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6月25日

我買但也會選擇。

我喜歡買紙買筆也曾自己做紙做字。相信總有人如我,迷戀文具如同小孩,縱然在這個全盤電腦化的時代。

於是有時寫,是因為買了,或者發現,新的筆與粗糙的紙。本來空無一物的腦袋,總能擠出許多字,不過是為成就紙與筆之間的磨擦。

承勢,每每看到印刷品的排版以文件夾鉛筆或者一疊疊的紙為設計背景,就喜歡;如同,要決定是否買一本雜誌或決定一齣電影是否好看,不過以戲中那隻咖啡MUG是否HOMELY衡量。

肯定是戀物病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