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1月8日

教師自殺

今日係人見到我都問︰「又有教師自殺,你點睇﹖」或者「咩你地做教書既真係咁辛苦咩﹖」

其實我最怕人家問我「發生左XXX,你點睇﹖」例如︰「七一遊行你點睇﹖」「世貿示威你點睇﹖」或者「政改你點睇﹖」咁大個題目,你想我講邊忽,交際應酬之便都講清楚D呀唔該。心情唔好果日,就一句飛埋去「咁大個題目你叫我點講姐﹖」(皺著眉)。而且,你又知我有意見﹖我思考好選擇性同好睇心情,我唔係D思考型既人黎嫁。

至於那條「咩你地做教書既真係咁辛苦咩﹖」我不懂如何回答。在香港,超時工作已是必然的習慣,沒有人敢準時放工。從商的李老闆(即係我老豆)成日都話,搵食艱難,要比別人多走幾步才有生意做,加上以前那份工作的經驗,我不覺得教書好難好辛苦,只是覺得教學工作濕濕碎碎,好麻煩同好花時間。我以往做的那份工作,上下班不定時,公眾假期還要上班,不適合自己的性格和需要,就辭掉了。現在這份工作比以往那份的壓力少得多,假期多,也有意義,晚上還有時期上夜學,充實自己,多快活。

我的情況在教界中可能並「不正常」,工作量亦因校和因科而異。 教書唯一較辛苦,是要很早很早起床,這對貪睡的我來說最要命。香港地,遲放工是閒事,只是教書的比人早上班,休息時間便更短了吧。

不 過教語文的同事就真的好辛苦。試想想,對著全級百幾份作文,每份幾百字,學生字體又肉酸,文法又錯,文理不通。作為負責任的老師,不難心淡,卻仍要繼續批 改和下評語。直至夜深人散還獨自困在侷促的教員室裡,厭悶至極。功課量不是不能減,你能應付家長的要求,或有獨門改簿秘方,例如什麼學生互改,工作量也能 有減省的空間。各科有各科難處,難一一細述。

次 次有教師自殺就好大件事,想是社會對教師有期望和定型,覺得教書既任重道遠,一定要體魄強健,心理健康,學識淵博,說話謹慎,彬彬有禮,諸如此類。但教書 只是一個行業,社會對這個行業添了很多附加值,大家都有盼望、有要求。好似李太睇開個中醫咁,最近週日不應診,因為政府要中醫考牌,掛牌幾十年都要去上 堂。裝修搭棚都要上堂同向政府登記。其實行行都辛苦,你看看港燦最近談他的工作生活,心想這還是人還是生活嗎﹖

報 章報道的公式是將自殺與自殺者的行業和背景連在一起。元旦有醫生自殺,就話醫管局削資源,醫生壓力大。教師自殺的潛台詞就一定係教改壓力,話社會要求高左 啦教師多左好多野做好大壓力,張文光等人就跳出來叫教統局好好反省。如果有個洗碗既或者新移民跳樓,報紙又搵幾個慘無人道的個案來賺人熱淚。但人人抗逆力 不同,自殺也有很多原因,是工作,是生活,還是隱藏在內心無人知曉的秘密﹖都隨著火花泥土永不見天,猜度只是聊勝於無,知來者之可追,卻於已發生的事無 補。

與 其不斷透視個別行業的壓力,我們是不是更應看看這個社會出了什麼毛病,為何工作佔據了時間,生活卻不知所踪﹖為什麼超時工作變了必然﹖我們有多少心力時間關懷身邊的人﹖聖誕假我過得很悠 閒,回學校改簿,在家裡備課,騰出了時間看書做手工上夜學給朋回電友,假期後第一個星期教得不知多暢順,心情沒那麼繃緊,學生都鬧少幾個。

為何獨獨教師跳樓就咁大件事﹖你可能覺得我涼薄,不是教主科,沒有縮班壓力經濟壓力,所以風涼。但我仍然覺得與其喊兩句「孩子在等我們啊」的雞皮話,我寧願自我調節,好好生活,尋找出路。

