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1月26日

路上還有英雄嗎﹖

茨威格回憶小時候在路上遇見布拉姆斯,巨人拍了拍小孩的肩膊,教茨威格神魂癲倒了許多天。 課上,年青人會有如此對話︰「當台上那老夫子還 沒有聽過尼采的名字,我們就在課桌下閱讀他的新作。我們像患了熱病一樣,渴望知道一切…我們競相拿出最新的知識來超越別人,實際上我們是在不斷追求聳人聽 聞的東西。比如當我們在談論當時頗遭非議的尼采時,突然有個人擺出高人一等的姿態說︰『我認為齊克果還要更勝一籌。』我們立刻就坐立不安,第二天大家就會 湧進圖書館,翻閱這位不知何方神聖的丹麥哲學家的著作。」 類似的經驗,我記憶裡有一次。當年與退休教授的飯局,談到教授的好友李歐梵,我 失儀地怪叫了出來。後來在中大修讀課程,始終李歐梵緣慳一面。不知與李大教授本人交流是不是如此令人神往的經驗,不過從茨威格的文字裡,我想到這個世代在 香港,還有沒有英雄這回事,更不知我們還會不會景仰有學問的人。上過呂大樂的課,見過梁款,仍然閱讀馬傑偉,但平民教授難比哈佛教授。平民教授也要出 papers,交report,縱使他不特別想升職,也有保飯碗的憂慮。而哈佛教授,也總不是尼采與齊克果。 而在街上聽得最多的是︰「果日我見到呀吳卓羲呀,佢唱歌難聽到死,仲跳埋舞添!」啋! *** 誰說互聯網會促進知識交流和人與人的溝通﹖經過頭盔事件到卡拉OK事件,我不太相信互聯網能促進溝通。以下引用頭盔事件後的感想,首次曝光,節錄如下,偶有不對口的,請見諒︰ 「… 讀者會否將日常生活對某類人士的角色定型,連帶融入看部落格的習慣中﹖以我為例,社會認為教師一向的形象是嚴謹、持平、滿腹經論,或許因此連帶對教師的部 落格也持著相同的期望。有些博客會不避嫌自揭寶號,或在部落格展示自己的照片。可是,部落格又能否是另一種的ICQ、MSN或YAHOO MESSENGER,讓日間正經八股地教學的教師,隱身成另一個反斗挑皮的博客﹖我便曾經在網海見過有人如此形容一個教師博客︰原能是一個吸煙的教師博 客!是一個會飲酒的教師博客!話中不無驚訝之意。在現實世界不能做的無法承認的事,為什麼在網上世界仍被人用現實的眼光來審視我﹖這是否另一種凝視 (GAZE),又是否在削弱部落格平台自由討論的功能﹖ 這帶出另一個問題。網路回應難以核實個人身份,追究責任,無謂之至。或許也正是這 些隱身意見,才讓網路各適其式。如何製造恰當負責的網路言論空間,當然另作別話。我平日很少能從批改習作的忙碌生涯中,抽空探訪不同的部落格,仔細與各路 英雄切磋,頂多路過答兩句「好同意呀」、「你寫得好好啊」等無聊調侃,說不上能好好利用部落格自我增長。當然,有些博客則喜四處遊歷、處處留情,傳授內 功,以達相互取長補短之效,稱得上發揮部落格的自我增值精神。 在這次的事件裡,在敝部落格有回應謂「部落格乃自由發表意見之地,但在貴處 則有被『砌』之感,全無理性可言,並非尋求真理之地」。有博客在別的部落格論及此事時則指出,討論雖難以達到共識,過程卻非全無意義。我完全同意後者的論 點,不過網路若即若離、聚散有時的本質,無法保証發表的意見或對部落格主人的提點,能客觀全面。除非是某部落格的長期「粉絲」,但也不會出現誤會部落格主 人的事情了。部落格也如日常的社交圈子,會有固定的捧場客,聚集一班立場和意見相近的網路使用者,相互支持彼此論點也是很易理解的事。 須 知網路是我們日常社交圈子的幾何倍數,博客所面對的不同見解也以幾何增長。相反,我也推測在網路裡,各意見發表者的立場其實相近也說不定,只是枝節有差 異,不過彼此用詞不當、詞不達意,最終落得變了誤會與字眼爭辯。在部落格各人實是萍水相逢,為意氣淪為另一個噴口水花的立法會,便沒有意義了。 所謂有意義的討論,最終是否需要由網路回歸到面對面溝通的現實﹖在現今世代,網路又是否真實﹖閱讀部落格不是為了尋找真理,而是理解社會大眾的想法,理想的是從中找到一個更大的社會公約數。從爭論到理解,這是我身為博客的自我得著。」 *** 有人話,MissLee你無洗版或delete文章已經好好啦。其實我有諗過學歌德兄般「血洗部落格」,不過此舉將換來更多針對老師責任的批評,唯有作罷。為何我有洗版念頭,則已與日不落交流,廢事說出來大家又唔happy。 也有人提出︰既然被人揭身份,寫泊的功能失效,是換地盤的時候了。也有過此意,但違背了當日寫泊是為學生提供多角度思考與知識口岸的目的,而非吹水自娛(當然早已遺忘此目的,最近才返頭找回來自我吹噓),唯有繼續死忍。 *** 還有一籮感想,看看有沒有心情提筆。 最後引馬家輝近期專欄裡,狂想在文革年代如果出現手提電話,將會出現啥日子的一段話。嗱,唔好對號入座呀吓… 「假 如有了互聯網,年輕人從早到晚都忙坐在電腦屏幕面前msn或icq了,誰還有時間和心情跑到路上揮舞三面紅旗﹖有了互聯網,年輕人可忙得緊,看圖、寫 blog、打機、BT、eMail……在網絡天地裏,每個年輕人都是自主自立的毛主席,發號施令、改造世界,幹啥還要聽什麼黨委書記或鬥委主任的瞎指揮﹖ 在各式各樣的留言版上,幾位『糞青』互通八卦、月旦人物,自成一個虛擬的『四人幫集團』,還有必要忠心耿耿於北京城內的那幾位長相惡俗的阿叔阿嬸﹖」

