們在一夜之間拒不承認有史以來曾經有過英國和法國文化更惡劣的是那些學者、哲學家突然之間失去了所有的智慧,只知道把戰爭解釋為能夠振奮各國人民力量的『洗禮』」。

奧國參與這場戰事,被形容為民族威儀的展示,「誰表示懷疑,誰就妨礙了他們的愛國主義事業,誰提出警告,誰就會遭譏諷,誰反對戰爭,就被這些根本未受戰之苦的人打成叛徒。

「古往今來,總是有這樣一小撮人,將謹慎者說成膽小鬼,將有人生者稱作軟弱的人。當他們的草率導致災難時,他們自己卻也手足無措了。

「於是,我只有一條路可走︰在別人頭腦發熱和胡言亂語的時候,退隱到自己的內心,並保持沉默。」

詩人不應參與破壞和謀殺,他說。

我只懂抄書,但不禁想到時代的疆界的這裡那裡的異同。文革,我直接想到。即民族面對權勢和勝利,無人能避免瘋狂。這不是中國人的特有特質。這是人性。

我們常要思考人性本善或性本惡的問題。我一直傾向人性本惡,只有制度才可糾正人的行為。我一直都希望自己是錯的,而當然,人性又怎能以一句起兩句止概括之。

有關中國人在第二次世界大戰的德國,可看季羡林的《留德十年》

延伸閱讀︰香港仔公國的誨人好倦

***

阿麥派利是,好可愛,內有$10書卷。大客們,請前進。

7 則留言:

Alex 說...

Miss Lee,好奇搭嗲一句...雖然沒有看過你文中提及的這本書,但是...在二戰開始之前,奧地利已不是被納粹德國吞併了麼?

MissLee 說...

我回想那年的西史…唔…唔記得! 找上wiki,如此寫道︰

Just two years before the abolition of the Holy Roman Empire in 1806, in 1804 the Empire of Austria was founded, which was transformed in 1867 into the double-monarchy Austria-Hungary. The empire was split into several independent states in 1918, after the defeat of the Central Powers in World War I, with most of the German-speaking parts becoming a republic. (See Treaty of Saint-Germain.) Between 1918 and 1919 it was officially known as the Republic of German Austria (Republik Deutschösterreich). After the Entente powers forbade German Austria to unite with Germany, they also forbade the name, and then it was changed to simply Republic of Austria.

是吞併是傀儡還是控制﹖

不過記得書中有一段提及作者在火車站,剛好看見奧地利皇朝最後一個皇帝去國,經你這樣一說,會不會是共和國的成立迫使皇朝的沒落﹖

Eric 'Spanner' 說...

搣匙:照咁睇,Zweig應該講緊奧地利帝國最後幾年(191x至1918)o既事。奧地利同德國戰場失利,導致共和革命爆發。奧地利由186x普奧大戰到1938年德國併奧地利為止,都係一個入唔到德國o既德語國家。首先係普魯士至德意志帝國唔受奧地利玩,然後係英法美勢力「干預」。

MissLee 說...

問左歷史老師,佢話奧地利響開戰前已被德國佔領左。本書寫緊開戰之初還是戰事中間,寫真係返屋企check多次先知。

但我又想問下呢…其實我文中邊句可以寫好d,即係,究竟邊句引起了時差上的誤會呢﹖請不吝賜教,謝謝。

匿名 說...

MSLEE, 是因为我半夜还没睡,脑细胞死了太多的缘故吗?怎么觉得黑底白字很晃眼。我还是先退下去休息去了。 谢谢您的帖子,回头也认真去看看这本书。

Alex 說...

不妨來一個拆解遊戲:當我看到「二次大戰初期的歐洲是亢奮的。」這句話時,亢奮一詞令我想起一戰開始時,各國人民都大喊進軍敵國首都的口號,甚或英國人口中的「吊死德皇」的說話,但是二戰開始時,歐洲諸國要說「亢奮」實在說不上。

及後看到「奧國參與這場戰事,被形容為民族威儀的展示」,益發令我想起當日挑起一戰戰火的,就是奧匈帝國,當時奧匈帝國出兵,就是要教訓桀驁不馴的塞爾維亞嘛。

如果說是奧地利最後一個皇帝去國,就可以肯定是一戰背景之下的奧地利了,因為奧匈帝國隨著一戰結束而滅亡...

MissLee 說...

致歉啟事︰本書的寫作背景實乃第一次世界大戰,幸得 Alex君指出。1914這個年份實記憶尤深,誤以為二次大戰。講錯書,請多多包涵。上面內容已改。致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