祝各位同工教安。

24 則留言:

港燦 說...

miss lee :

1. " .... 對著全級百幾份作文,每份幾百字,學生字體又肉酸,文法又錯,文理不通。作為負責任的老師,不難心淡,卻仍要繼續批改和下評語。"

小燦試從一位小學英文老師的角度去想 :

家長對老師的首要要求是他/她能否令子女的文法改進,認識的生字增加;
學生對老師的首要要求是他/她的教學法是否生動活潑 ( 但咁可能比傳統的文法操練事倍功半 );
校長對老師的首要要求可能同學生與家長的唔同。

Key question :

當家長、學生和校長對老師的要求有衝突,老師應該盡量去滿足邊個 party 既要求先 ?

我當年 ( late 80's ) 因以為做老師相對好多行業收入穩定,曾認真考慮過好唔好唸完大學後再讀一年師範 or 直接考 IED。上述的 key question,我中五 grad din 時曾認真問過我的英文老師,佢當時只係咁答 : "係有衝突架,你諗清楚至好呀 !" 但再無進一步說明,佢會點處理這衝突。

2. " .... 對著全級百幾份作文,每份幾百字,學生字體又肉酸,文法又錯,文理不通。作為負責任的老師,不難心淡,卻仍要繼續批改和下評語。"

60 年代 fanny law,到我同妳讀中學既年代,到今日,一班都係 40+ 人,教英文既老師都要改咁多份作文,那時的學生字體一樣有如畫符的,我讀中學時英文老師一樣要帶課外活動。我的理解是,現代英文老師相對前輩既壓力來源最主要係多左 "殺校"、"比以前既老師多好多行政工作"、"每年教署要求不同,所以每年的教材和教學法都要更改" ...

咁多種壓力來源中,係咪 "殺校" 相對其他的比老師最大壓力 ? 若果係咁,在持續低出生率的環境下,除非放寬同胞子女來港讀中小學的限制,"殺校" 這個死結難解啊。

匿名 說...

多謝miss解答,好詳盡。 ^ ^

金子

MissLee 說...

燦兄︰

我唔會將衝突排次序去諗。不過,先假設對老師來說,家長對教師的要求與學生的需要不吻合,我不會考慮家長的意見,因為佢未必了解前線教育的運作。就算佢係教書,將得個仔擺係我間學校讀,就應尊重學校的做法,因為在課室教師係最了解學生既需要,學生係屋企同係學校亦係兩個樣。當然前題係學校的決定合理。

如果校長對老師的要求不同,係盡可能的情況下我亦都係唔會理佢,因為我先係教書果個,佢唔係響前線。之但係我只做過一間學校,個個校長風格不一,為保飯碗我可能會違背自己的原則。但好好彩,我太浪漫亦太幸福,飯碗永不是我最先考慮的東西。所以我一直講,我的情況在教育界係異數,不能代表其他人講野。

講番轉頭,我唔會將衝突排次序去諗。因為呢d衝突係可以用老師自己既guts同埋年資去處理。年資夠,經驗足,就自自然然敢同家長講道理。我第一年懵查查,家長講咩咪哦哦哦囉。但而家教左三年,咩意見應該熱烈接納,咩意見係口水,自然會識得分,敢同家長講。好似d傳統名校咁,你嘈學校,學校啋你都傻。

社會係到變,自然淘汰係好自然既事,做邊行都係啦。作為一個人,心理健康好重要,要時時預備突如其來的不幸和轉變,無野係必然,呢d係李太教既。所以有d同工成日話壓力好大,我唔知真正原因係咩,亦真係諗唔起邊行壓力唔大。可能以前教書好嘆掛。我風涼,所以我覺得唔好將教師擺上神枱,大家丙我就丙啦下。

hermanwest 說...