18 則留言:

日不落 說...

我從不覺得互聯網能促進知識交流和人與人之間的溝通,後者為甚。

其中一個原因是:網絡界面及自由度極大,某人喜歡這部落麼,則可天天到訪;不喜歡那個部落麼,則大可以留個言罵罵,然後一走了之,不再造訪……於是,互聯網或能將人分黨分派,擁有相近想法的人,就聚在一起。

況且,時間畢竟是有限……如像你和我的上班一旅,多沒有充裕時間「探訪不同的部落格,仔細與各路英雄切磋,頂多路過答兩句『好同意呀』、『你寫得好好啊』等無聊調侃,說不上能好好利用部落格自我增長」,於是又傾向每天選幾個最合心意的部落格來看看......(o拿,好似我咁,日日只睇到一兩個部落格,而Miss Lee又係日日必到的....o拿,又成為左呢篇文章第一個留言者o勒~)

******

「為何我有洗版念頭,則已與日不落交流,廢事說出來大家又唔happy。」

查實呢,傾緊個陣我行緊條好斜的斜路,扯晒氣,你個念頭好似唔係聽得好清楚(扮失憶狀),我記得最清楚係我叫Miss Lee唔好洗版(Miss Lee 真係從善如流)......咁講出來會唔會令Miss Lee唔happy呢......嘿~

匿名 說...

不同人有不同觀點很正常啊!我喜歡火花。唔鐘意歌德的咩野芝屎蛋糕理論。
偶而鬥嘴又何妨,可reinforce自己的看法。理屈語窮就認下衰o羅,三唔識九有咩所謂。

miss 你洗唔洗版我都支持。

鳳凰藍 說...

唔﹐理解,我喜歡。閱讀部落格時,遇上不同想法的,我甚少會留言。人人想法不同,是最自然不過的事,沒有必要特別留言去作甚麼討論的,最怕是最後轉變成爭論、辯論、鬥嘴甚麼的,多沒意思。多看不同見解,多點理解,換個角度多想想,多好!

