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1月7日

教書的

(教的,如雲煙。)
那晚上夜學前不情不願地在麵店外碰見同班同學,本想繞路走,只是心裡很想吃麵店的春卷,便主動拍了拍同學的肩膀,同行去了。 大家坐在一塊,無言以對。同學說︰「其實我從前也教過一陣子書,教了不到兩個月便捱不住辭職了…終於找到與你的共同話題,真好。」 原來教書的好處除了假期多外,還是交際應酬的好題材。 某日放學回家,在公車上又慣性偷聽兩名碰上了的家長,在品評各直資中學的說話。有無理橫蠻的家長,當然也有熱心參與建設學校、對教育事務政策甚有見地的家長。車上這個媽媽的兒子快升中一,她顯然對各直資中學所知甚詳,但與友人談的都是新派直資中學,而不是由傳統名校轉營的直資。 她指出不少直資中學掛羊頭賣狗肉,創校時宣傳的是一套,做到與否另作別論。媽媽以不少學校宣傳開辦的國際文憑課程(International Baccalaureate,簡稱IB課程,可詳見這裡)為例,指出其實很多學校都辦不成,都是公關工作而已。 IB是60年代末,專為跟隨外交家或從商父母週遊列國的學生,發展出來的一套國際通用課程,方便這類學生在各國銜接升學。因為其課程內容主張自動自覺研究知識,針對發展學生語言、藝術、數理、社會參與等全面的能力,貌似配合香港教育改革目標,又有國際牌子保證(IB的母機構會監控品質生產),深受本地家長垂青,有新開辦的學校宣傳會發展IB課程,報章也曾報道傳統名校如男拔、聖保羅男女等,亦計劃在高中開辦IB。但IB對學生及教師的能力要求其實甚高,very demanding也。對於什麼是「要求甚高」,媽媽的朋友則以「畢業時要交幾多萬字的報告」量化之,我則認為對學生的學習態度及動力要求才是關鍵。以香港學生和家長一貫「書中自有黃金屋」的考試為本態度,本地學童能否吃得消,我又要不負責任地說,另作別話。 公車媽媽續評論,一些新興直資校,對外宣傳採取校本課程,但其實只是沿用教統局的課程。局內人知道,發展校本課程,甚為苛索資源。媽媽的兒子的學校,則成立了一隊課程團隊,由教師與家長共同參與開發課程。該校如何執行,在公車上當然說不清,我不太了解。而家長的角色是參與設計還是在最後階段給予意見,是否可行,我也有疑問。不過由此引伸,以教師的日常工作量計,要好好發展校本課程,並非易事。 以我為例,每天720AM回到學校,校內時間要分配給教學、當班主任的雜務、接見學生、給家長回電話、領課外活動(我帶2個)、和行政小組開會(我參與了1個)、批改習作(年末時計過去年的批改量),離開學校都是5點過後了,已算很早。備課的工作都要帶回家,通常在晚上和週六日進行。平日晚上除了上教育文憑的課外,自己又不肯放棄喜歡的興趣,最近還向橫發展了多個興趣,時間挺不夠用。我的例子也是眾多教師的例子,而我估計自己每天的工作量,放在全港教師中,特別是教語文的教師中,已經算輕鬆了。 要知道「備課」與「發展課程」是兩回事。「備課」是預備明天要教的內容、功課、教材和道具等,但將一天的教學內容放在整學年,甚或整個初中和高中課程中,是否連貫,是否配合學生青少年時期的發展需要,能否配合課程發展目標,什麼地方需要執漏,參考人家的課程以改進,是更龐大的工程,謂之「課程發展」。自問三年教學經驗內只是不停搜集資料在備課而不是在發展課程。 公車媽媽之「勁」,在於她了解教育的運作,做足資料搜集,不像一些家長,只要求這些那些課程,在堂上進行什麼什麼活動,卻根本不知什麼是課程,課程內又有什麼選擇。週五報載某機構調查顯示,學生心中的理想教師,除關心學生外,「風趣幽默」至重要。課程則不是教育用家最易掌握的東西。 **此乃還華利之文也,也寫得高興,謝謝你啊。

11 則留言:

說...