"與 其不斷透視個別行業的壓力,我們是不是更應看看這個社會出了什麼毛病,為何工作佔據了時間,生活卻不知所踪﹖為什麼超時工作變了必然﹖我們有多少心力時間關懷身邊的人﹖"

講得好

仲有好多時啲公司為咗盤數靚啲而唔請人/好難加新人,有得請臨時工都好啲,而要加班,真係難為員工

藏鏡人 說...

社會對這個行業添了很多附加值,大家都有盼望、有要求。

誠如港燦所說,事情能分輕重緩急的人,自然可以減壓。問題是:serve which party? 老師面對的問題更為切身,身邊突然多了許多party……其實各行各業面對的情況類同。從前並沒有可能出現一個alan ho大鬧機管局電話熱線的情況,現在這類的事情天天都可以發生。每一個工作崗位都無限地附加上更多的duty。

更重要的問題是:社會上已經愈來愈多這樣的新權力中心存在,在互相競逐生存的空間。這種是不是社會學家所說的後現代狀況?

也曾想將事情分輕重緩急,問題是自己沒有多少權力,專業權威愈少、階梯愈低的崗位愈來愈沒有討價還價的能力;而稍有牙力的崗位,可以按自己的輕重緩急做事,將壓力堆向下面,而下面只有捱打,直至頂唔順而離場,或者去跳樓

是為感想。

eggsplash 說...

社會對個個行業都有附加值
係PACKAGE的一部份

"聖誕假我過得很悠閒
回學校改簿,在家裡備課"

假期開工都算悠閒
不敢想像忙碌的時候會怎樣

MissLee 說...

「社會對個個行業都有附加值,係PACKAGE的一部份」

說得對,但有些行業的附加值比其他的更高。

我想補充一些連徐詠旋響今日信報都識講既野︰唔好將一個人自殺簡易歸納成行業壓力,亦不贊成政客將人命當成係同政府角力的籌碼。

藏鏡人︰我亂答兩句咀。要做的愈來愈多,你最後會發現,每樣野都係剛剛在死線前才完成,無論工作是多麼早交給你。上頭唔係自己都係到趕死線,就係好趣怪咁諗d無厘頭既idea黎大家高興下。後現代佢就係高攀唔起呢個專有名詞。你知唔知,我地學校每個班主任都有個手提電話,家長隨時可以奪命追魂call,你可以關掉電話,唔覆,一路等關掉埋份工。美其名問責,箇中痛苦真不為外人道。

錢恨少 說...

the key sentence is, the "rice-bowl", i.e. the income generated from teaching is not the paramount concern of Miss LEE. 咁就自然冇壓力, 咁如果真係仔細老婆嫰, 一停舌耕, 就冇飯餐, 又點死呢?the moral of this story is---don't rely on your job's income

gaubinfor 說...

去 www.review33.com/chat , 找題為 "羅范椒芬" 的討論, 看到網友 "山寨王" 很具體地道出壓力所在:

" 學校要每年「自評」一次
然後教統局每五年「外評」一次

所謂「自評」,即係一年內學校搞任何野
都要有計劃書、報告書、檢討書

然後每隔五年,就由上頭「外評」一次,check晒你歷年來的工作報告、計劃書,同埋觀課視學

於是乎,學校要每年定一d目標出黎(講到呢度,我諗起大躍進)
例如,我要幾多幾多學生響普通話科有突出的表現、我要幾多學生拎d咩獎返黎

如果果年達唔到指標,咁你就pk啦﹗

所以學校會將d資源投放晒落呢d「教學活動」入面,而執行的老師就大鑊啦﹗一定要千方百計咁做條「靚數」出黎,做唔到,你就累街坊﹗事關一到視學,上頭會捉住你「辦事不力」的證據,提出殺校

於是呢,老師又投放左大量時間去搞活動,加上自己又要進修,放左工又要上堂做功課,仲邊有閒情去同d學生訓話?

大家良心都知道,教書係教好d學生,而唔係做呢d門面野,但為左間學校同自己飯碗,邊可能唔做?日日埋沒良心去做無謂野,壓力就慢慢加大,結果,做唔到野果批自然走,就連一d資深的,仔大女大供滿樓的老師都劈炮唔撈﹗

睇唔開的,一時睇唔開咪跳落去囉﹗"

Frostig 說...