Duke of Aberdeen 說...

密斯大埔最近比料我著我寫篇有關教師的,我一直在思考不能下筆,教育是個難題呀,所以我還是在寫睇映畫戲。希望有日能勉強寫一點吧。

只想說,你這篇我很喜歡讀。MISS LEE,老師也是人,努力做好便成。支持你。

chloris 說...

想不到Miss Lee你寫blog背後有如斯苦心
想起小妹只是為抒發一己之感而下筆
miss Lee果真值得尊敬啊!!

Martin Oei 說...

1. 千萬咪洗板呀,大家撐你

2. 互聯網只是工具,問題是,現在的人眼界太窄

Andrew 說...

或許要改變的,是大家對教師的看法。
畢竟教師只是有血有肉有想法的普通人。

eggsplash 說...

1. er, 無論係歌手定係教授, 對當事人個IMPACT都係一樣GE, 那顆心都是一樣的, 唔使用個"啋"字GE

2. 如果文革有WWW, 相信民眾都唔會有機會接觸 --- 封封封, 殺它死!

3. 被人揭名是會有點不願, 但點解要洗板或搬竇? 這個觀點很有趣

jojo lam 說...

mS lee,,

E-MAIL可以re-send去新acc嗎??
thx><
btw我15歲了>v<"
ps: mail address係名度

jojo lam 說...

哈哈…自己係年青人一個…
但好認同最後一段…

TSW,或鄧小樺 說...

(剛才意圖在98個留言處加把咀,點知load唔到,收皮。)

大病一場,這裡的烽煙都錯過,不過你看來好像恢復了不少。又多人踩,又多人撐,很溫熱的戰場啊。留收擊傷你的石頭啦。

放完假又一條好漢。

jim 說...

這篇是李老師對"泊/博"和自己寫博的反思吧。批判思考如果是批判別人,這是容易,拿來批判自己,來個反思,比較難。這件事除了作者反思外,希望對所有訪客(包括學生們)也引起自己反思,整件事就有意思得多。

星屑醫生 說...

Miss Lee, 你真是起風雲的巾幗英雄. 哈哈.

我自己的想法是, 討論以至有火花是件好事. 不過討論能力有差別就很容易口同鼻拗, 摸不著重點了.

星屑醫生 說...

所以不要為此放棄這個地盤啊.

匿名 說...

別勞氣吧~~他們的說話莽撞,因為他們還是年青人,別輕言放棄,清洗部落啊~~

MissLee 說...

鄧小樺,保重身體呀,你那些萬言書真不是誰都寫得了的!祝精神爽利!

洗唔洗版,都會繼續寫。其實我還有第二頭家,不過那個太personal啦,而那段咁personal既日子又過去左,果邊改左個名又唔係好啱洗,都唔會過檔囉,請大家繼續關照。鄧小樺,儲起的石頭會令人想得一夜白頭,太苦,還是丟掉算了。

日不落,俾d提示你啦,the word starts with a D!

TSW,或鄧小樺 說...

(果然只是字數的問題嗎………)講呢d,幾時都係熊一豆。我地拗婆仔數咋。

去了和朋友飲酒作樂(當然又瀉),其間不斷想起閣下,想起閣下在這樣的精神壓力下仍然不洗、不關,實在是很值得敬佩(精神狀態很好啊),我一定不行。turn out總算真的有比較好的學生聲音了,也算不枉此,生了。回頭想,咬到98個的那種毅力和忍耐力,真的很強吧。我到30幾就一係發爛渣一係收皮了。

by the way,我都有個好personal的地方,嘿嘿。

同事閒人 說...

互聯網是一個虛擬的世界,不少人都沉迷於網上虛擬的身份,君不見很多人平日彬彬有禮,在網上卻粗言穢語嗎?問題是究竟誰是"真我"?誰是"虛擬"的我?有時連他們自己都分不清!

miss lee,新年將至,祝你狗年行大運,事事稱心!