通過同學的介紹連過來這裡。

看到還有你這樣的老師覺得很安慰,說「安慰」也其實有點誇張。只是昨天才罵完香港的老師。老師罵學生,學生也會罵老師。

於是同學說,還是有一些好的老師,便給了我你的BLOG。看了我也有些後悔。畢竟罵老師的重話也只是一時氣憤。我也知道不能一竹篙打一船人。

但我覺得有你這樣的老師是你學生的幸運。

請加油吧。

同事閒人 說...

學生心中的理想教師:1.關心學生 2.風趣幽默 !!! 何時來個"教師心中的理想學生"?

華利 說...

missy,多謝你的 post,大開眼界。

我已沒有留意教改的新聞很久(其實什麼新聞也是,因為唔會睇報紙),只見好多學校現在都好像補習班那樣掛 banner,話自己有幾勁幾勁,現在還玩埋什麼國際標準。

以我膚淺的理解,其實香港的教改到最後都變了供求問題。例如好耐之前話要改用母語教學,不過係家長心目中,英文勁先有前(錢)途。對英文需求不變,所以中學打死都唔肯改用母語。

我聽到搞什麼通識,還有上述國際標準,算啦,都係綽頭,唔係我想潑冷水,只係當官的和當家長的大部份都好功利。

要做一個做好本份的老師很難,要做一個做好本份又對教育誠心貢獻的老師更難。因為很多時都是建制和文化問題,一個人有心也很難獨力改變。

miss lee,努力。

匿名 說...

恕我孤陋寡聞,我以為教語文科的會比較清閒。因為我有一個在中學任教語文科的舊同學。他每晚都有追看電視劇。

金子

Martin Oei 說...

香港人很難學好IB的。

以我這些年來的觀察,一個孩子最後能否讀成書,教師的貢獻不是沒有,但關鍵的,還是家教。當一個家庭的家長本身無家教,一天到黑有書不讀,只是顧著打麻將,炒股票,論盡別人是非,怎會教好孩子?

我認識能讀書,不是在家中算是獨樹一格,只想讀書不想理家庭是非的怪人,便是南洋人子弟。南洋人家庭,差不多家長多愛讀書的。所以這批人不用督促,也能順利過關。

發展課程,是一門極頭痛的事。因為發展課程,要事前定好目標、考慮好各種手,之後又要評估自己搞出來的成效,能否達標,又要與其他大學課程,看看有否銜接之處。我今年在大學第一年教書,想課程想了六個月,相當痛苦。如果明年有緣再教,照今年經驗,幾乎要重頭要再來修訂一下,慘。

我看出你是很盡責的老師(至少比我這個大學講師盡責)。

male 說...

I love the pic!!!

MissLee 說...

MALE︰多謝!相片嘛,聊勝於無。

同事,你看週日報紙有講父母心中的理想子女,算是小小平衡吧。

越︰我想不到會有其他學生來看!感動,謝謝你。我早前才被人批我枉為人師,就是話我一竹篙打一船人,這陣子對這個字頗敏感。呵呵。有興趣可看看這個網址,昨天才看到的,我想你會喜歡看︰
http://ustories.blogspot.com/2005/09/blog-post_112658329645560288.html

各位真係抬舉我,或者blog的我與教書的我是兩類人呢!我常常跟學生說,我唔係好人啊。家家有本難唸的經。

華利與martin︰你們提到教育商品化、大學的工作與家庭教育的崩壞,有時都會令單純的我氣餒。獨力難以改變世界,但至少不能放棄一點點理想與立場吧。行貨地說句,努力啊,真係嫁,共勉之。

金子,你的問題在新的文章中答了,hehe。

MissLee 說...

Martin兄,還有你那處頂頂最新的文章,次次都發不到comment,而飛了去普選那條色帶處,不知怎辦才好﹖謝謝。

Martin Oei 說...

沒法了,太多人投訴下,我決定拆左條帶佢,再諗計。

Agnes Leung 說...

又發現了一個心繫教育教的老師,讚!有機會多交流!

MissLee 說...

Agnes, 多來坐!我有空我也去你那邊!祝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