'為什麼超時工作變了必然﹖'
Totally agree!!!!!!

Frostig 說...

'"殺校" 這個死結難解啊'

One simple, good solution:
Small classes!

It is not for the sake of the teachers, but for the education of students and pupils, and thus for the future of the whole society.

匿名 說...

每個班主任都有個手提電話,家長隨時可以奪命追魂call
------------------------------

嘩!點得丫!倡議的時候老師們沒有集體say no ga 咩!!

有d家長真係chi ma gun ga bor 點可以俾個手機號碼果佢地ga!

金子

eggsplash 說...

我都覺得手機這安排有問題
教改就話無得推啫
手機呢樣野應該集體抗議
你話如果比讀者知道我地手機號碼點掂?

eggsplash 說...

恕我直言
可能你真的沒以前那麼忙
但從你的留言中
不覺得你快活

還望你真可以「自我調節,好好生活」

MissLee 說...

死啦,我真係唔快活咩﹖我好番好多啦,前排私人煩惱,仲慘情~~可能我個人太冷漠﹖

攞住個電話真係好麻煩,臨放工時才來call,都唔知聽好唔聽好。問責、效率這些字眼太大,分分鐘殺死人。

攪邊科,我非常同意你所說。教書真係唔難,但係好煩,成日坐響到作報告,好厭悶。學校就快做外評自評,不過,好彩,本校有殺手鐧。係咩﹖唔公開講得。大家都知那些報告是作出來的,用字眼美化修飾。想評估過關,初時真係唔好為自己set個太高的目標,然後才一級一級慢慢提升要求,咁大家先有進步嘛。

jim 說...

相信比較中肯的說法是,教師自殺不會單是工作壓力,但必包括工作壓力。是的,行行都有壓力,但這不代表教師的壓力就消失了,就不用關注了。醫生自殺,我支持醫管局好好研究,不會說行行都有自殺啦。同理,教師自殺,我支持教局好好研究一下。始終是人命,一個犧牲也是多。

根據各方所做的調查,教師整體心理和生理健康是差了。如果某現象不是出現在一兩個人身上,而是普遍現象,就值得關注。況且,教師要身心健康,才能身教言教。一位疲於奔命的教師,面對學生,只有力不從心。

用以前教師的情況來相比現在真是雲泥之別。現在學生的差異擴大,尊師重道名亡實亡,教改課改項目繁多,自評外評,縮班殺校,基準進修,加上教育市場化打敗專業化,教師枯竭現象日趨嚴重。

說"以性命來作籌碼"是不當的,難道若有學生因過多考試自殺,我們要爭取減考試時也是以性命作籌碼嗎?很明顯,這是此一事彼一事的雙重標準。

MissLee 說...

我同意的一點是學生是育人的工作,不可能以疲憊的身軀去應付一份講心的工作。不知可不可以將必須休息時間計算在工作時間內呢﹖一笑。每週有一天我是不停由9:15上到2:40。我不知這樣直踩上堂是不是很普遍,但自己感覺好差,不知在說什麼,最後一節要坐著課,唯有跟學生打底,misslee到左呢個時候已經唔得啦,希望你地唔好介意我坐響到上堂,同,脾氣暴燥。

除小班教學外,增聘教師人手,減少上學時數節數,亦是我的願望。這樣真係對教師學生都好。

藏鏡人 說...

