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6月21日

Fanny

當羅范椒芬還在教統局,我還在跑教育新聞,甚至後來去了教書,在電話說不清自己的名字,我就會說︰「FannyFanny Law Fanny!」

話說回頭,無論羅范如何涼薄(如我),我都敬佩她在教統局時,特意去了修讀教育碩士(你估,我現在有否日日鑽研排污交易報告﹖)。常常說AO之勁(slash),在於飄盪於各局之間而游刃有餘,羅范卻潛心學法獨沽一味,在官場無論如何都是一項奇蹟。

看羅范的辭職公開信,不能不訝異於她還用上「樂善勇敢」四隻大字,可見仍然戀棧教育工作,你道她口中所謂「放心不下」的會是廉署的工作嗎﹖

「樂善勇敢」是千禧年代教育改革的部隊口號,羅范三五七日就會去示範單位看新教學方式。而那個年頭中小學課程改革風頭火勢(slash風聲鶴唳),教師在極度cultural shock下試了林林種種的教學方式,亦造就我這個新扎記者仔去看了五花八門的教學法,在短短的記者生涯中總算叫做跑過「大新聞」。

為官,留在一個崗位長好還是調來調去好﹖我就親身耳聞目睹一些校長自以為與在位八年的羅范關係好,以為萬事皆可達。冷眼旁觀,人治味道甚濃,制度尤如透明。羅范未必有意,但神女心思甚明。一葉知秋嘛,如此境況,我也萌去意。

可是到現時為止,你說教改的成效有多大﹖教學法可以花哩花碌,但人心不變就始終難成大業。求學不是求分數早成爛GAG,整個社會還是功利為本,炒股為上。特首都叫香港人追求卓越,我還敢過LAID BACK的自由人生活嗎﹖

教院風波報告最抵死的評語,係指各証人均受過高深教育,但証供互有出入,難猜故事的真像。

制度無罪,人心難測。

5 則留言:

dbdb 說...

missy,謝謝你的文呀,可以再多看一點,我相信你有更多更深的體會,不是說過百年樹人嗎?!有些人信心過過極了...
我從前很有幸得到好好的前線老師教導(印象深的是made in 中大的)
早幾年summer,我有緣part time教某些運動班(tuen mun),教一班F.2-F.4 的女生,好enjoy,還在比賽拿到第一,非常難忘....
有一天,我路過大埔,有人叫我:阿sir,嘩,long time no see!我問他近況如何,她說入了中大PE,還入了港隊,我開心了好耐
好耐,是$$給不了我的...
如你說,共勉!

sunfai 說...

我見過 fanny law, 參加某直資中學的 retreat, 搭直昇機去澳門, 講埋 d 好 elitist 的說話........ 印象不好 :P

另, 我都好唔妥阿特首出嚟講, 成個黑社會大佬咁, 淨係攬自己 d 靚........ 嘩大佬, 個報告講到明有人干預學術自由, 佢係咪都應該 up 兩個特區政府除咗絕對信任一眾AO 黨羽外, 都堅守學術自主呢??!!!

豈有此理!

dbdb 說...

上鑊港大鍾庭耀單嘢話無干預.....大家心照!

Kevin Li 說...

肥醫生對羅太的批評給了我一個棒喝,讓我想了良久...

天這樣黑 說...

「教學法可以花哩花碌,但人心不變就始終難成大業。」

方向發展點堆砌零碎,技術細節唯恐不及,這是一個典型AO的風格,卻不是一個及格的領導。下台,活該,我只嫌太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