我十分明白misslee的感受

小弟亦有朋友現為教師,或者教學助理;其中稍有熱忱者,即有一種道德責任感召加於身上;這情況在醫生、記者、律師等皆是被認為「有社會責任」的行業。有趣的是,本來投身這一行的人便需要有使命感 (當然也有尸位素餐多年而無教學熱忱者),最好還是由自己出發;現在卻是方向多多,外力過大;本來做好本份盡自己能力就是好老師,慢慢原來好老師這標準原來是需要各下努力「追逐一番」。

同樣,社會上愈來愈多所謂工作價值的出現,大講專業精神,服務承諾等等;以後並不是各下去詮釋每日工作的意義,變成每日去追逐一個可能是不切實際的意義和價值。這種專業精神的背後又是什麼呢?恐怕在有時間停下來想想之前,我們已疲於奔命了。

「一個好的xx,應該是……」
「一個專業的xxx,應該是……」

再最一些時候,一份改教宣傳單張(晴朗星空下有四隻鴨個一張)就這樣寫:
「教育應該是……」

單張竟然內附力生四仔一隻,原來是某同學攝進去的。

老師尚且被奪去了詮釋權,何況學生?有多少大喊「讓學生發聲」之人,真是想聽學生「發聲」嗎?

同事閒人 說...

同事,你身在福中呢!

你我同校共事,我當然明白你的"自由快活",但想起當年在傳統學校的日子,真是不足為外人道.所以現在在這校發生的事情可算閒事!

當年上頭一頒"密令",全校上下必ot做proposal,budget,再implementation plan,然後有evaluation,report再plan再evaluation,report...... 生生不息,陰魂不散......問題是"密令"多得令人窒息!fanny law說"不是所有project都要apply"!沒有校長比我們現在的夠gust了!不apply?要是鄰校得了qef,我校沒有,那我們便成了次等了!我以往8成ot時間是為了admin. documents的!

現在,ot是自願的,備課樂趣多了,上課的活動也多元化了!全因那些"吃力不討好"的工作還未殺埋身!但miss lee,我看學校的發展,你我要好好享受了,可以歎的時光不多了!

同事E 說...

Colleague, though you may say that "現在在這校發生的事情可算閒事!", I still think that much of the pressure we are now bearing can be avoided! More importantly, I always share with my ex-colleagues that the source of pressure here is very different from those traditional schools.

同事閒人 說...

Colleague e, I totally agree with what you said. I am surely under high pressure, especially when interacting with students, parents and those executives in the school. And those are really different from the ones I've got in the traditional schools. "現在在這校發生的事情可算閒事!"means I expect more (more BIG issues) to come! You may have sensed that our school (admin) is more and more like the traditional one while our students (academically) are more and more off the track everyday. There are much to face with such a gap among all parties in the school. Add oil, colleagues ~

MissLee 說...

"You may have sensed that our school (admin) is more and more like the traditional one while our students (academically) are more and more off the track everyday. "

Can't agree more.我只發現原來老細在任何行業,樣子都相若。請不要怪我說一句,原來學校的政治或許比外頭更恐怖。我這一年真的大開眼界。

有時間,一起teatea,或團年吧。:-)

華利 說...

家長也是兇手

匿名 說...

有心教都無用,其實最貼近學生的就係後生的一輩,但就成日比人話你無經驗,我心諗,我做左咁多年人,COMMON SENSE 都有卦。一唔係就係怕家長,根本就係高層怕家長,有些學生賴皮,家長又賴皮,比一些家長打電話來講一講,校長就讓步,話記少一些,甚或唔需要記任何缺點,衰些還演譯到好似個老師意氣用事。咁校規約束力何在῿ 又係你要我管學生,到我要罰他們時又話唔好,然後佢地唔交功課,又話我教得他們差,說實在,堂又留過,抄又罰過,全部一放學就箭步走,成中三個個牛高馬大,我一對女仔手捉得住幾多個῿ 同他手腕角力,一陣又話我整親佢῿留堂留得幾多人῿ 我教三班,我有幾多對手,多少時間῿

有個家長仲話"你唔係作育英才架咩῿" 我心諗,你都要你個仔聽教先得架,成日叫我留他堂,你個仔唔逃走先得架,那些人就係咁,好似個仔唔係自己的,每月交幾舊水學費就好似你要做工人咁做。
有些家長係咪都叫你留堂,仲要留耐些,實行想個仔唔好咁早回家攪住晒。



打呢份工,
校長有校長怕事,
同事有同事刻薄,
學生有學生賴皮,
家長有家長巴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